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是谁指使的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咔嚓!
  屋子的门被合了上去。
  被拷着的的肇事司机李南马上抬起了头。
  他满脸胡渣,人显得十分颓废,精神状态并不好,且也十分的紧张。
  看见林阳跟徐天走了进来,李南当即一愣,旋而忙问:“你们是什么人?张巡捕呢?”
  “他在外面,我们是受害者那边的,过来是想跟你谈谈。”林阳平静的说道。
  “我承认,我喝酒开车不对,我也很后悔,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坐牢也好,赔钱也好,我都认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李南底下了头,一副自责的样子。
  “为什么中午喝酒?”林阳淡问。
  李南张了张嘴,低声道:“心情不太好。”
  “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我的私事...先生...”
  “李南,如果你想争取从轻处理,最好乖乖配合我们林董,我们林董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旁边的徐天一拍桌子怒喝。
  李南吓了一跳,看了眼徐天,又望了望林阳,犹豫了下,才低声道:“我这个人...喜欢赌,然后...然后最近输的有点多,心情就...就不太好了...”
  “就因为这个,你大中午的喝酒?然后还开车?”
  “那是因为我着急回去,我女儿好像生病了...”李南说道。
  “是吗?”林阳沉默了,似乎是在思绪着什么。
  这时,徐天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继而朝林阳望去。
  林阳点头。
  徐天立刻拿着手机走出了屋子。
  大概过了一分钟后,徐天折返回来,并在林阳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林阳默默的点了点头,片刻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侧首道:“人呢?”
  “在家里,不过没有发烧,很健康。”徐天低声道。
  “哦?”林阳眼里掠过一抹异光,低声道:“先带过来,让咱们的李南先生看看吧,他毕竟很关心他的女儿。”
  “是。”徐天点头,便又走了出去。
  李南一听,神情紧张了起来,一把站起,盯着林阳道:“你刚刚说什么?你要带什么来给我看?什么女儿?难道你是说我的女儿?”
  “是的。”
  林阳大方的承认了:“你这都出了事,我想你女儿肯定会很担心,就带你女儿过来看看吧。”
  “你...”李南急了,双眼瞬间通红起来,怒吼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女儿发烧了,很严重,马上送我女儿去医院!不准把她带到这里来!”
  “为什么?怕你女儿看到你这副模样吗?”林阳冷哼。
  李南紧捏着手,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你肯定很恨我,肯定对我有很大的怨言,但是事情已经发生,而且我已经认罪了,该承担我都会承担,你何必要跟我过不去?如果你心里头还很气,那你打我,好不好?揍我两拳行吗?只要你愿意,你让我怎样都行,但我希望你不要把我女儿带到这里来,她才六岁,我不想让她看到她父亲戴手铐的样子!”
  说着说着,李南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既然你这样想,那你就把事情告诉我吧。”林阳淡淡说道。
  “我说的真的是实话,我就是因为输了钱,心情不好多喝了点酒,然后得知女儿发烧了急着回去,才出了这档子事,我真的一个字都没有骗你们!”李南情绪激动了起来,一张脸突然通红无比,连身子都忍不住颤抖。
  “嗯?”
  林阳眉头一皱,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把摁住李南的胳膊,给他号了下脉。
  “致幻剂?”
  林阳愕然,立刻取出一根银针,刺在了李南的太阳穴上。
  顷刻间,李南安静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的脉象絮乱,气血翻涌,种种症状表明,你服用了致幻剂!这是怎么回事?”林阳沉问。
  “致幻剂?那是什么?我没吃啊...”李南困惑的问。
  “你有没有吸过毒?”
  “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喝点酒,打打牌,其他的我可啥都没干啊。”
  “如果你没有的话,那就是有谁偷偷让你吃了致幻剂...”林阳摸了摸下巴,突然问道:“你这酒...就你一个人喝吗?有谁陪你喝的吗?”
  这话一落,李南愣了,思绪了下,才说道:“不是,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今天是去找他借钱,他给了我五千块,然后安慰了下我,还请我喝酒,我心情不太好,就跟他喝了半斤白酒!话说回来,他那酒真不错,我平日里顶多二两的量,今儿中午居然能喝这么多,他跟我讲,这酒不上头,恰好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女儿发烧了,要我赶紧回去,我就急急忙忙出了门,起初我是不打算开车回去的,但我那朋友说中午一般不会抓酒驾,而且这酒也不醉人,劝我开车回去,我就...就...”
  说到这儿,李南已经没了声音。
  但林阳已是知晓了一切。
  “你朋友在哪?”林阳沉问。
  “江...江川大道...”
  “详细地址!”林阳严肃喝道。
  “江川大道A区三栋1单元105户...”李南忙道。
  林阳闻声,立刻取出手机,给徐天打了电话。
  “林董。”
  “不用去找他女儿了,马上去江川大道把李南的朋友带过来,速度要快!”
  “好!”
  徐天点头,立刻查了下江川大道周围的公司人员,给他们发了消息。
  很快,李南的朋友柳牧被带了过来。
  “谁指使的?”
  林阳淡问。
  “什么?你说什么啊?还有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凭什么抓我啊?巡捕!巡捕!打人了!!”那叫柳牧的人大喊大叫,不断挣扎。
  林阳挥了挥手:“拖下去,先把四肢砍了,然后剁碎了喂狗!”
  “是,林先生!”徐天没有任何犹豫,再是挥手,便要把这人带出巡捕房。
  柳牧一听,骇然色变,急忙喊道:“住...住手!”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是谁指使的?”林阳冰冷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