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八十七章 真迹与赝品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公,为什么?”苏颜急了。
  “因为这钱不干净!”张老爷子老眉一沉大声怒喝。
  这一嗓子立刻震住了苏颜。
  “连赢七场,还是在开漠的马场内用开漠的马赢的他?你知道这难度有多大吗?正规渠道是不可能赢得!只有用旁门左道才有可能做到这点,颜儿,外公活了这么久,你们这点小把戏骗的了开漠,骗的了老夫?骗的了开家人?”张老爷子怒不可遏道。
  苏颜闻声,才明白感情老爷子是以为林阳用了什么手段才赢的开漠?
  实际上林阳的确用了。
  “你们能骗过开漠他们,但他们背后的人可不会上你们的当,听说这次你们赚了他们足足十几亿,这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承受的,他们也肯定会对自己家族说明情况,到时候这么多家族找上门来,就算我张家在广柳省家大势大,也不可能对付的了这么多股力量,我们保不住你们,谁保得住你们?你们赶紧给我把钱还回去,如果不做,就给我滚出张家。”张忠华满脸通红的吼道。
  林阳哑然一笑。
  这个老人家虽然看起来十分刻板严肃,可实际上是刀子嘴豆腐心嘛,他之所以叫二人过来,也只是想保护林阳与苏颜。
  “外公,我马上就去退钱。”苏颜低着脑袋点点头,不敢反驳。
  但林阳却摇摇头:“老爷子,这钱我不退。”
  张忠华愣了,勃然大怒:“混小子,你说什么?”
  “老爷子,这是我凭本事赢的钱,我凭什么还回去?更何况白纸黑字都写在这,我这是具备法律效应的,他们背后能量再大,也不能对我这个守法公民做什么吧?”林阳道。
  “你...你...你...孺子不可教也!不可教也!”张老爷子气的浑身直颤。
  “外公,您别气坏了身子。”成萍忙道,旋而瞪着林阳,怒道:“林阳,你这是干什么?给我们张家招祸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真以为你能赢开少他们?我都看到了,你根本就是用了卑鄙的手段,开少大度,识破了也没说,才把钱给你,但别人给你脸,你就不能蹬鼻子上脸,赶紧把钱还回去!不然开家、越家找上门,我看你怎么办!”
  “卑鄙手段?请问我用了什么卑鄙手段?”林阳反问。
  “你自己用了什么手段你自己心知肚明。”
  “那请你说说。”
  “你...哼,我懒得说。”
  “怕是说不出来吧?”林阳摇了摇头,双手后附一脸淡定。
  成萍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但没再吭声。
  “罢了,罢了...”
  张老爷子坐了下来,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冷冷道:“医生叮嘱过我,要我不要动怒,这件事情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外公...”
  “不计较是一方面,但这钱你们还是得还,其实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有面子的问题,不还钱,你这是让那些人下不了台,你让他们不好过,他们能让你好过吗?”
  张老爷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狠狠的瞪了林阳一眼,哼道:“年轻人,就是喜欢争强好胜!这次老夫把这张老脸豁出去了,再给你们争取十天时间,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想通了就把钱还回去吧,不是咱的钱,咱不能要,就这种钱,你用的能踏实吗?”
  “是,外公。”苏颜忙点头。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该开宴了!”
  老爷子说道,便走出了屋子。
  林阳苦笑连连。
  苏颜跑来。
  “按照外公说的去做吧。”
  “不用。”
  “林阳,别倔了,难道非要把事情闹大才好?而且这也不是咱们的钱。”苏颜欲哭无泪。
  她对钱其实不算看重,在她看来,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
  林阳踟蹰了下,叹了口气道:“算了,既然你们都希望我这么做,那好吧,等寿宴结束,我找机会还回去。”
  还是一方面,改算的账还是得算。
  “那就好。”苏颜松了口气。
  啪啪啪啪啪...
  这时,一阵密集而急促的鞭炮声响起。
  张家热闹了起来。
  呼喊声与掌声响起。
  张家老爷子正式走进大堂内。
  一众人急忙上前向张老爷子献上祝福语。
  老爷子满脸笑容,连连点头笑道:“好!好!好!呵呵...”
  现场一片祥和。
  “老四。”这时,张老爷子喊了一声。
  他的第四个儿子忙上了前。
  “爸。”
  “你妈呢?”
  “她在屋里。”
  “哦?那就不管她,咱们开宴吧,别让贵客们久等了。”
  “诶,好嘞。”
  张昆笑道,继而跑下去忙活了起来。
  宴席一开,众人开始吃吃喝喝,鞭炮声不停,各种礼节一一送上。
  “老爷子,祝您万世永康,否极泰来,岁岁平安,这是我为您特意购置的千年灵芝,您呐,每次掰上一点煮着吃,保证您长命百岁,健健康康!”这时,老三张翔献上礼物,微笑说道。
  “千年灵芝?”
  “我只听过百年灵芝,这千年灵芝...啧啧啧...不得了不得了!”
  “还是老三有孝心呐!”
  宾客们纷纷说道,对张老三大为赞赏。
  老爷子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好好好,老三,来喝杯酒!”
  “谢老爷子!”
  老三恭敬上前,满饮下老爷子倒的酒。
  能喝上老爷子的酒,便代表着受到了老爷子的赏识,整个广柳省,可没几个人能喝上这酒,哪怕是张家的人。
  老三满脸笑容,满意的退了下来,老三那边的人个个竖起大拇指,尤为高兴。
  老二张华歌一见,脸色顿沉,忙上前道:“老爷子,这是百年特级龙井茶,据说是在一千斤龙井茶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两,花了足足几十年的光景才有了这么些,儿是从茶王拿求来的,只为献给父亲你尝一尝。”
  这话一落,现场人无不色变。
  “茶王?”
  “那可是国内最有权威的品茶专家啊!”
  “他手中的茶,可是专供燕京的,一般人根本求不到。”
  “你们看张老二的额头!”
  “怕是他给那药王磕了头,才求来这药啊...”
  不少人感慨万分,大赞张老二孝心。
  老爷子也感动无比,直接站起了身,走了过来。
  “华歌...你这是何苦啊。”老爷子叹了口气,用手抚了抚张老二额头上的伤。
  “爸,没事,只要您开心,儿这点不算什么。”张华歌笑道。
  “唉...”
  张老爷子心有不忍,老眼浑浊。
  说完,便倒了两杯酒。
  “来,咱们爷俩喝一杯。”
  “来。”张老二大喝,直接一口饮尽。
  喝完了酒,张老二直接被老爷子拉到了旁边坐下叙话。
  看到这一幕,不少宾客们是暗暗留了个心眼。
  看样子在老爷子的心中,这老二将会非比寻常啊...
  “快去。”张晴雨脸色不太自然,冲着身旁的苏广道。
  苏广望了眼手中定制的镯子,有些犹豫不决。
  “跟张老三张老二比,自己手中之物简直就跟屎一样...”
  但到了这个时候,也没得选择。
  “爸,你拿这个去!”就在这时,林阳开了腔。
  苏广扭过头,却见林阳的手中握着副画。
  “这...”
  “拿去吧。”林阳微笑道。
  苏广有些犹豫,还是接了过来。
  在得到了画的信息后,苏广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朝老爷子走去。
  “爸,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儿跟晴雨为您精心挑选的上月图,希望您喜欢。”苏广捧着画走了过去。
  “上月图?”
  老爷子双眼顿亮。
  然而就在这时,一记冷哼声传来。
  “上月图?可笑,我真迹都在这,你拿个赝品上去,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