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偿还恩情
  第七百三十三章偿还恩情
  玄天王朝,自当初的天宗论道后,皇城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来的四大家族,基本已经分崩离析,王家与赵家也因先前的选择而逐渐走向没落。
  霄羽上位,成为新一代玄天之主,其人虽然心悸叵测,但也算是一代明君,在叶凡离开后,并没有为难王家与赵家,只是在某些方面进行了打压。
  而在王家,王禹已经从丞相之位上下来,使得王家在皇城威名大减。
  此时此刻,整个玄天皇城,当真是太皇古族一家独大了。
  为了讨好霄羽,保得家族平安,赵富贵特意交出了一半的经济命脉,这使得霄羽颇为满意。
  三天前,上一任玄天之主的死因已经传入了玄天王朝,且带有苍德之主的口谕。
  得知了真相的众人只能感慨世道无常,为叶凡感到丝丝惋惜,不过也仅此而已。
  有很多事情,发生了便再也回不去了,真相大白又有何用?难道能让霄羽退位不成?
  霄羽与玄天之主的死没有任何关系,哪怕真相大白,这对霄羽也没有任何影响。
  “加强皇城内的警戒,所有人进出都要登记,若是看到可疑之人,不论原由,先行抓捕!”
  皇宫内,霄羽威严四射的端坐在金色龙椅上,对下方出言命令道。
  苍德王朝的接连剧变已经向他敲响了警钟,只觉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到来。
  “是,王上!”
  看着身前的下人躬身退去,霄羽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望向远方,喃喃自语道:“叶凡,希望你不要自己来找死,否则这次我定然不会再放过你!”
  皇城,王家。
  尽管霄羽布下了出入令,但注定挡不住所有人,一个独特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天际,直朝王家涌去。
  这个身影就如同一抹刹那般的血光,眨眼就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此刻正是清晨时分,王家上下一片寂静,修炼的修炼,干活的干活,并没有多少人走动。
  “我要见王禹!”
  那身影一落到王家门前,便发出了冷漠的声音道。
  “大胆,老祖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此刻大家还在休息,休得打扰!”
  守门人看到面前之人一身血袍,明显的模样不善,因此即刻驱逐道。
  “立刻去通报,否则后果自负!”
  身影一听这话,身躯上当即荡漾出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使得这守门人连连后退。
  “我……我这就去!”
  仿佛被面前之人的恐怖所吓到,守门人赶忙连滚带爬的往内部涌去。
  身影看到这一幕,收敛了气息,无情的目光开始有了波动。
  此人自然就是叶凡,随着身份的改变,他入门的方式也已经发生了变化,近乎于极端。
  见王禹,纯粹是看在当初的情分上。
  “蹬蹬蹬!”
  那守门人去后不久,王家内部便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声势很大。
  “何人敢来王家闹事,速速报上名来!”
  说话者乃是王欣若的父亲,现如今王禹已经隐退,他成了王家的主事者,一力掌管王家事由。
  叶凡并没有看他,目光直视其身后那个老者,淡淡道:“愚公,多日不见,难道不认得我了吗?”
  “你……你是叶凡!”
  那老者正是一同而来的王禹,听到这话后才看出了叶凡的模样。
  “什么?他是叶凡?爷爷你没有看错吧!”
  众人都被这话惊了一下,再细看之下,发现面前之人确实与叶凡长得一模一样,但气质却完全变了,浑身上下隐约散发着一股邪气。
  “事情过去这么久,没想到愚公还记得我,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叶凡脸上带着众人都看不通透的笑容,就连活了两百多岁的愚公,也可以完全看不明白面前这个青年。
  一身血袍,气质妖邪,最为恐怖的还属乾坤境三重的修为与深不可测的气息。
  这半年间,叶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令他认不出来。
  “快快请进!”
  带着满腔的疑惑,王禹将叶凡迎入了王家,且命令下人关好了王家的大门。
  “叶凡,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还有,这里很危险,玄天之主正四处寻找你的下落。”一来到大堂,王禹便迫不及待的提醒,同时也道出了他心中的疑惑。
  “愚公,我今日来,只为一件事,当初尔等待我有恩,天宗论道上的事情我也不记恨你们,现如今玄天皇城即将大变,如果不想卷入这场灾难之中,便带着族人趁早离开吧。”
  叶凡无比直白的说道。
  “皇城大变!难道苍德王朝的事情即将在玄天王朝发生?”
  王禹一听便已经明白了什么,目光骇然道。
  皇城被妖魔两道合攻,这确实是极大的灾难,他们若是不走,届时必然被霄羽所用,也许是挡箭牌。
  “差不多如此,你们在走的时候顺带着叫上赵家,也算是我还一个人情!”
  叶凡点了点头,下一刻便已经跨步往外走去。
  “叶凡小兄弟,等一下,你此番到来,就是为了提醒这个吗?”
  见叶凡转身欲走,王禹赶忙叫住了叶凡,明白还有话想说。
  “愚公还想说什么?”
  叶凡转头望向了王禹,淡淡问道。
  “现如今妖道猖獗,自苍德王朝出事后,大家都知道世道已经变得更加混乱,其实我王家早就想脱离天玄王朝,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安身立命,发展家族。”
  王禹先是出言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其实他们早就已经想走了,继而说道:“现在玄天之主的死亡已经真相大白,先前的事情确实是我等多有猜忌,你虽然不记恨我等,但我们还是很难原谅自己,老朽对不住你,也对不住欣若,若是可以,希望你可以将她一并带走,这次老朽绝不阻拦。”
  “呵呵,愚公,我想你是搞错了,今日我到来只为提醒你们灾难将临,并无其他目的,告辞!”
  听到“欣若”二字,叶凡的眸光剧烈波动了一下,下一刻便又恢复先前冷冰冰的样子道。
  “叶凡,你……”
  对于叶凡无情的模样,王禹万分不解,而周遭众人也是一脸骇然。
  “叶凡,你给我站住!”
  就在叶凡即将夺门而出之际,大堂内部却突然传出了一道厉喝声,透着极大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