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十二章 你去酒店炒菜吧 求收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屋子里的人全部怔住了。
  谁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了?”秦柏松眼露疑惑。
  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地上的徐天,急忙跑过去检查。
  “秦老,我父亲如何了?”徐奋回过神问。
  秦柏松又是掐人中又是翻眼皮,片刻后神色一冷,狠狠的瞪了旁边的徐奋等人一眼。
  “你们是不是为难了林老师了?”
  “这...”徐奋眼神闪烁。
  秦柏松暗哼一声站起身来,朝林阳微微鞠躬:“林老师,他们几个不懂事,还请您高抬贵手。”
  感情真的是林阳所为?
  “你认识他们?”林阳淡问。
  “第一次见。”
  “那你怎么在这?我记得你退休后是不会轻易给别人治病。”
  “马风的父亲马海曾帮过我忙,我欠他人情,这次也是马海给我打电话,所以我来了。”
  “原来如此,那看在你的面子上,此事作罢!”林阳伸出了手。
  秦柏松反应过来,忙从身上翻找,而后从袖口处摘下一枚轻盈的银针,恭敬的递了过去。
  林阳接下,在躺于地上的徐天额间微微一刺。
  疯狂抽搐的徐天立刻停下。
  便看他张大嘴巴,猛然吐了一口浊气,接着又不断咳嗽,刚刚喝下的茶水从嘴里喷出,又猛咳了几声,这才没事了,脸色也慢慢恢复。
  “啊?”
  马少、苏刚、苏桧全部傻眼了。
  苏颜小嘴轻张,呆呆的看着这宛如神迹般的一幕。
  林阳拔下银针,递给了秦柏松。
  秦柏松躬身双手接过。
  “爸,您没事吧?”徐奋搀扶着徐天急切问。
  “我无碍...秦老爷子,我...我难道也有什么疾病吗?”徐天心惊肉跳。
  刚才他还是有些意识的,但突然的疼痛与癫狂让他无法自控。
  他记得自己身体一直很好,每年两次体检,有什么毛病早就查出来了,可今天是怎么回事?
  然而秦老却是急声低喝:“你没病,别多问。”
  徐天呼吸一颤。
  “老秦,快饭点了,我该回去吃饭了,我饿着没关系,不能让我老婆也饿着,就先走了。”
  这时,林阳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要走。
  “你不能走!”
  徐奋急了,要拦林阳。
  “闭嘴!”
  秦老赶忙瞪着他喊。
  看到秦老如此神色,徐天立刻意识到了什么。
  “滚回书房去!”徐天扭过头冷道。
  徐奋有些错愕,但还是低头离开。
  “那我能走了吗?”林阳问道。
  “林老师,徐天的父亲徐耀年现在情况比较严峻,如果再不及时医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您看...”秦柏松挤出笑容来。
  “与我无关。”
  林阳拽着一脸呆滞的苏颜径直出了门。
  “林老师!林老师...”秦柏松赶忙喊了几句。
  但毫无作用。
  “这...”
  苏刚苏桧神情茫然,望着林阳与苏颜离开。
  “爸,他们就这么走了吗?”苏刚呐问。
  苏桧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扭过头望着徐天:“徐总,这个...”
  “那个林阳,是你的侄女婿吗?”徐天扭过头认真的问。
  “是啊。”
  “哦...那你们先回去吧。”
  “回去?”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徐老爷子的事不管了?
  苏桧还想问些什么,但也不知如何开口,便朝徐天鞠了一躬,匆匆离开。
  苏桧父子一走,徐天淡定的神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满满的困惑与疑虑。
  “秦老,那林阳是怎么回事?我刚才这病又是怎么回事?”
  他相信秦柏松知道一切。
  秦柏松叹了口气:“你刚才中毒了。”
  “中毒?”徐天冷汗涔涔:“秦老,你在开什么玩笑?好端端的我怎么会中毒?有人要害我吗?”
  “没人要害你!也杀不死你,但却会让你痛不欲生,给你个教训。”
  “这...谁干的?”
  “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年轻人!”
  徐天懵了。
  “他怎么办到的?”
  “已经不重要了。”秦老似乎不愿解释:“总之这事,你别再追究,明白吗?”
  徐天呐呐的点了点头,才问:“这个林阳...到底是什么人?”
  “大医!真正的大医!”秦柏松一脸的崇敬,陷入了回忆。
  “我与林老师认识的时间并不长,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时我被某位大人物邀请去燕京治病,那位大人物的病症十分古怪,在我之前他已经请了七名华国的名医,连国外知名专家学者也请过,但都没用,我去无计可施,但就在我一筹莫展之时,我偶遇到了林老师。”
  “那是在一辆公交车上,一名女孩突生疾病,危在旦夕,做为医生,我当然要救死扶伤,但还没来得及,林老师便出手了,只见他在那小丫头的身上随便的推拿了两下,用银针刺了一针,那小丫头便生龙活虎!”
  “你知道他当时用的是什么针法吗?一线神针呐!那可是华佗流传下来的针法啊,只记载于医学史书上,如今已经失传!”
  “我哪能错过这个机会?便求着林老师把一线神针传给我,林老师也没有吝啬,凭借着‘一线神针’,我治好了那位大人物。对我而言,林阳就是我的老师,只是在他那学习了几天后,他就离开了,不知去向,不曾想这次居然会在江城再遇到他,真是缘分呐!”
  秦柏松显得有些激动,也是兴奋连连,仿佛又想到了以前在林阳身边学习针法的时光。
  “这么说来,这位林先生的医术...比秦老您还要高超?”徐天小心翼翼的问。
  “当然,而且...不仅仅是医术...”秦柏松笑容收敛,严肃道。
  “还有什么?”
  “毒术!”
  秦柏松压低了嗓音,眼露忌惮。
  徐天懵了。
  而一直站在旁边聆听了这一切的马风,此刻也彻底呆滞了。
  .....
  .....
  坐上回江城的出租车,林阳望着窗外,苏颜欲言又止。
  “你学过医?”终于,苏颜忍不住问了。
  “从小学到大。”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会。”
  “我会的不多。”
  “至少你也懂一些吧?爸妈看不起你,就是觉得你什么都不会,回去之后找找关系,你去上班。”
  “我只会一点中医,而且还没证。”
  “你不愿去?”
  “是不必去。”
  “说到底还是懒!”苏颜恼了。
  “好吧好吧...我去。”林阳叹了口气妥协了。
  “行,我听有朋友家是开中医馆的,到时候我给她打电话。”
  苏颜显得有些高兴,眼眸弯了起来,很是好看。
  这个林阳,总算是有一技之长了!
  不过苏颜还是有些忐忑,毕竟她没有把苏刚苏桧带回来,但林阳却告诉她苏刚苏桧肯定已经回去了。
  苏颜将信将疑的打了个电话,发现二人果然坐在回江城的车上,顿时欣喜不已。
  “对了,那个叫秦老的人为什么喊你林老师?”苏颜终于问到了点子上。
  “我以前教过他一些医学上的知识。”
  “切!就你?别人一看就知道是很厉害的老中医,你半桶子水能教别人什么?”苏颜肯定不信。
  林阳一脸无奈。
  说真话都没人信吗?
  “你去哪?”林阳望了眼窗外问。
  “去奶奶那一趟,你呢?”
  “我回家,苏家之事,与我无关了。”
  “哦...那你回去等我。”
  “我做好饭等你。”
  “好!”
  苏颜点了点头,想着昨晚林阳做的那一桌子可口的饭餐,口水又忍不住流了出来。
  “要不你别去中医馆打工了。”
  “那去干嘛?”
  “去酒店炒菜吧?”
  “....”
  ....
  ....
  苏家老宅。
  苏老太、苏北、苏泰、张于惠等人都在。
  大家围着桌子坐旁说着话,直到苏颜进来,视线才落在她身上。
  “颜儿,阿桧已经给我报平安了,这次你做得很好。”老太太和蔼可亲的笑道。
  这等慈祥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之前半点冷酷。
  “谢谢奶奶。”苏颜松了口气。
  “小颜啊,这一次可多谢你了,没有你的话,你二伯跟你哥可就遭罪了。”刘艳上前握着苏颜的手,一脸的感激,哪还有之前的尖酸刻薄。
  苏颜笑了笑,不以为然。
  其他人都是赞美之词,一嘴一个辛苦,一口一个出息。
  苏颜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些人...是不是热情的有些过头了?
  “来,颜儿啊,来奶奶这坐。”这时,老太喊了声。
  苏颜犹豫了下,还是走了过去。
  “颜儿啊,这次你可是咱们苏家的有功之臣啊,你二伯他们能够平安归来,就证明徐家不打算跟咱们计较了,也证明了你的能力,所以奶奶决定让你继续管理咱家财务上的事,我一直觉得你这丫头蕙质兰心,交给你,奶奶放心。”苏老太笑呵呵道。
  “奶奶,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苏颜的神色不太自然。
  苏老太笑的更开怀了。
  “我就说你这丫头冰雪聪明吧?还是你最懂奶奶的心思!”老太太老脸笑成了花:“丫头啊,是这样的,最近马氏集团合资了上沪一家跨国公司打算在咱们江城投资,过几天就要公开招标了,如果我们能够拿下这个标,完全可以一改我苏氏企业目前的颓势,甚至能让我苏家更上一层楼啊,你明白奶奶的意思吗?”
  苏颜脸色瞬怔。
  “奶奶...你是想...让我去竞标?”
  “是的,但只你竞标,肯定竞不上,我要你做两件事!”
  “哪两件事?”
  “一,立刻跟林阳离婚,二,竞标当天,由你跟马少一同去!”老太笑眯眯道:“这样的话,这个标我们苏家十拿九稳!”
  这话落下,苏颜面无血色。
  她终于明白这些亲戚为何如此恭维她了。
  因为在他们眼里,苏颜即将是豪门太太了。
  “事成之后,你就是集团的副董,颜儿,奶奶年纪大了,这集团,还得靠你哟!”
  老太太笑呵呵道。
  “不行!”苏颜立刻拒绝了。
  老太神色僵住。
  “为什么?”
  “奶奶,我说过,再等两年,两年之后,离不离我自己会划算。”
  “等什么两年?现在就得离!难不成你还舍不得林阳那个窝囊废?”老太太严厉苛责。
  “奶奶,林阳也是有自己的特长的!”
  “他能为我们苏家带来生意吗?他能为我苏家赚来钱来?”
  “可是...”
  “老婆子不想听你这臭丫头废话!赶紧给我离了,就这两天,要是不离,你也给我滚出苏家!”老太太一拍桌子愤怒说道。
  之前慈祥荡然无存。
  苏颜满面煞白,不知所措。
  周围人也冷笑了起来。
  苏颜眼眸噙着点泪。
  满心的委屈。
  不知为何,她好想离开这,好想赶紧跑,好想回家...
  但就在这时,一辆豪车停在了苏家老宅前,随后几个身影匆匆下来,快步走进了老宅...
  是徐天。
  还有他的大哥,徐耀年的大儿子徐南栋!
  “请问林先生在这吗?”
  徐南栋诚惶诚恐,客气的喊了一声。
  “徐董?”
  苏老太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来人。
  这可是南城房地产大鳄啊!
  什么风把这尊大佛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