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战神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穿过竹林,是一个别致的小院,小院静谧,鸟语花香,中间还有个小池塘,几条红黄鲤鱼在里面游动。
  景象本该是静雅悠然的。
  但在池塘边,竟是狼藉一片。
  只见地上都是些被砸烂的瓶瓶罐罐,中药西药撒了一地,而在这些药物的前面,是一张椅子,椅子上一名干瘦的老人正被一块布包着。
  他的头发稀松,身上穿着军大衣,脸色无比的苍白,且在瑟瑟发抖,完全就是一副风烛残年即将步入尘土的年迈老者模样。
  然而谁又能想到,这位‘老人家’实际上才刚满五十岁。
  而他,正是十年前名震华国的军中战神郑南天。
  其实林阳刚到江城时就知道了郑南天被安排在这个疗养院进行恢复治疗。
  十年前,郑南天因为一次秘密行动而身负重伤,凭借着先进的医疗水平及秦柏松等一系列华国有名的中医抢救治疗,郑南天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但也只是捡回命而已,他的实力甚至他的身体都遭到了极大的损伤,实力大大下降,已不如昔日之辉煌。
  林阳曾听秦柏松说过,郑南天中了毒,而且是奇毒,毒不清理,肉身难以恢复,而郑南天中毒十年,毒已入了骨髓,再想治愈已是天方夜谭,所以秦柏松已经是判了郑南天死刑,让他好好把剩下的岁数活完就好。
  当然,郑南天作为军中战神,可以说是代表人物,他负伤的消息第一时间被封锁了,且他疗养的地方也辗转了好几处,就是避免被一些敌国之人发现,毕竟他负伤之事如果散布出去,不仅会引起军心大乱,更会让那些敌国强者觉得有机可乘,继而对华国进行骚扰,造成巨大的影响。
  但一晃眼十年过去,郑南天的消息也慢慢被传出。
  有人说他已经死了。
  也有人说他实际上是在闭关修炼。
  各种传言都有,当然,最真实的其实还是关于他中毒的消息。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郑南天十年未出面,军中也出现了不少年轻俊杰,甚至也有号称战神传人的存在。
  不过他在军中的影响力是绝对不会低的。
  林阳被那两名军人带了进来。
  浑身瘦弱不堪的郑南天瞧见林阳走来,顿时更加生气了。
  “说了老子不要医生!滚,都给我滚!!”
  郑南天气急,便要站起来打砸周围,可他身躯实在太瘦弱了,刚一起身,便是站不稳又坐了下去。
  “守长!”旁边一名年轻穿着制服的人忙扶着郑南天。
  但郑南天却猛地挣脱开来,随后一个不稳摔在地上。
  “守长!”
  几人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将郑南天扶在了椅子上。
  郑南天这回是摔疼了,两条干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腿都不能动了,只能痛苦的望着两边人将他扶起。
  他闭起了眼,忍着泪不让流出来。
  连站都站不稳了吗?
  何其悲怆!
  其实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他之所以如此抗拒治疗,只是想一死百了。
  毕竟一个号称军中战神的男人,却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子,连走路都变得如此困难,这是谁能接受的了的?
  郑南天深吸了口气,平复着躁动的心,随后打开眼望着周围那满含关切的人,浑身突然涌起阵阵疲倦。
  “算了,你们叫医生来吧...”
  “好的守长!”旁边的小赵急是点头,随后对林阳道:“医生,快检查检查守长的身体,看看守长到底怎么了!”
  “怒急攻心,加上长期躁怒以至于血压升高,血脉凌乱才吐的血,不是什么大问题。”
  林阳一边铺针一边说道。
  “那就好。”小赵松了口气。
  “医生,我还有多久才死?”郑南天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对他而言,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天都是煎熬...
  “死不了。”
  林阳回了一句。
  郑南天满是绝望。
  却见林阳拔出一根银针,对着他的手臂轻轻刺了过去。
  银针轻颤,却又似扎豆腐般直接没入了郑南天的手臂。
  郑南天浑身一颤,随后将目光朝自己的手臂望了过去。
  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这只手臂暖洋洋的,仿佛有一股暖流在里面流动。
  但看林阳再起一针,刺在了郑南天的另外一只胳膊上。
  顷刻间,暖流再起。
  “好舒服...”郑南天忍不住发出了声。
  周围的人一脸的莫名。
  以前守长可是一直都不配合治疗,怎的现今如此的温顺?
  林阳一丝不苟的施着针,众人都大气不敢喘一下。
  如此持续了半个小时,林阳在郑南天的手脚都扎满了针后,方才停下。
  “年轻人,我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医生吗?”郑南天莫名的看着林阳问。
  “算是吧。”
  林阳随口道。
  “以前也有过中医过来给我看病,但他们的施针手法跟效果与你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没想到你如此年轻却有这样的造诣,真是难得。”
  郑南天道。
  “多谢夸奖。”
  “这不是夸奖,这是事实,只可惜我这已经是废人一个了,任凭你医术再好,这针再厉害,都不能让我恢复了。”郑南天叹了口气道。
  在他看来,林阳的这些举动都是毫无意义的。
  林阳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
  片刻后,他伸出手在郑南天的四肢上摁动了起来。
  “呃..”
  郑南天浑身猛然一颤,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令他直哆嗦,脸上更是留下豆大的汗水。
  “你干什么?”
  旁边的小赵急了,连忙要阻止林阳,一把将他推开。
  “我警告你,不要得寸进尺,如果守长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毙了你!”小赵怒气冲冲道。
  “你身边的人都是这种性子?”林阳奇怪的看了眼小赵,而后询问郑南天。
  “退开!”郑南天呵斥。
  小赵一愣,旋而退到了一旁。
  “人是你们找的,给我治疗了你们又在这推三阻四的,你们要干什么?”郑南天哼道。
  “守长,我...”小赵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林阳继续为郑南天捏着手脚。
  郑南天依然疼的直哆嗦。
  片刻后,林阳停了下来。
  “小医生,累了吧?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做做样子就可以了,我这病...治不好的,你别白费功夫了。”郑南天虚弱的笑道。
  林阳依然没说话,只是开始一根根的把郑南天手脚上的银针拔了下来。
  当银针取下时,人们能够清楚的看到那没入于体内的银针部位竟是漆黑一片...
  郑南天瞪大了眼。
  “这是...”
  “毒!”
  “毒?”
  “你站起来试试!”林阳淡道。
  郑南天呼吸发紧,人望了眼自己的双手,他缓缓抬起,而后稍稍用力...
  啪啪啪...
  十指握成拳时,竟发出了阵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虽然他的双臂依然是皮包骨,但隐约间,有一股苍劲在里面盘旋。
  “我...我好了?”
  郑南天猛的站了起来,神情呆滞了。
  片刻后,他那呆滞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慢慢变得激动,变得狂喜,变得扭曲,是兴奋到了极致的扭曲!
  “我好了!我好了!我...我真的好了?哈哈哈哈...”
  “守长!”
  旁边的小赵可是担心无比,立刻上前要搀扶郑南天。
  但看郑南天突然抓住小赵的手,而后猛地发力。
  小赵当场呆住了。
  这是...守长的力气?
  可是...守长不是一直是手无缚鸡之力吗?
  小赵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望着那干枯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