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九十六章 我看谁敢叫她跪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了内堂,林阳走到桌边,背对着横爷给自己倒了杯茶,自顾自的喝着。
  “十秒内,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让我放过你的理由,我保证回到局里,你会死的很难看。”横爷面无表情的说着,拳头已捏起,做出一副随时制服林阳的姿态。
  他没有那么多耐心再跟林阳耗下去,如果不是不想太过刺激张家,他哪会进来?
  然而,林阳依然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取出个本子,放在桌子上。
  横爷眼里流露出一抹困惑,迟疑了下还是走上了前。
  “关于我的身份,希望你能替我保密,因为某些原因,我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些,希望你也能明白,横警官。”林阳喝了口茶道。
  “呵,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不就是本证吗?还能吓到我不成?”开横拿起小本子扫了眼,不屑道。
  林阳没有说话。
  开横眉头再皱,盯着那本子片刻,而后缓缓翻动着。
  当翻开最后一面时,他的呼吸紧了无数。
  “你是...从哪来的?”
  他凝重的问。
  “燕京。”林阳将茶杯放了下去。
  开横浑身顿时哆嗦了下。
  “还去吗?”林阳淡问。
  开横脸色变幻了无数,最终深吸了口气,低声道:“行,这次我就当是个误会!但我希望阁下也不要再招惹我们开家了。”
  “实际上是你开家招惹的我。”林阳摇了摇头:“如果我真的要动你开家,我想现在广柳省应该不会再有开家了。”
  “你好大口气!就凭你个医疗协会会长的名头?就凭你赢了韩医?哼,林神医,如果仅靠这个,恐怕还奈何不了我们开家。”开横怒道。
  开家在广柳省这么多年,关系网错综复杂,那些个老牌家族都不敢说能奈何的了开家,区区一个中医,能有这么大能耐?
  “我没那么天真。”
  “那你凭什么说这个话?”
  “就凭外面那些从江城来的人,不是为苏颜而来,而是为我!”林阳平静道。
  开横浑身一哆嗦,神情凝固了。
  原来...这个林神医就是阳华集团的林董!
  如果是这样,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毕竟阳华集团的潜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无论是脑梗塞药还是鼻炎药,都可以说是轰动世界的新药,这里面潜藏着巨大的经济链,而且是极受上面关注。
  或许现在阳华集团还动不了开家,但不出一年,阳华必然能够成长至开家无法匹敌的存在。
  区区一个江城医疗协会的会长,开家尚且不会在乎,但拥有荣誉称号的林神医,开家尚且重视,可如果是阳华集团的林董...那别说是开家了,除了燕京家族,谁敢无视?
  “还要继续吗?”林阳淡问。
  开横紧捏着手,牙齿几乎咬碎。
  但最终还是狠狠的吐了口浊气。
  “既然是林董的话,我开家自然不会不给面子...林董,此事...作罢了...”
  “好。”林阳点头:“别人给我面子,我也会给别人面子,我林阳不介意多交一个朋友,但得看别人会不会把握了。”
  开横微微一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道:“林董,或许我们还能再好好谈谈。”
  “下次吧,我今天来只是想给我外公贺寿。”
  林阳淡淡说道,便朝门外走去。
  “林董!林董...”开横忙跟上去。
  搞定了开横,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好办。
  相信外面的那群人看到开横都罢休了,定会被林阳所震慑,也不敢再对林阳乱来了。
  不过还有一个人比较棘手。
  那就是冉再贤。
  他到底是开江的干爹,而且是从燕京过来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他也十分疼开漠,如果说他要死咬着不放,仅仅是搞定开横还不够。
  林阳摸着下巴,思绪着该如何解决这个人。
  然而就在他刚刚走出内堂的那一刻,林阳的神情便凝固了。
  只见苏颜坐在地上,小脸是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张老太站在她面前,正冷冷的盯着她。
  周围人全部瞪大眼看着。
  张老爷子满面涨红要冲上前,却是被张家人拦着。
  “反了!反了!你们居然敢拦我!反了!”张老爷子怒喊着。
  “爸,对不住了!”张松洪咬牙道。
  “从今天起,这个苏颜跟我们家再没关系,她的所作所为,也跟我们没用半点瓜葛,开家越家的诸位,你们要问罪此人,那是你们跟她的事情,跟我张家没有半点关系,无论待会儿林阳出来了会是什么结果,我张家概不负责。”
  张老太面无表情的说道。
  如此残酷的言语,直接宣判了苏颜的死刑。
  张老太到底是张老太。
  她不会把张晴雨踹出张家,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那样会寒了张家的心。
  可苏颜不一样。
  毕竟苏颜不姓张。
  老爷子竭力反对,但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张老太的做法,无形之中赢得了很多张家人的赞同。
  他们不在乎苏颜。
  他们只希望张家能够平安度过此劫。
  更何况,今日祸事本就苏颜闯下,他们凭什么承担这一切?
  正因如此,张老爷子才指挥不动这些张家人,局面完全被张老太所掌控。
  “老太太有大局观啊。”
  “没办法,老爷子脾气太倔,要不是因为这个,这一家子也不会这么放肆了。”
  “要是按照老爷子的想法去做,张家今天可就完了,还好有老太在啊。”
  “是啊是啊...”
  周围的宾客们议论纷纷,对老太太雷厉风行的抉择表示了无限的赞赏。
  冉再贤等人也是不住点头。
  “还是弟媳明事理,放心弟媳,老哥今天过来不是找张家麻烦的,只是想讨要个公道,没有其他意思,与此事无关人等,我不会为难。”冉再贤道。
  “那就多谢老哥了。”老太太忙点头,但却又道:“不过张、开两家本就是至交,出了这种事情,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所以也请让我们出出力吧!也算是对开家的一个补偿。”
  话音落下,老太盯着苏颜,面无表情道:“丫头,马上跪下,向开家的诸位磕头谢罪,否则开家人不动你,老婆子我也会亲自打断你的腿!明白吗?”
  苏颜脸色煞白。
  “妈!”
  那边的张晴雨呼喊一声,冲了过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妈,你怎么能这样?她可是你的外孙女啊!”
  “我的外孙女只有像成萍这样听话懂事,又怎可能如她那般惹是生非?晴雨,你一直都让我失望,现在生个女儿还让我这般失望,你究竟要妈怎样,你才能听话一些,懂事一些?”张老太气的满面涨红,连连杵着手杖。
  “妈...”张晴雨几乎快要哭断气。
  “快跪。”张老太喝喊。
  “快跪啊,听见了没?”成萍满是得意的喊。
  “苏颜,这是外婆给你争取的最后一点机会了,再不跪,就别怪我们了!”张茂年也冷冷的开了腔。
  “快跪吧!”
  “跪啊!”
  “跪吧!”
  四周人纷纷劝说。
  有张家的,也有到这来的客人。
  所有人都在向苏颜施压。
  苏颜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她小脸苍白,娇躯瑟瑟发抖。
  苏广绝望的望着她。
  张晴雨痛苦的哭泣着。
  这个时候,苏颜没有半点依靠。
  也没有半点希望。
  她仿佛堕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难以自拔,只能挣扎。
  跪吧。
  或许,我的尊严根本算不得什么。
  苏颜闭起双眸,痛苦的思绪,旋而便要起身下跪。
  但在这时,一个冷冽而森寒的声音传来。
  “我看谁敢叫她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