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两百七十三章 你不配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文海懵了。
  他哪想过应破浪会说这样的话。
  看着文海呆若木鸡的样子,应破浪嘴角淡扬,摇了摇头又拍拍文海道:“兄弟,别担心了,你爹这我还是会帮忙的,毕竟我就算不出手,那林神医解决了你爹,也依然会找我的麻烦,所以这不仅是在帮你爹,也是在帮我自己。”
  文海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也不敢吭声,只能再度挤出笑容连连道谢。
  应破浪转过身,朝那边的林阳扫了一眼,便淡淡开口:“林神医,停下吧。”
  这边的林阳掐着文末心,面无表情的看着应破浪。
  “不要再闹了,停下,听我的。”应破浪淡淡的说。
  那眼中显露出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与不容否定。
  仿佛他觉得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可在林阳看来,应破浪的每一句话都是笑话。
  “停下?听你的?你是谁?你算什么?”林阳淡淡的说。
  一连四问,应破浪的眼立刻眯了起来。
  “你...说什么?”他淡淡的问。
  “大胆!”
  “放肆!”
  一些崇宗教的长老勃然大怒。
  明雨也皱起了眉头,沉声喝道:“林神医!不可否认你的实力的确令人惊讶,医武造诣也很是让人不敢相信,但我要告诉你,站在你面前的可不是什么随便之人,你要是招惹了他,性质之严重,可是比你今天在这犯下的事要严重的多,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不要把自己逼上绝路。”
  明雨的表情很严肃,看模样不似在开玩笑。
  林阳岂能不知这应破浪的背景非凡?
  但他又岂会因为这个而收缩手脚?
  更何况...这些人至始至终都不知他的能耐。
  林家他尚且无惧,且欲扳倒,一个应破浪又有何可虑?
  他摇了摇头,淡淡的问:“那么应少爷,你打算要我怎么样?”
  “放了文末心吧!然后过来,敬我一杯酒,今日之事我当没发生,看你也有些本事,以后跟我,我会让你大放光彩的。”应破浪淡笑道。
  周围人闻声,惊叹连连,感慨万千。
  “应少看样子很赏识这个林神医啊!”
  “有一说一,这林神医的天赋的确不简单!好好栽培,将来定是人物。”
  “应少也是打算培养自己的势力吧!”
  一些人暗暗议论。
  明雨等人则齐齐盯着林阳看,等待着他的答复。
  尤其是文海。
  若是林阳答应了,成了应少的人,那他再想报复林阳只会成为奢望。
  文海尤为不甘!
  他是想要让应少出手去除林阳,但不曾想应少至始至终都没有把他崇宗教考虑在内,只想着如何让利益最大化。
  严格来讲,这次崇宗教的无妄之灾也是应破浪所造成的,应破浪却浑然不理崇宗教的死活!
  文海紧捏着拳头,但却不敢做声,只能在一旁看着。
  只是...
  林阳的回答,却是让所有人的思绪都给中断了。
  “那我朋友的事情怎么办?”
  这一言坠地,连应破浪都皱起了眉头。
  “傻子,你在说什么呐?应少好心要你帮他办事,带你飞黄腾达,你不赶紧去谢应少,还问这种有的没得?你是不是脑袋坏了?”一名长老冷哼道。
  “就是,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得到应少的赏识?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还得感谢你朋友,如果不是她,你以为你能被应少看中?这个时候了你还考虑其他的?快点过去给应少敬酒啊。”
  “对,快去敬酒啊!”
  “你这白痴在想什么呢?”
  “还不快些去敬酒?”
  四周传来各种声音,都是逼迫着林阳的言语。
  在他们看来,林阳妥协是实实在在的事情,也是最好选择。
  毕竟连剑王这样的传奇都站在了应破浪的那一头,区区一个后起之秀林神医,算什么东西?
  应破浪也淡淡而笑,等待着林阳的答复。
  他相信,但凡脑袋正常点的人都会答应。
  因为跟着他,便意味着数之不尽的机遇,无法估量的财富与权力!
  这是许多人都梦寐以求的。
  而这些,也只有他能给...
  可是...面对四周人的言语行径,林阳并没有搭理,反倒是再盯着应破浪,平静的问:“我说应少爷,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我问你,我朋友的事情!该怎么解决?”
  这一言坠地,周围的劝说声瞬间消失了。
  应破浪脸上那一抹淡然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起来。
  “林神医...”那边的风烈大师忙是上前,喊了一声。
  他本也想劝,可话到了嘴边,却是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痴儿啊!痴儿!”
  药王连连摇头,叹息不已。
  柳如诗紧咬着樱唇,安静的注视着林阳。
  现场氛围尤为古怪。
  恐怕没有人能猜到,到了这种地步,林阳还敢问出这样愚蠢的话来...
  应破浪也不生气,只平静的注视着林阳,淡问:“那么...依照你的意思,你想如何?”
  “那太简单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你把你的手放在地上,让我踩,然后我再敲断你的腿,这样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敬你一杯酒,跟你尽释前嫌!”林阳说道。
  嘶!!
  无数人倒抽凉气。
  “他...他还真敢说啊...”霍傲舌头都在打结。
  “完了!这个林神医完了!哈哈...”旁边的席留香连连拍手。
  其余人神情也是无比的震愕。
  应少却是不由的笑开了。
  “哈哈,林神医,有个性!不错!不错,很讲义气,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想着这个事,你朋友很庆幸认识你吧?不过...我想问你一句...你觉得我这样做了,你还有资格给我敬酒吗?”应破浪眯着眼问。
  “没有吗?”
  “你一直都没有,我说你有,你才会有!”应破浪淡笑道。
  “只可惜我不会敬,也不可能敬,因为你不配!?”
  “那你的意思是...你拒绝?”
  “对,我拒绝!”
  林阳淡淡的说道,继而捏起一根银针,直接刺在了文末心的身上。
  “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