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下血书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奇药房主领着冯石及一众天才火急火燎的朝大门口赶。
  而此刻,大门口是人山人海,人头攒动,连大部分讲师们都到了。
  现场呜呜泱泱,沸腾一片。
  各种谩骂声与嘲笑声乍起。
  “哟?玄医派的杂种们来了!”
  “你们不是刚刚把农阳花买走了吗?还不快点滚回去熬药?要是晚了,农阳花的药效发挥不出来,你们那几十个亿可就打水漂了!”
  “不知好歹的东西,跟我们奇药房作对?你们也配?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哈哈哈哈哈....”
  讥笑不断。
  面对这些学生的嘲弄,那些奇药房的讲师们个个是笑而不语,也不阻拦,听之任之。
  玄医派人气的浑身发抖。
  “房主来了,副房主来了!”
  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现场安静了几分。
  随后,人群自行裂开,奇药房主一行人走到大门前。
  大门内外立着不少玄医派人。
  地上还有大量担架,这些担架整齐摆放,每一个担架上都躺着名手脚筋断裂的人。
  这些正是奇药房伤过的人。
  林阳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的中间,闭着双目,像是在养神。
  奇药房主行至人群的前头,上下打量了林阳一圈,淡淡开腔道:“林神医?咱们算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果然如传闻那般,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呐!”
  “直入主题吧,不要浪费大家时间。”林阳打开了眼:“荷灵花呢?”
  “荷灵花?”
  奇药房主眉头暗皱,旋而舒展开来,笑道:“是啊,林神医说给我们一日时间交出荷灵花,若是没交,林神医可是要灭我们奇药房的,但不知林神医打算如何灭了我们啊?”
  这话一落,现场瞬间爆发出哄堂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
  笑声震天,仿佛能够传到百里之外。
  玄医派的人个个涨红了脸,憋不出话。
  “账一笔一笔算吧,你也看到了,我这些人应该都是你的人所伤吧?你打算如何给我交代?”林阳再问。
  “我们奇药房都要被你们灭了,你们还问我们要交代?难道一个奇药房还不够给你们交代吗?”这边的周讲师忍不住笑出声。
  “而且这些人跟我们奇药房有什么关系?你是说他们是我奇药房伤的?那敢问林神医是否有证据?空口白牙,莫要血口喷人啊。”冯石嘴角上扬,笑眯眯道。
  “你们...”
  “可恶,明明就是你们叫人动的手,还死不承认!”
  “无耻!”
  玄医派不少人是咬牙切齿,胸肺都要炸了。
  “一群废物,没本事就少在这里逼逼唠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子就是废了你们手筋脚筋又怎样?有本事你们也废过来啊!”一名天才按奈不住了,直接瞪着玄医派的人叫骂。
  “你...”
  “曼荣,不要没大没小,林神医好歹也是你们的前辈,得懂些礼数,不要像一些刚成立的新学派,不知规矩,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明白吗?”奇药房主淡淡说道。
  “是,房主!”那叫曼荣的天才笑了笑,立刻点头。
  这番话像是在劝解曼荣,可实际却是把林阳及玄医派的人狠狠嘲讽了一番。
  许多奇药房的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现场氛围也尤为的愉悦。
  冯石一众盯着林阳笑而不语。
  奇药房主也不再发声了,似是在等林阳出手。
  林阳重新闭起了眼,深吸了口气。
  三秒后,他打开眼盯着房主:“我现在只问你两个问题!你能否如实给我个答复?”
  “你说。”奇药房主淡笑。
  “第一!”林阳伸出一根手指:“我这些学生的伤,你们奇药房愿不愿意负责?”
  “你得证明他们的伤的确与我们有关。”奇药房主摇头。
  “你只需要回答愿意或不愿意,我不关心他们的伤究竟是谁造成的。”林阳道。
  “那自然是不愿意。”
  “好,第二个问题,你们奇药房,愿不愿意给我一朵荷灵花?”林阳再问。
  “我奇药房从不欠你荷灵花!”
  “也就是说,你们不愿意,对吗?”
  “当然。”奇药房主毫不犹豫道。
  林阳沉默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显得尤为的平静。
  “林神医,你还有其他的事吗?没有的话,就请你带着你的人赶紧回去吧,你已经影响到我们奇药房的正常秩序了。”奇药房主再度说道。
  “是啊林神医,本药房刚刚得到一笔巨资,刚刚已经订了一大批药草,现在运送药草的车正在往这开呢,你如果再不快点把这些人抬走,恐怕到时候司机来了,一个不注意,怕是要出人命啊。”冯石微笑道。
  “哈哈哈...”
  现场再度爆发出哄堂大笑声。
  “滚吧!”
  “臭狗们,滚回你们的狗窝去!”
  “这是你们待的地方?快滚!一群杂种!”
  “脑瘫废物,赶紧死回去吧!”
  奇药房的学生们纷纷叫骂呼喊。
  现场沸腾。
  谩骂不断。
  玄医派的人一个个是涨红了脸,情绪激动,有人还上几句嘴,但架不住奇药房人多,他们的还击是显得有气无力。
  “林老师,要不...我们回去吧?”一名玄医派的讲师忍不住上前小心道。
  为今之计,离去还能保存住几分颜面,继续留下来,无疑是自取其辱啊!
  然而林阳却没有后退,更不说离开,反倒是从怀里一掏,取出了一张纸来,而那纸张上,布满了用血写的字。
  看到这张纸,所有人的呼吸顿时凝固,四周的叫骂声也小去了无数。
  奇药房主眉头也不由一凝。
  却是听林阳面无表情道:“奇药房主,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血书,当初我向你下挑战时写的血书!不过,你爽约了。”奇药房主淡道。
  “是啊,这血书作废了!”
  说罢,林阳将血书当众撕毁。
  人们皆是一头雾水,不知林阳要干什么。
  然而这时,他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白纸,咬破了手指,直接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四周之人错愕不已。
  片刻后,林阳抬起了手指,将那张新的血书抬起,面无表情道:“今日,我再下一血书,以我整个玄医派学院为代价,向你!奇药房主!发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