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一百一十六章 被利用了
  天山雪石?
  这压根就是一块破石头!
  大家都不是傻子,也都恍然大悟。
  朝政风这回是彻底熄火了。
  童爷眯着眼扫视着剩余宾客,微笑道:“如果无人出价,那么这块天山雪石,就只能遗憾流拍了。”
  说完,童爷便要落锤。
  可在这时,一名宾客再也忍不住了,直接举牌高喊:“我出十一亿!”
  这人一喊价,朝政风恼怒不已,立刻朝那喊价的人望去。
  但那人不敢去看朝政风。
  “是幕家的朋友吧?一块烂石头,值得出这么高的价格吗?”朝政风淡淡开口。
  那幕家之人闻声,尴尬的挤出笑容:“朝先生,在下不懂鉴宝,只是看这石头生的奇特,加上诸位都不喊价,这才出了声,如果朝先生喜欢,在下不加价了,让给朝先生,如何?”
  这话虽是开脱,却也让朝政风大窘。
  他冷哼一声,没有再说话。
  他要加价了,那不是上了童爷的当吗?
  别人喊价是为了做人气,他要敢喊,那就是当白痴了。
  然而即便不开腔,朝政风乃至花安也是落了下风。
  “十一亿一次!”
  “十一亿两次!”
  “十一亿三次!成交!”
  童爷哈哈大笑,竟是直接下了高台与那幕家人握手而笑:“恭喜幕先生了!恭喜恭喜!”
  “呵呵。”幕家人尴尬的笑了笑,但也有了底气,至少童爷这一握手,意味这十一亿已经跟童爷搭上了线,虽然会引起花安的不满,可若能给家族带来实质性的效益,这十一亿还是很值得的。
  有了幕家人做这个开场,童爷接下来的拍卖便顺风顺水的多了。
  照例拿上来的都是些破铜烂铁,但童爷的面子摆在这,人们都愿意花钱买个交情。
  而朝政风却是再也没有喊价。
  因为只要他一喊价,一定不会再有人跟价,到时候他是花个十来亿买个破铜烂铁,丢钱丢脸,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
  朝政风憋屈的很,借故去上厕所,而后掏出手机给花安打去电话,将事情汇报了过去。
  “有点意思!看样子这个姓童的还是有些能耐的。”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他要这么玩,咱们就奉陪到底!听着,你马上把所有拍过价的人的名单发给我!我去运作,我要让这些人知道,跟我花安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是,大人!”
  等朝政风回到拍卖现场时,最开始竞拍的那个幕家人已经接到了来自家族的电话。
  片刻后,幕家人脸色大变,忙是起身颤道:“童...童爷!我刚刚拍到的那件东西我不要了...”
  “不要?”
  还在准备喊价的童爷愣了:“好端端的为何不要?”
  “这...这个....总之我不能要,童爷,万分抱歉。”幕家人神色慌张道。
  童爷眉头一皱,已然明白花安在施压,当即哼了一声道:“幕先生,你如果不要这宝贝,那就是违反了拍卖会的规矩,按照规矩,你得支付双倍的违约金,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我想清楚了!付!我都付!哦对了,我身体不太舒服,童爷,我就先告辞了!”
  那幕家人慌慌张张的说道,随后一溜烟直接跑了。
  众人愕然。
  童爷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不待童爷继续主持拍卖会,又有人一脸惊慌失措的起身,要求拒收所拍物品。
  童爷愣了。
  很快,一个接着一个拍得物品的人悔拍,他们宁愿支付双倍的违约金,也不肯去要所拍到的东西。
  童爷气的是满面涨红,咬牙切齿。
  他坚信一定是花安在背后搞鬼。
  必然是花安以商盟的能量胁迫了这些人身后的家族,才让他们如此惊慌失措。
  混账!
  童爷暗骂。
  然而他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花安羞辱。
  林阳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他望了眼现场,拿起手机对易先天发了个消息。
  “差不多了。”
  简单的四个字过后,拍卖现场突然走进来两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与风衣的人。
  这两人身材极高,气息浑厚,一看便知是练武之人,然而他们墨镜圆帽,大衣高领,根本看不清样子。
  不少人错愕而望,皆不知是何人。
  童爷也一脸诧异。
  却是见二人来到了朝政风的身旁,一左一右看着他。
  朝政风也是一脸费解的盯着二人:“你们是谁?有什么事吗?”
  却是听其中一人沉道:“朝政风,你跟花安敢在我童爷的场子里闹事,还胁迫其他贵客不许他们参加拍卖!你们做的太过分了!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你说什么?”朝政风一愣。
  然而还不待他反应,其中一人突然拔出一把手枪,对着朝政风猛烈射击。
  砰砰砰砰...
  一阵枪火过后,朝政风直接被射成了马蜂窝,当场毙命。
  “啊!!”
  宾客们发出尖叫,立刻起身奔逃。
  现场当即混乱不堪。
  童爷更是大惊失色,正欲采取措施,这时,外面又冲进来了一票人。
  不是他人,正是花安一众!
  “政风!”
  花安亲眼目睹朝政风被射杀,当即咆哮嘶吼。
  “童爷!是花安!”
  “咱们跟他们拼了!”
  这边的两名大衣男立刻喝喊,随后拿起手枪直接对花安射击。
  “代盟主小心!!”
  “保护花安大人!”
  花安身旁的人连连嘶喊,立刻拽着花安躲到一边,同时也掏出手枪射击。
  花安勃然大怒,狰狞嘶吼:“姓童的!既然你要打!老子成全你!马上召集人手,给我杀进来!宰了那个姓童的,谁敢帮他,给我一块杀!!”
  “是!”
  随着花安一声令下,花安所有的打手全部冲进拍卖现场,开始肆意屠杀。
  童爷浑身一哆嗦,猛地回过了神。
  他立刻将视线朝那两名风衣男望去,然而却发现两名风衣男不知何时居然已经溜了。
  “不好!被人当枪使了!”童爷心脏猛颤,立刻嘶喊:“花安,快叫你的人住手!咱们被人利用了!”
  然而花安哪管这个?
  “少废话!姓童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花安喊着,拿着枪对童爷狂射,令有数名实力强大的武者冲了进来,直扑童爷。
  童爷大受惊吓,连忙躲起来,同时拍卖现场的安保力量也已赶到,与花安的人战至一团。
  现场一片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