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他们对不起我!
  林氏主家。
  一名身材接近两米,气息浑厚身穿金袍的男子在大厅内来回踱步。
  他的步伐很快,显得焦躁不安。
  他在等待着消息。
  而在堂下,林英雄、林谷、林浩天皆低首鞠躬,不敢吭声。
  他们三人已经听到了关于江城的一点信息。
  情况很糟糕。
  然而他们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等那接头人汇报的消息。
  就在这时,一名林氏主家的人急匆匆的跑进了大厅。
  “大人!大人!江城传来了消息!”那人急切呼喊,手中还拿着一部手机。
  来回踱步的金袍人快速上前,一把夺回电话接通。
  “消息如何了?”金袍人低喝。
  “大人完了!都完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电话那边是接头人的哭喊之声。
  可话没两句。
  咔嚓!
  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随后电话便被挂断,接头人再无声音。
  金袍人呼吸发紧,接连拨过去几个号码。
  然而不管他怎么打,那边的电话始终都无法打通。
  “出事了!”金袍人呢喃。
  “报!!!”
  这时,又一名林氏主家人匆匆跑了过来,双手捧着一封信,呼道:“大人,神火岛发来信函,请您过目。”
  “神...神火岛?”
  金袍人脸色顿变,忙走过去,拿起信封拆开一看,当即脸色大变。
  “大人....信函内容是什么?”林英雄沉问。
  金袍人拿着信封,浑身都在颤抖,眼珠子紧盯着信封上的内容,好一阵子才放了下来,面色冰寒的瞪着几人。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我们?”
  林英雄、林浩天、林谷三人都懵了。
  “大人...我...我不懂您的意思....”林英雄呆呆说道。
  金袍人恼怒至极,也不回答,拿着手中的信封一甩。
  林英雄赶忙拾起一看。
  只一眼,便傻住了。
  “英雄,这信上说的什么?”林谷急问。
  却是见林英雄呆呆说道:“神火尊者...在江城...”
  “什么?”
  林谷跟林浩天目瞪口呆。
  “神火尊者将在不日后,造访我们主家....看这上所写,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林英雄吞了口唾沫道。
  兴师问罪?
  二人瞬间明白。
  神火尊者....怕不是跟林阳一伙的!
  “可以解释了,一切都可以解释了,神火尊者若在江城...那一切都说得通了。”林谷呆呆说道。
  几人不语。
  “把江城附近的人都撤回来!立刻!暂时....不要以林神医为目标,待处理完神火尊者之事,再做打算。”金袍人深吸了口气,沙哑说道。
  “遵命!”
  三人齐呼,面色骇白。
  .......
  江城。
  玄医派学院。
  神火尊者在探望完林阳之后,便带着神火岛的人离开了。
  至于他们要去哪,林阳自然是一清二楚。
  神火尊者一走,林阳便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老师,我们要不要添把火?”秦柏松走来,恭敬的问。
  “添什么火?”林阳困惑的看着他。
  “比如....给您出殡...”
  “出你妈呢,老子还没死!”林阳忍不住骂道:“我只是装成重伤,又不是装死人,出什么殡?”
  “是我疏忽,是我疏忽......”
  “我先回去吧,如果神火岛的人问起,你就说林神医的伤势有了好转,我想他们应该已经在前往林氏主家的路上,等他们问起,事情也差不多七七八八,我死不死都不重要了。”
  “老师英明。”
  “英明?光这还不够,还得添把火,走吧,我要去看看那名被抓来的弑龙小队队长,还有林赞!”
  “我立刻叫徐天来!”
  秦柏松恭敬道。
  在徐天的安排下,林阳来到了地下室。
  林赞的居住环境肯定没有白祸水那般好,他只有一个小单间,吃喝拉撒全在里头。
  等林阳见到他时,他的神色很憔悴,披头散发,目光呆滞,看起来极为凄惨。
  “林赞先生,我想你应该都知道后面的事吧?”
  林阳淡淡说道。
  林赞瞧见林阳,面如死灰,沉默了好一阵子,才沙哑道:“若你不出现,我还觉得事情尚且有转机,你若出现了....便意味着一切都完了....”
  “林氏主家有你这么个聪明人,为何还派你来送死?”林阳费解的问。
  林赞不语。
  “好了,林赞先生,我来这只是想问问你关于林氏主家的事情,希望你能好好配合我,把该说的都说出来。”林阳平静道。
  “林神医,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我是不可能透露关于林氏主家的半点消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林赞冷道。
  “你不说?”
  “我是一个字都不会跟你讲。”
  “那可真是遗憾,我本来只是想找该死之人清算恩怨,可你不说,那我就只能找整个林氏主家的人清算恩怨了。”林阳面无表情道。
  林赞一愣,猛然转过视线,不可思议的盯着他:“你....你这话何意?”
  “还不明白吗?林赞!我也姓林,你也姓林,你就没有怀疑过什么吗?”林阳淡淡笑道。
  这话一出,林赞如遭雷击,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阳,半响了,才呆呆道:“你....你莫不成....是林氏主家的人?”
  “不!我不是,我是燕京林家的人!”林阳沙哑道:“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
  林赞彻底傻了。
  燕京林家的?
  那也是林家人呐!
  这样一尊恐怖绝伦的奇才,居然站在了林家的对立面!
  究竟怎么回事?
  燕京林家的那帮饭桶究竟干了什么??
  林赞心头嘶吼。
  但现在说什么也无用了。
  “燕京林家....对不起你吧...”
  林阳沉默了片刻,淡淡说道:“他们害死了我母亲,还要杀我...”
  “混蛋!混蛋!那帮饭桶究竟做了什么?”
  林赞抓着牢笼疯狂咆哮。
  “我已经不在乎他们做了什么!我现在,只想要他们死!”
  林阳深吸了口气,沙哑道:“你若不配合我!你...也得死!”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