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刚从开家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了开家,林阳马不停蹄的朝越家赶去。
  当然,目前他还是单手开车。
  虽然右手在第一时间利用银针稳住了伤势,且涂抹了随身携带的药膏,但他终归不是神仙,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在刹那间恢复,不过两个小时后,手指尽管还未完全愈合,却已是能动能拿东西。
  这就是林阳的医术。
  越家距离开家有段路程,越家不在市内,而是在距离黄涛市两百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
  这个镇叫越家镇,镇上的人都姓越,小镇十分排外,除了入赘越家镇的人,几乎没有几个外来姓氏。
  据说越家镇内有人大肆生产毒,而越家的发迹也跟毒有关,当然,这些只是谣传,无迹可寻,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这里,就是越家。
  小镇附近没什么旅游景点,从这来的人大部分都是路过的旅人。
  已经临近下午,镇子上的学校已经放了学,能看到不少接孩子的豪车在马路上穿梭。
  这些都是越家的人。
  林阳的这辆918在此刻是显得极为的刺眼,不少人都为之瞩目。
  “外地车牌?”
  “路过的吧?”
  一些越家人交头接耳。
  但看这918前进的路线,许多人的脸色都不太自然了。
  因为918的驾驶方向不是国道的方向,反倒是朝镇长那边开去。
  终于。
  哧!
  跑车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大概是收到了电话,别墅的门很快就打开了一名年轻男子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
  “先生有事吗?”
  那年轻男子看了眼这款顶级跑车,不由困惑的望着从车上下来的林阳。
  “越家当家的是谁?让他出来见我吧。”林阳合上车门单刀直入道。
  几人色变
  “你是谁?”年轻男子沉问。
  “林阳。”
  “林阳?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没有,谁啊?”
  “咱们广柳貌似没有谁叫林阳吧?”
  人们面面相觑,全是一头雾水。
  “林先生是从哪来的?”那年轻人也没听过这名字,遂忍不住问。
  “你的问题有点多了,我要见你们当家的,快点叫他来见我吧,实在不行,那我只好自己去见他了。”林阳淡道。
  好不客气!
  几人暗哼一声,恼怒的很。
  “林先生,你有什么事跟我讲就行了,我父亲就是越冬!”年轻男子沉道。
  “哦?那你就是越岩的哥哥越翔了?”林阳眉头一斜,开口说道。
  “是的。”越翔冷道。
  “那我问你,这次去江城对付苏广一家的人,是你越翔跟越岩派去的吗?”林阳开口道。
  越翔等人一愣,瞬间反应了过来。
  “原来你是为苏颜那一家的事过来的?”越翔错愕道。
  “是。”林阳道。
  “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原来是从江城来的家伙!”越翔当即冷笑起来,弄清楚了这个人的底,他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江城可没有什么值得他越家害怕的人物...
  “哟,看不出来从江城过来的家伙还蛮有钱嘛,不过那种地方,再有钱又有什么用?跟我们越家比的了?可笑。”
  “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你叫林阳是吧?我给你个机会,赶紧滚,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几人冷嘲热讽,越翔更是上前一步,瞪着林阳沉道。
  但下一秒,林阳左手猛然抬起,直接掐住了越翔的脖子,朝那紧闭的别墅大门一抛。
  轰隆...
  越翔的身躯直接将大门撞烂。
  “啊?”
  其余几人脸色骇变望着越翔,等他们回过头来,林阳的巴掌也煽了过来。
  啪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不绝于耳。
  不一会儿,这些人的脸便被打成了猪头,当场晕厥。
  几个人随手就被林阳收拾掉了...
  林阳大步流星,朝别墅内走去。
  门外的动静也是惊动了里面越家的人。
  越家当家越冬快步走了出来。
  这是一名穿着唐装的中年人,他双鬓斑白,模样老成,神情十分的严肃,看到被砸烂的大门以及躺在门旁一动不动的越翔,越冬的脸色顿时大变。
  “混蛋!”
  几名越家人大怒,便要冲过去,但被越冬及时的制止了。
  “都给我停下,别乱动!”越冬低喝。
  “是,家主。”
  旁边的人低声道。
  越冬转过眼,望着林阳,脸上没有多少怒意:“阁下是谁?”
  “林阳。”
  越冬一听,也流露出困惑之色。
  显然越家虽然对苏广一家进行报复,但也没有太多的注重,恐怕不只是林阳,连苏颜这个名字越冬多半也没听过,甚至他怕是连这件事情都不知,毕竟对于越家而言,苏广一家简直就是不入流的小角色。
  “林先生为何来我越家闹事?我越家哪里得罪了林先生吗?”越冬平静的问。
  “得罪?你都要杀我全家了,现在还反问我哪里得罪了我?不觉得可笑吗?”林阳轻笑道。
  越冬眉头顿皱,眼里还有困惑掠过。
  他侧首低问了几句,旁边的人大概是猜测到了林阳究竟来自于何处,遂对越冬说明了一下。
  越冬当即恍然。
  “原来林先生是为江城之事而来?”
  “我给你个机会,立刻打电话把江城越家人叫回来,听着,这是你越家唯一的一次机会。”林阳双手后附,闭目等待着越家人的答复。
  越家人是气的拳头紧捏。
  “好嚣张!你知道你是在哪吗小子?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越家镇!”一人怒骂道。
  “走出越家镇?我会让他走不出这栋别墅!”又有人哼道。
  而与此同时,门外也围聚而来不少身影,他们都是越家的人,且是将大门堵死。
  只要越冬一声令下,他们便会直接冲上来,将林阳制服。
  从现场局势来看,林阳已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可他却无比的淡定,双手后附,全然不理前后的人,仿佛周围的人都是空气。
  越冬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能将越家人带领致富,将越家镇经营的这么好,也是有本事的,林阳只身一人跑来问责,如果不是有所依仗,那就说明他是个白痴。
  “都别动手!”
  越冬对着身旁蠢蠢欲动的族人低喝了一句,旋而望着林阳问:“林先生,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当初开家、越家、肖家几个家族的人在张家受了辱,我儿子越岩更是被人抬了回来,如此屈辱,我越家人怎能当做无事发生?不过这终归只是孩子们的打闹,所以我没有过多的追问,今天林先生既然来了这,那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但在此之前,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林先生不先去黄涛市找开家要公道,而是来我越家镇闹事?这是为何?”
  如果林阳是从江城过来,肯定得先路过开家,要问罪也该是去开家,怎么跑他越家来了?
  所以越冬会有如此一问。
  “我刚从开家过来。”林阳却简单的回了一句。
  这话一落,屋子内外的人呼吸全部凝固了。
  越冬也愣在了原地,良久才回过神。
  “你...你刚从黄涛市回来?”
  “是的,开家已经给了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了,现在是你了,等你们越家给了我答复,我再会去拜访肖家、梅家、黄家...”林阳平静道。
  越冬是听的心惊肉跳。
  旁边人也是错愕不已。
  “快,给开家打个电话,问问情况!”越冬忙低声道。
  “好的。”
  旁人退了出去,悄悄拿起电话。
  然而拨了数遍方才接通,当问清楚开家那边的情况时,这名开家人是直接吓得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急忙起身,冲到了越冬身旁,附耳低语。
  越冬瞬间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