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五百六十七章 强词夺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满姗一愣,不解的看着他:“你啥意思啊?”
  “我叫你下车!”林阳冷冽道。
  “你...你敢叫我下车?林阳!你好大的胆子!我是你伯母!你要把我赶下车?你信不信我叫你岳母来教训你?”刘满姗急了,指着林阳连连叫喊。
  “你就算是叫天王老子来也没用,下车!”林阳怒喝。
  他已经无法忍受这些家伙在自己耳边嗡嗡直叫了!
  自己好心过来帮忙,还得遭受刘满姗这一路的逼逼唠唠,她又不是自己的谁,何必要给她好脸色看?
  “你...”刘满姗气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一张脸通红至极。
  旁边的苏妤见状,急忙挤出笑脸,连忙道:“姐夫,你就别跟我妈一般见识了,她嘴巴就是这么损,抱歉抱歉...妈,你快点给姐夫道歉啊!”
  “你说什么?”刘满姗声音都提高八度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尖叫道:“你让我去给他道歉?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告诉你,休想!!”
  “可是,妈,是姐夫好心过来帮我,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还总是这样说姐夫,姐夫自然会生气,你怎么连一点礼貌都不懂?你...你怎么这个样子?”苏妤也急了,说着说着,人都喘了起来。
  “可以啊,丫头,你都敢教训你妈了?翅膀硬了?你们这是要造反了?”刘满姗情绪激动了起来,指着苏妤的鼻尖大骂。
  “妈!”苏妤都快哭了,也不知说什么好,情急之下,只能叹息道:“姐夫,要不我跟我妈打车去吧,你先去巡捕房等我们吧...”
  “也好!”林阳冷冷的点了点头。
  “打车?打什么车?我们家哪还有钱打车?一屁股债在那,哪有钱?”刘满姗连忙叫喊。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走路过去吧。”苏妤道。
  “走什么路?这么远走到巡捕下班也走不到!我不走!”刘满姗双手交叉于胸口,冷哼道。
  “妈,那你到底想怎样?要不女儿背你过去?”苏妤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就她这九十来斤的身板,要背刘满姗这起码一百三的身躯,怕是走不了几步。
  “我...我就坐这车去!”
  “那你就不要再说姐夫了好吗?我们现在是有求于别人,不是别人欠我们的,你态度能好点吗?”苏妤无奈道。
  刘满姗闻声,也知道当下不是她撒泼的时候,只能很不情愿的哼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妈...”苏妤再是唤了一声,想让刘满姗好好跟林阳道个歉。
  但林阳是懒得跟刘满姗浪费时间了,便沉声道:“小妤,算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巡捕房吧,你系好安全带!”
  “这...实在对不起,姐夫...”苏妤满是歉意道。
  “没事。”
  林阳淡道,便转过头重新点火踩油门。
  “神气个什么?拿了别人小颜的钱买了部车,有什么了不起的?”刘满姗嘀咕道。
  虽然刘满姗说的很小声,但林阳还是听到了,但终归还是没说话。
  路上,刘满姗尤为不悦,掏出手机给张晴雨发了个微信:“你啥时候给你女婿买了辆车啊?”
  很快,张晴雨回了信息:
  “什么车?我没给他买啊!”
  “那他这辆帕萨特是谁的?”刘满姗立刻奇怪的问。
  “帕萨特?反正不是我家的,要么是偷的,要么是借的,我家钱有多吗?还给他这废物买车?给他买个自行车我都觉得是浪费。”张晴雨的语气依然是那么不善。
  刘满姗笑出了声:“那多半是借的,这个废物,还在我面前神气起来了,呵,装什么装呢...”
  她把微信一关,瞪着林阳冷笑了几下。
  不多会儿,车子停在了巡捕房的门口。
  “你们先进去啊,我去上个厕所!”刘满姗冲着苏妤笑道。
  “行,妈,你快些进来。”
  苏妤点头,便跟林阳进走了进去。
  见二人入了局子,刘满姗的脸上立刻浮现起阵阵恼怒之色。
  她直接走到了林阳的车前,对着车头狠狠踹了下去。
  “你这狗东西,居然还敢跟我叫板!混蛋!王八羔子!”
  刘满姗边踹边骂。
  虽然她的力气算不上大,但体重在那,两脚子下去,加上穿着高跟鞋,帕萨特的车头立刻出现了凹痕。
  “呼!舒服了,呵呵,这下子等你这条废狗把车还回去时还要怎么交代!这也得花个千把块吧?看你这废狗有没有钱去修!”刘满姗冷笑道,便转身进了局子。
  而此刻,林阳跟苏妤被一名巡捕带到了旁边的咨询室。
  询问一番,才知道这名凶手是某安保公司的员工。
  当然,追债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目前巡捕这边已经跟那家安保公司取得联系,并且协商赔偿与对方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既然凶手已经被逮捕归案了,自然是该怎么赔怎么赔,该怎么判怎么判,苏妤肯定是没用任何异议。
  至于对方那份合同,也不当数,被裁定为归还本金即可,毕竟三天翻一倍的利息,这简直是太离谱,已经属于欺诈敲诈性质了。
  对于巡捕的这份判定,苏妤很是满意,现在就等对方的人过来交涉。
  很快,对方来了人。
  是一位律师。
  据巡捕了解,这家安保公司规模不小,虽然不在江城,但业务范围已经开展到了这里。
  “你就是苏小姐吧?你好,我是幽幽安保公司的律师代表,我姓连,你好!”律师对苏妤伸出了手。
  “幽幽安保公司?”苏妤与林阳皆是一愣。
  好古怪的名字。
  “你好。”苏妤点头。
  “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了解过了,发生这种事情,双方都不愉快,你放心,我们该尽的义务,我们一定会尽的,我们会即刻开除那名违规人员,并且追究他相应的责任,而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们也会给令尊一份赔偿!”
  连律师说道,便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苏妤。
  苏妤看了些许,旋而脸色一变:“你们什么意思?只赔偿两万?我父亲的治疗费可是要上十万啊!”
  “苏小姐,我说了,这是人道主义赔偿。”连律师摇头道。
  “什么人道主义赔偿?不是你们公司负全部责任吗?”苏妤愣了。
  “不不不,苏小姐,你似乎搞错了这一点,我得声明一下,犯罪人贾进并不是在工作时间犯案,他们当时已经是下班了,所以他们当初并不代表我们公司,而且他们与令尊的事件并不是一场所谓的讨债案,只是一场聚众斗殴案,他们与你父亲发生口角,这个事,实际与我们公司是没关系的。”连律师道。
  苏妤瞳孔顿缩:“什...什么?”
  林阳也凝起了眼。
  “你们这是在强词夺理!你们...你们耍无赖!”苏妤情绪激动了起来,立刻叫喊道。
  “苏小姐,请你冷静点,我们这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的程序走的,如果你对我们有任何问题或者不满,可以随时给我们发律师函。”连律师平静道。
  “你...”苏妤气的浑身直颤,但她还是冷静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家现在这个样子,别说是跟这么大一个安保公司打官司,哪怕是跟一个正常人家打官司也打不起。
  她家已经快家徒四壁了...
  “行,既然这样,那无所谓,反正总有一个人要承担责任!”苏妤紧咬着银牙说道。
  她现在只是想找个责任人拿些赔偿,好交到医院给苏泰治疗。
  毕竟这笔医药费,她已经掏不出了。
  “苏小姐,您是想让贾进对您父亲进行赔偿吗?”连律师问。
  “就是他捅伤了我父亲,不叫他赔偿那叫谁赔?”苏妤怒问。
  然而连律师却是再度摇了摇头,随后取出一个文件袋,从里头翻出个小本子,推到了苏妤的面前。
  苏妤呼吸一颤。
  “这...这是....”
  “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证!”
  “谁...的?”
  “就是捅伤你父亲的凶手贾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