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百六十四章 不得公道,便踏平!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剑王都站出来护应破浪...这应破浪究竟是何方神圣!
  要知道,剑王可是连文末心的面子都能不给的,却是要为这应破浪出面...
  一些不知应破浪身份的宾客们都惊了。
  林阳却是浑然不理。
  在他看来,挡他的人,便是他的敌人。
  他反手朝那木剑狠狠锤了过去。
  然而那木剑却猛地一震,一股巧劲从上面传来,林阳也不懂武功,硬生生的被这股巧劲给震退开来。
  众人双眼顿亮。
  “小儿,你还要动手?当真是不识好歹!”剑王似乎有些不悦了,独自吞了口酒,冷冷说道。
  “林神医,看见了没?连剑王都护我,那你拿什么跟我斗?我不知道你跟洛芊是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不要为了个女人而葬送了你的前程!”
  说完,应破浪将手中的酒杯倒下,把里面的酒水浇洒在了鞋子上,淡淡的说:“别人都敬你,因为你医术高明,可在我眼里你却狗屁不是,林神医,我给你个机会,你只要爬过来,把我鞋子上的酒水舔干净,我就放你一马,如何?”
  话音落下时,阻拦在林阳面前的人自动让开。
  甚至连那剑王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吃喝起来。
  林阳安静的注视着这一切,他也总算是知道为何洛芊极力要自己离开,也终于是明白为何这些人这般怕崇宗教了。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不能用自己以前所接触的那些人来比。
  在这一刻,所比拼的绝不单纯只是能量。
  “有意思,有意思...”
  林阳笑了开来。
  那笑容中尽是残忍。
  周围的人都流露出费解之色。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林神医该不会是受到了刺激,脑袋不正常了吧?”
  “有可能噢...毕竟那一位可是连剑王老先生都愿意出面的,林神医虽然年少有为,可要与那一位比,相差的还是太多了...”
  宾客们小声议论着。
  这边的文海面带微笑,冲着林阳道:“林神医,您没听到应少的话吗?您还不照做?这是您唯一一次机会哦。”
  “是啊林神医,赶紧吧!”旁边一崇宗教的长老道。
  “若是失去了这次机会,我们崇宗教也帮不了你了!”又一长老道。
  “林神医,你还年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些吧。”
  “林神医?”
  ...
  劝说的人越来越多。
  但林阳却是再摇摇头:“看样子我这一次该算账的人,不只这个姓应的一个了。”
  何其狂妄!
  “大胆!”
  “姓林的!你好放肆!”
  “呵,应少都给你机会了,你还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们了!”文海也恼了,直接挥开手来。
  周围崇宗教的人再度朝林阳围去。
  不仅是弟子。
  这一次...连长老都介入了!
  “年轻人该多经历些历练,多吃些苦头,林神医天赋不错,可缺乏磨炼,这一次我崇宗教就帮帮他吧。”文末心淡道:“把林神医摁下,让他趴在应少面前,如何处置,应少决定吧。”
  “是,教主!”
  四周人呼喊。
  林阳闻声,眯眼而笑。
  周围人或是冷笑连连,或是摇头叹息,各种表情的都有。
  “师父,这...”火烈的徒弟急了。
  但火烈大师无济于事啊,只能在一旁干瞪眼。
  尚武馆处是哈哈大笑,霍傲连连拍手,席留香讥笑不已。
  “林神医?呵,林神医又如何?今儿个还不是得乖乖的跪在这里?”席留香冷笑道。
  “不错,人若狂傲,空有一身本事又如何?”霍建国连连摇头,淡笑不已。
  他先前得知林阳的身份时是无比的懊悔,毕竟那可是江城林神医啊,倘若霍尚武知道他的罪了林神医,那不得把他轰出尚武馆?现在林神医跟崇宗教对上了,霍尚武还会怪罪他跟林神医闹矛盾吗?
  现在霍建国是巴不得林阳赶紧死。
  崇宗教的人纷纷走来,将其团团围住,这个时候林阳就算想逃也来不及了。
  “动手!”文海淡笑说道。
  但就在这时,一个脆亮的嗓音冒出。
  “等一下!”
  这声音坠地,人们纷纷朝声源望去。
  却见一个倩影有些踉跄的走上前来。
  “柳如诗小姐?”有人认出了来人。
  “那就是说...药王前辈也来了?”
  惊呼声再起。
  人们纷纷朝门口看去,却见那老妪拖着佝偻的身躯行来。
  这人一出,明雨跟文末心都站了起来。
  “药王前辈都来了?”
  “药王前辈!”
  “药王前辈,您居然来参加小儿的婚礼,真是叫我崇宗教蓬荜生辉啊!来,请上座!”文末心面带微笑的走上前,要搀扶药王。
  但....药王却摇了摇头,平静说道:“实不相瞒,老身本是来参加文海的婚礼,但林神医站在了这,那恐怕老身就只能在一旁观望了!必要时,老身还是会站在林神医那边,请见谅。”
  “什么?”
  现场哗然。
  “林神医,莫要这般,你快些跟我走,姥姥会护你周全的,不要再跟他们斗了!”柳如诗小手轻轻的拉住林阳的衣袖,低声说道。
  她的言语轻淡如水,但隐藏于那言语中的焦急却是能够聆听的出。
  “柳小姐?咱们也算是见面多次了?谢谢你的好意,但今日林阳来了,不是跑这里吓唬人的!”
  林阳平静的说道,继而抬手一挥。
  嗖嗖嗖嗖...
  大量银针从他的腰间针袋里飞出,继而朝他的双臂双足刺去。
  顷刻间,一股气流从他体内溢出,撩动着他的头发与衣服。
  人们呼吸一紧,却听他闭目平静道:“我来这,若不得公道,便要将此地踏平!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