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五百八十章 那我来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瞧见这一幕,小翠脸色骇变,俏脸煞白无比,整个人瑟瑟发抖。
  林阳眉头也皱了起来:“这是干什么?他们不是同门吗?都是忘忧岛人,为何下手如此之狠?那个弟子四肢的骨头应该都碎了,这是把对方彻底废掉啊!”
  “林先生,你是不知道,那是内岛跟外岛弟子之间的恩怨...”小翠嗫嚅了下唇,低声说道。
  “内岛跟外岛?这个外岛我知道,是从岛外进来的弟子吧?那这内岛...是何意?”林阳问。
  “内岛就是岛上之人的子嗣,不仅仅是岛主血家的子嗣,还有那些长老、元老、执事等等的子嗣后代...他们从小就在岛上生活,对岛外的人十分排斥,认为外岛之人抢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练功资源,所以才有这样的矛盾,当然,矛盾点也不只是局限于此,还有很多原因,总之内外岛弟子之争是很复杂的,除非是上面介入,否则是遏制不了的...”小翠低声道。
  “原来如此。”林阳恍然点头。
  按理来讲,小翠也属于外岛弟子。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如果是这样,那些被忘忧岛从外面带进来的天资卓绝的人,之所以武功没练成,倒是非死即伤,会不会是因为陷入了外岛跟内岛弟子的纷争当中?
  想到这,林阳倒是有些担心梁玄媚了....
  “听着,以后每周一,你们才能进这地字号练武场,其余时间,你们就老老实实呆在你们的院子里修炼吧,至于天字号练武场,我不许你们踏入半分,否则你们进一次,我打一次!我跟我的这些师弟师妹们下手不知道轻重,一旦有什么骨折瘫痪,那就不好意思了,听明白了吗?”那叫张子祥的人嘴角上扬,微笑说道。
  “你...”
  外岛弟子们是敢怒不敢言,一个个牙齿都要被咬碎了。
  但他们实力不如这些人,真要斗起来,根本不是对手。
  “张子祥!你好威风啊!”
  这时,一个冷冽的喝声响起。
  张子祥微微一愣,着目望去,却是见一名穿着红色武服的年轻女子快步走来。
  女子生的极为精致妩媚,黛眉远山,唇红齿白,身材凹凸有致,窈窕玲珑,活脱脱的一个大美人,尤其是她的双腿,因为练功的缘故,极为的匀称有形,没有一丁点的赘肉。
  女子一出现,张子祥的眼里立刻掠过阵阵邪气。
  但他却不慌张,反倒是嘴角一扬,笑了开来:“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鸢女师妹啊,师妹,听说你外出执行任务,月余未归,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师兄可是想死你了!”
  “张子祥,我迟早会把你那张嘴给撕烂!”叫鸢女的女子冰冷说道,随后上前检查了下地上那两名弟子的伤势,当察觉到一名弟子的四肢全废时,她的俏脸异常的森冷。
  “你...好狠!”
  “哈哈哈,鸢女师妹,你天赋不错,何必要跟这些废物一起?我们内岛已经向你抛出橄榄枝了,只要你点头,加入我们内岛,这岛上资源还不是任由你选择?”张子祥笑道。
  “练功的资源都是岛主提供的,并不是你们的,你们霸占练功资源,我一定会在岛主面前好好告你们一状!”
  “鸢女师妹,你也太天真了,如果告状真的有用,你觉得你们外岛弟子还会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张子祥笑道。
  鸢女咬牙切齿,但没吭声,只沉声道:“马上把他们送去治疗。”
  “是。”
  旁边的师弟们立刻说道。
  但要搬动这二人时,却是使不上劲,原来众人都受了伤。
  “小翠,还有那个谁,过来帮忙!”
  鸢女似乎是注意到了站在这里的小翠及林阳,立刻喊道。
  “啊?这...鸢女师姐,这位是...”小翠忙是解释。
  但她话还未说完,便被鸢女打断了。
  “少废话,快点滚过来!”
  小翠浑身一哆嗦,很是害怕,为难的看着林阳。
  “走吧,去帮帮忙,救人要紧。”林阳道,便上了前。
  几人将伤者抬走。
  鸢女森冷的看了眼张子祥,便转身离开了。
  “诶?师妹,别走啊,师兄还想跟你说说话呢。”张子祥忙喊。
  但鸢女理都不理。
  众人发出满是讥讽的大笑之声。
  “师兄,这个贱人貌似不睬你啊。”旁边的人笑道。
  “呵呵,放心,她迟早会被我弄上床的!”张子祥眯着眼笑道。
  两名伤者被抬到了一座茅庐前。
  茅庐周围摆着不少竹床,一名老妇人正在茅庐的旁边熬着药,阵阵药香传出。
  “把他们放竹床上。”鸢女指挥到。
  林阳跟小翠立刻把一名伤者放于竹床上。
  鸢女朝那老妇人走去。
  “妙手长老,给看看吧...”鸢女低声道,语气十分恭敬。
  “怎么伤的啊?”老妇人头也不抬,沙哑的问。
  “那个...练功...练功伤的...”鸢女低声道。
  “练功?”
  老妇人突然抬头,凹陷的老眼不屑的扫了眼鸢女,哼道:“小贱人,还敢骗我?练功所伤跟被人打伤你以为老婆子看不出来?”
  “练功时...跟同门切磋伤的...”鸢女忙改口。
  “呵,你这小贱人倒好是机灵!只可惜老婆子不喜欢你们这群人!你们这些人,只是我们岛上的一堆垃圾,也不知那些个家伙怎么会把你们招来。”
  老妇人冷笑道,继而从口袋里取出两张膏药,朝那竹床一丢。
  膏药落在了地上。
  “弱者是没资格医治的,你们跟别人斗殴落败负伤,是你们自己没本事,拿去敷吧,敷完快滚!”老妇人面无表情道。
  鸢女见状,立刻走去,将膏药拾起。
  众人都没吭声,神情有些低落。
  林阳却是暗暗皱眉,却没吭声。
  这是忘忧岛的事,他可懒得掺和。
  膏药贴上,两名伤者的神情舒展了不少,但他们受的都是内伤,哪是一块膏药就能治愈的?
  但没人再敢问那老妇人再要药草。
  这时,鸢女冲着林阳与小翠低喝道:“你们两个,把他们抬到我的房间去!”
  “师姐,你要干什么?”小翠愣问。
  “既然妙手长老不肯医,那我来医!”鸢女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