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轰轰!
  918性感的引擎声慢慢消散。
  江华大酒店前。
  门内的经理小跑过来,为林阳拉开了车门。
  可看到走下车的林阳时,经理不由一愣。
  不可否认,林阳长得还是很俊的,但他这一身地摊货...实在不配这辆车。
  该不会是洗车工偷开客人车吧?
  经理暗自腹诽,可脸上还保持着微笑。
  “先生您需要什么服务?”
  “马氏集团的宴会是在几楼?”林阳问道。
  “您是马总的客人吗?请您跟我来!”经理双眼一亮道。
  很快,经理领着林阳来到酒店顶楼。
  这里正在进行一场露天宴会。
  这里是江城最高的景点之一,在这里能够看到整个江城夜景。
  一支来自芬兰的小提琴乐队正演奏着优雅的歌曲。
  江城名流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举止优雅,谈吐得体,气氛十分融洽。
  但当林阳来到这时,却是显得突兀了。
  他一身灰白色的T恤加一件泛白的牛仔裤,跟这的西装晚礼服有着鲜明对比。
  他这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过林阳毫不在意,四处张望了下,很快便看到了苏家人。
  他们被安排在角落里,与他们交谈的也只是些小公司的老板,都是托关系进来混个脸熟的,至于那些巨头,哪会看的上这些个小家族小老板?
  苏家对林阳的反感已经到了极点,林阳对苏家也一样,所以他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便自己找了个地儿,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你刚来吗?”
  淡漠之中带着些温柔的声音响起,是苏颜。
  林阳不回头也知是谁。
  “嗯。”
  “那个...很抱歉。”
  “为什么道歉?”
  “你受了很多委屈。”
  “没有你多。”
  林阳平静回道。
  苏颜愣了下,眼眶微红,没再说话。
  这也是为何林阳能够容忍的缘故,为何林阳到现在没有主动提出离婚的缘由。
  这三年内,受的做多委屈的人不是林阳,而是苏颜。
  苏颜虽然对林阳态度冷漠,却始终坚持着一名妻子应有的义务。
  她很想离婚,但从来不提,林阳被责骂,她一定会出来维护,林阳好吃懒做,她也一定会养。
  她虽然嘴上不承认,可她一直将林阳当做自己的丈夫来对待。
  所以,林阳愿意默默的陪伴苏颜,直到两年时间结束。
  到了那时候,即便苏颜不离婚,他也该离开了。
  “苏颜??”
  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声从旁边传来。
  苏颜侧首而望,一名穿着华丽珠光宝气的女人在一名西装笔挺体态微胖的男子陪伴下走来。
  女人五官较好,妆容却很浓,一身晚礼服开口极多,过于暴露的着装让人显得庸俗。
  旁边的男子死死盯着苏颜,那遍布贪婪的眼神恨不得要将这个美人给活吞了。
  跟苏颜比,他身旁的女伴简直就是路边小姐。
  “秋芳?”苏颜认清了来人,大为意外。
  “苏颜,你怎么会在这?”
  “哦,我跟我家人一起过来的。”
  “是吗?那真是太巧了,我跟我男朋友来的呢。”梁秋芳掩唇笑道。
  巧?
  恐怕不是吧?这一脸激动的样子,怕是早就知道苏颜在这。
  而且苏颜刚跟林阳搭话就跑过来了,着实耐人寻味。
  苏颜蕙质兰心,自然看穿了。
  果不其然,梁秋芳与苏颜搭了没几句话,便把火开始往旁边的林阳身上引。
  “苏颜,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男朋友,淞南股份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刘坤!”
  “刘总你好。”苏颜笑了笑。
  “早就听芳芳说她有个叫苏颜的大学室友是校花,今日见了真人,她没有骗我啊。”刘坤哈哈笑道。
  “过奖了。”
  “苏颜,这位是你男朋友吗?给我们介绍下呗。”梁秋芳眯着眼看着林阳。
  “不是男朋友,是我老公,林阳。”苏颜平静道。
  “你们好。”
  林阳大方的伸出手。
  刘坤握了握,眼里掠过一抹不屑。
  关于林阳,只要在江城混过些日子,哪能不知道?
  苏家赘婿!
  废物一个!
  “苏颜,你就结婚了吗?怎么也没听你说过啊?”梁秋芳明知故问,眨了眨眼笑道。
  “结的仓促,没有办酒。”
  “是吗?看你老公一表人才的样子,现在在哪高就啊?”梁秋芳又笑道。
  “在市中心的三芝堂医馆上班。”苏颜介绍道。
  “是做医生的吗?”
  “这个...”
  “不是,是在那扫地。”不待苏颜说明,林阳大方的说道。
  “扫地?”
  梁秋芳眼睛一瞪,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哈哈,苏颜,你怎么找了个这么没出息的男人做老公啊?”
  苏颜柳眉轻蹙。
  “以苏小姐的美貌,应该能找一个更优秀的男人才是,不过作为朋友,鄙人倒是很愿意帮助林先生,林先生,明天过来找我,鄙人可以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至少不会让你去扫地。”
  刘坤眯着眼笑道,脸上的傲慢与得意尽显无疑。
  苏颜十分生气,小脸发冷。
  “秋芳,如果没事的话,就请你跟你男朋友先离开吧,我想跟我老公单独处一处。”
  “苏颜,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男朋友好心帮你,你怎么还摆着个脸色呢?要不是看在咱两的关系上,你以为我男朋友愿意帮这个窝囊废吗?”梁秋芳冷笑道。
  “我们没有求你们帮忙!”
  “切,苏颜,装什么装呢,狗咬吕洞宾?谁不知道你老公是个窝囊废!扫地能赚几个钱?一个月也就两千来块吧?能抵的上我家阿坤的日薪吗?”梁秋芳讥笑道。
  “别拿个废物跟我比。”刘坤微笑道。
  梁秋芳一听,直接是笑的花枝乱颤。
  苏颜气的小脸通红。
  她知道梁秋芳是来挑事的,上大学时这梁秋芳就因为嫉妒她的样貌而处处刁难她,没想到走出校门,她居然变本加厉。
  “林阳,我们去那边坐去。”苏颜咬牙道。
  “不用,咬人的狗只会追着你咬,跑是没用的。”林阳道。
  “你骂谁是狗呢?”梁秋芳脸色一变道。
  “林先生,你这素质有待提高啊。”刘坤也皱起了眉头。
  “素质?待会儿再说吧,虽然我只是在医馆扫地,但也懂些医术。”林阳平静道:“刘先生,你有病。”
  “你才有病!”刘坤恼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位梁秋芳女士是吧?我建议你最近不要跟刘经理上床了,否则他的病会传染给你。”
  “你在发什么神经?”梁秋芳哼道。
  “你是说我有性病?简直搞笑,你一个破扫地的,真以为自己是医生?装什么大尾巴狼?”刘坤不屑笑道。
  林阳却是摇摇头:“你目前还处于潜伏期,应该过两天就回出现,梁秋芳女士,他这是生殖器疱疹,如果你们有什么危险性行为的话,你很容易会被感染,虽然能治,但病毒是伴随一生的,到时候你可就追悔莫及了。”
  梁秋芳愣了半响,继而忍不住笑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苏颜,都说你老公是个窝囊废,我以前还不信,我现在是信了,另外,他这里貌似还有点问题啊。”
  “神经一个!”刘坤也气恼道。
  “林阳,别说了。”
  苏颜面露尴尬,要把他拽走。
  可就在这时,一名穿着身名牌西装的男子走了过来。
  “请问是苏颜小姐吗?”
  人们一愣,侧首望去。
  “张总?”刘坤一愣。
  但来人明显没有注意到他。
  “阿坤,这个人是谁啊?”梁秋芳小心的问。
  “我老总!”
  “老总?他就是淞南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梁秋芳愣了。
  “请问你是?”苏颜愣问。
  “哦,是这样的,我是宁龙的朋友,是他介绍我来找林神医的,我没有见过林神医,但听说您是林神医的爱人,不知林神医在哪,能方便介绍下吗?”张总礼貌道。
  这话一落,苏颜懵了。
  梁秋芳与刘坤呼吸顿紧。
  旁边的林阳问:“你是宁龙的朋友?”
  “是的,您就是林神医吗?”
  “我叫林阳!”
  “太好了,林神医,宁龙说您的医术举世无双,我想请您帮我看诊,不知道您是否方便?”张总双眼发亮,激动的说道。
  “现在恐怕不行。”
  “林神医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就请给我个电话吧,这是我的名片跟二十万预付诊金,还请林神医收下。”张总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如果有空,我会给你打电话。”林阳大方的接下了。
  “多谢,多谢!”张总激动不已,心情也大好:“林神医,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来喝一杯吧!”
  “不必,我只想跟我妻子独处。”
  “行,那鄙人就不打搅了。”
  张总笑道,正要走,却才看见旁边的刘坤,皱眉道:“刘坤,你认识林神医?”
  “这...认识,认识...”刘坤忙道。
  “抱歉,我跟这位刘坤先生不太熟!”林阳淡道。
  刘坤跟梁秋芳脸色难看的很。
  张总是个人精,哪能看不出端倪。
  “刘坤,既然林神医要跟他爱人独处,你什么身份?别去打扰他们,快点走!”张总呵斥道。
  “是,是...张总...我马上走!”刘坤吓得脸都白了,急忙点头。
  此刻的他心里头是一万个懊悔。
  早知道张总跟林阳认识,他就不该露出那种态度。
  这可是巴结老总的绝佳时机啊,都给错过了,都怪梁秋芳这个臭女人!
  刘坤心头气愤不已。
  “搞不懂,这种场合也是你这种人能来的?”
  张总嘀咕了一声,摇了摇头离开了。
  刘坤不敢吱声,梁秋芳脸都黑了一圈。
  刚才二人还高高在上,却是被张总贬的一文不值。
  再看林阳时,刘坤已是挤出笑脸,连连给林阳与苏颜道歉后,便拉着梁秋芳灰溜溜的离开了。
  苏颜叹了口气,颇为怨责的看着林阳。
  “你真的要给那个张总看病?”
  “钱都收了,哪能不去?”
  “可...你不是医生啊!”
  “放心,我自有分寸。”林阳淡笑道。
  苏颜却是惴惴不安,担忧道:“实在不行,要不就把钱退回去吧,你这半吊子水平要是看出了什么毛病来,咱们家可赔不起啊,而且那个张总一看也知道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你可不要惹祸上身...”
  看着苏颜如此紧张的神态,林阳不由失笑。
  就在这时,一名宴厅的侍者走了过来。
  “请问是苏颜小姐吗?”
  “我是,有什么事情吗?”苏颜回过神问。
  “哦,是这样的,那边主包厢内的马少想要请您过去一下。”侍者微笑道。
  这话一落,苏颜脸色瞬变。
  “终于开始了吗?”林阳眯了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