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男子走进来的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男子身材挺拔,一身笔挺西装十分合体,但他却是戴着礼帽,帽檐下压,遮住了大半张脸。
  “林阳?”
  坐在被告席上的苏颜顿时失声呼出。
  “什么林阳?小颜,你是不是疯了?”旁边的张晴雨用胳膊肘撞了撞自己的女儿。
  苏颜娇躯一颤,才回过神,再看那人,无论是身材与脸型都与林阳极为相似,但有一点是截然不同的。
  那就是他实在是太俊了。
  虽然只露半张脸,但那仅有的半张脸简直是上神的杰作。恐怕米开朗基罗在世也无法雕铸出这样的脸型吧?
  苏颜很想冲过去把他的礼帽掀开,看看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林阳,可当他站在法官前面时,她才意识到,这可是江城的传奇,阳华集团的董事长!
  苏颜甩了甩脑袋,抛掉心中荒唐的想法,不禁苦笑起来。
  这样的人物,怎么可会是林阳?
  这样的人就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阳华集团董事长?
  太年轻了!
  不少人感慨。
  “张法官,你好。”来人发出了声。
  “林先生,马先生说你手中还有第三种治疗脑梗的方子,请问是真的吗?”张法官询问。
  “是的。”
  林董微微挥手,便看外面走来两名穿白大褂的医生,与此同时,还进来一个头发稀松满脸皱皮的老人。
  老人年龄很大,坐着轮椅,有些神志不清。但这老人出现后,现场不少人惊呼出来。
  “这是穆大法官?”有人呼出声。
  法庭内的一些工作人员也是一脸错愕。
  这个人谁都不陌生,因为他是南城赫赫有名的大法官,他在这位置兢兢业业做了足足三十年,是江城政法界人士的前辈,本来他只一年就退休,但在退休前处理了个大案,结果不眠不休了数日,导致中风,也就是脑梗塞,差点一命呜呼,虽抢救过来,但已经半身不遂不能动了。
  林董将一份资料递给法官,随后挥手,又一群人走来,却是带着些药杵、药罐、药炉及大量药草,就在这法庭之上,这些人娴熟的架火熬药。
  人们都愣了。
  张法官看了眼手中的资料,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
  很快,法庭上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药味儿。
  “法官大人,你怎么能容许他们在这装神弄鬼?”苏家人看不过去了,苏北站出来喊。
  “如果林董无法做到这一点,那自然是装神弄鬼,可如果林董做到了,那能证明的东西就太多,几位何必这么焦急?”纪文严肃的说。
  苏北暗哼一声没说话。
  “让他们做就是。”苏老太面无表情道:“我们苏家方子是老祖宗传给我们的,整个华国只此一份,这个阳华集团肯定是剽窃我们的药方,他们绝不可能还有另外的药方,等着吧,很快一切就会大白了。”
  苏家人点点头。
  柳啸生也轻轻颔首。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林董将药罐端了起来,倒出里面的汤药,透凉后给穆法官端去。
  两名医生当众检验了汤药的无害性,便给穆法官服下。
  喝完了汤药,所有人都站起身来,伸长脖子盯着穆法官,等待着他的变化。
  这边的苏家人也全部起身,眼如铜铃,瞪着老人。
  然而等了足足半小时,老人依然是坐在轮椅上,没多少反应。
  两名医生为他做了简单的检测,对张法官摇摇头。
  现场人呼吸一紧。
  “看见了没?没用!没用!这个家伙根本是在装神弄鬼,哈哈哈...”苏北大笑,兴奋是手舞足蹈。
  一群苏家人也欣喜不已。
  “肃静!肃静!原告,如果你们再这样大声喧哗,我可以告你们蔑视法庭!”张法官喊道。
  苏家人赶忙闭嘴,但脸上的笑意根本止不住。
  四周不少人叹气连连。
  “林先生,你的这个药方大概得要多久才有效果?”法官询问。
  “一个小时。”
  “可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却没有查出病人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是不是药效出了问题?”张法官问。
  半个小时内让一名中风患者有所好转...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请法官大人再给我们半个消失。”纪文认真道。
  张法官也是个有耐心的人,点点头道:“那好吧,就再给被告方半个消失。”
  “荒谬,简直是荒谬,这事肯定会被无数人嘲笑的,这个案子,简直太荒唐了。”苏老太笑道。
  柳啸生摇了摇头:“今日过后,阳华集团恐怕也就完蛋了吧?”
  这可不仅仅是身败名裂这么简单。
  马海没说话,但无比紧张。
  纪文表面一脸淡定,若仔细瞅,能瞧见他的身躯在轻轻颤抖。
  “晴雨啊,你说林董能赢吗?”苏广紧张的说道。
  “肯定能赢。”张晴雨认真的点了点头,眼睛严肃的望着那人,双眼放光道:“而且你没发现吗?这个人跟咱们小颜是多么的般配?”
  一丝不苟注视着林董的苏颜闻声,微微一颤,旋而忙低声道:“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说的不是事实吗?这个林董年轻多金,家世肯定不一般,而且你看啊,本来这没他什么事,马海就能解决一切,但他还站出来,为什么?这不摆明是为了你吗?”张晴雨有些激动道。
  “为...为了我?”苏颜一脸错愕。
  “不然你解释一下他为什么这样多此一举?”
  “这个...”苏颜有些无语了,不过如若真的有这么一位年轻多金还如此帅气的人为自己挺身而出,换做是谁都会开心吧?
  但很快苏颜便甩了甩小脑袋。
  “妈,我已经结了婚的,你别再胡说八道了。”
  “结婚?哼,我告诉你女儿,要是这林董真的看上你了,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马上跟林阳离婚,否则你就没我这个妈了!”
  “这...”苏颜哑口。
  半个小时很快便过去了。
  人们重新注视着穆法官,却见他依然躺在轮椅上,没有半点反应。
  法庭立刻是陷入了些许的喧嚣。
  “这还是没用啊。”
  不少人呼出了声。
  “法官大人,结果已经很明朗了,阳华集团的人在骗人。”柳啸生笑道。
  “哈哈,我就说嘛,阳华集团就是一群骗子跟小偷,就是那个林阳偷取了我们的药方,然后卖给了阳华集团,阳华集团的新药就是根据我们药方制造而成!”
  “法官大人,快把他们抓住,还有苏广一家,还有林阳!”
  “他们有罪,他们都是罪人!”
  苏北、苏珍、苏美心等人纷纷起身喊道。
  苏老太也是一脸笑容。
  “法官大人,我想请立刻实验阳华集团的第二个配方,并请您马上对苏广、苏颜、张晴雨、林阳以及阳华集团的高管进行人身限制,目前看来,他们有重大的作案嫌疑!阳华集团的一切很有可能就是一个骗局!”
  康佳豪也松了口气,站出来说道。
  他一度以为这场官司输了,岂料这位林董的现身,不仅没有奠定阳华集团的胜势,反而闹了个大乌龙。
  如此一来,康佳豪重新掌握主导权。
  或许阳华集团的一切都是骗局,他们的新药,就是苏家的药方炼制而成的...
  法庭一片沸腾。
  张法官不断敲击着法槌。
  苏广夫妇骇然色变。
  马海都懵了。
  纪文也有些不知所措,他到底是年轻的律师,完全不知这个时候该干点什么。
  直到这时,那戴着礼帽的林董开腔了。
  “穆法官,你站起来试试吧。”
  这简单的一句话,瞬间让现场寂静无声。
  人们的眼睛全部集中在穆法官的身上。
  “我...我已经半边瘫痪了,站起来怕是很困难啊...”穆法官抬起头沙哑道。
  “你试一试。”林董再道。
  穆法官迟疑了下,随后一手撑着扶手,颤颤巍巍的起了身。
  却见林董几步过去,一把拉住穆法官握着扶手的手,而后松了开来。
  穆法官双足落地,手无抚物,就这么立了起来。
  “什么?”
  无数人目瞪口呆。
  穆法官也呆住了。
  “你尝试着走两步。”林董再道。
  “好...好...”
  穆法官热泪盈眶,颤颤巍巍的迈开步子,朝前踏了一步。
  随后两步...三步...四步!
  顷刻间,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