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挑战南派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声可是令许多人都惊诧连连。
  现场霎时间没了声息。
  所有人的眼睛在第一时间转移,齐齐朝声源望去。
  却见一名模样俊美至极宛如天神般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一身西装,神情冷峻,眼神十分的凛然,很具有攻击性。
  可这种气势与气质,再加上那无上的颜值,立刻征服了在场许多女性的芳心,甚至连那如仙子般的柳如诗都忍不住多望了几眼。
  四名主考官皆是一愣。
  “你是什么人?”
  宇文默喝道。
  但来人却不答话,只是盯着洪嘉乐道:“洪嘉乐,你可愿意?”
  洪嘉乐早就被这个人的话给惊呆了,人支支吾吾了半天,却是无法回答。
  开玩笑!
  这个人谁啊?
  他凭什么说这种话?这可是南派啊!
  自己只是在质疑南派的公平性,这个人居然直接质疑起南派的医术?他疯了吗?
  洪嘉乐暗吞口水,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至于那些南派成员们早就怒了。
  “你是谁?”
  “来人,把这个捣乱的家伙给我赶出去!”
  “把他轰出去!”
  呼喊声响开。
  南派的成员全部冲了过来。
  但就在他们靠近之际,来人突然一扬手。
  嗖嗖嗖嗖...
  大量如同流星般的光束从他手中飞梭而出,继而精准的扎在每一名南派成员的身上。
  顷刻间,所有南派成员全部不动弹了。
  “银针封穴?”
  这边的柳如诗起身惊呼。
  “什么?银针封穴?”
  “这可是得要气针高阶才能做到啊!”
  “而且瞬间释放这么多银针...这个人是谁?”
  观众席及考生席里响起了错落的惊呼声,那都是年纪颇大的中医发出的声音,他们阅历丰富,自然是听说过这神乎其技的手法。
  而这一手也让那四位主考官意识到了来人的非凡。
  至于洪嘉乐,更是惊愕连连,他小心的望着来人,颤抖的问:“这位先生,你的医术很厉害吗?”
  “至少比这些沽名钓誉的人厉害!”来人面无表情道。
  “那...那您能教我刚才那一招吗?”洪嘉乐再问。
  “可以。”
  “那好!我愿意当你的学生,老师好!”
  洪嘉乐紧张不已,不知道该做什么,就急忙鞠了个躬。
  他加入南派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医,自然不在乎身份。
  “很好!”
  来人点了点头,便没有再去看洪嘉乐,而是朝那四名主考官望去。
  “这位朋友,你是谁?为何来我南派闹事?”宇文默沉声说道。
  此人既然有这样的手段,那应该是有些来头,所以宇文默也不敢乱来。
  “我可不是来闹事的。”来人淡道。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旁边的金顶沉问。
  “挑战!”
  来人面无表情的吐出这两个字。
  这话一落,全场人呼吸瞬间凝固了。
  “从现在起,我将要挑战你们南派的所有人,医术也好,针术也好...你们最好把龙手请来吧。”来人再道。
  许多人的大脑颤抖了起来。
  观众席到主考官,全部傻了眼。
  谁能想到,在这医王大会上,居然有人跑来挑战南派的医术?
  这个人的脑袋是不正常吗?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吗?
  碧闲眉头皱起。
  “这个人该不会是北派的人吧?”
  “可北派没见过这个人啊!”李子云道。
  “现在怎么办?”金顶小心问。
  “哼,还能怎么办?他要斗医,那就跟他斗吧,今天这么多人在这,不能丢了脸面,至于院长那边,派人去通知一下,顺便调查调查这个人的身份,不管他是谁,既然要在这里打我南派的脸,那就一定不能让他好过!”碧闲恼道。
  “好!”金顶点头,便对着身旁的南派成员交代了下去。
  一名南派成员立刻跑了下去。
  “因考核出现意外,医王大会暂时中止!”宇文默开口道。
  现场再是哗然声不断。
  但这个人已经跑到这来了,如果南派拒绝了,只会沦为笑柄,南派最在乎的就是名誉,所以他们是不可能拒绝这个人的斗医要求的。
  “请所有无关紧要的人员暂时离开这里吧。”李子云喊道。
  人们起身,欲离开会场。
  “且慢!”
  这时,来人再喊了一声。
  人们停了下来。
  宇文默四人望着那人。
  却听那人淡淡说道:“所有人留下,我今日来是要当众击败南派的医术,所以你们留在这当见证好了!”
  “你说什么?”碧闲眼神狰狞。
  “难道你们不敢吗?”来人反问。
  “怎么可能?留就留!”碧闲怒道。
  席位上的人们是激动不已。
  这等医术对决,他们既然能够亲眼见证,相信无论是对谁而言,那都是极为宝贵的机会。
  “看样子此次南派之行会有意外收获呢!”柳如诗面带微笑的说道。
  “是啊,没想到半路杀出这么一个人来,但他似乎对南派不太了解吧?南派可不是他能挑战的,且看这个人对付的了南派的几个人吧!”旁边的南行哼声道。
  人们再度落座。
  现场的氛围比之前还要火热。
  宇文默几人是怒气冲冲,那些南派成员们也是咬牙切齿。
  还从来没有人敢挑战南派!
  “你说吧,你想怎么比?比什么?我们都依你!”宇文默冷道。
  “既然是斗医,自然是比医人,那边病人席上坐了一百个病人,我们各分五十,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治好他们,谁就算赢。”林阳淡道。
  “还真是简单啊!”
  金顶嗤笑出声。
  “先说说看吧,你如果输了,该怎么办?”李子云淡道。
  “你们说吧。”
  “我要你跪在我们南派大门前十天!然后在我南派扫地一年,不过分吧?”李子云道。
  其余三人点头,这个条件不算过分,如果提太过分的要求,别人又会以为南派仗势欺人,这个条件足以保住南派的颜面,也能彰显南派的威严。
  但来人却连连摇头。
  “那样太没意思了,我们赌的更大一些吧!”
  这话一落,几人心脏骤沉。
  “大一些?你是指什么?”
  “如果你们谁输了,我就废了谁的医术,我会拿我的银针搅乱你们的手筋脉络,让你们的手变得如同得了帕金森一样,无法再施针,无法再抓药,这辈子都不能行医,如何?”来人淡道。
  “什么?”
  无数人倒抽凉气。
  “那如果你输了呢?”宇文默立问。
  “我死!”
  来人淡淡吐出两个字来。
  霎时间,会场又没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