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狂妄
  林阳一言,令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瞪大了双眼。
  屏幕前的无数观众也傻了。
  二十分钟?
  就能把一位难倒了整个M国医疗协会的病人给治愈?
  这也太疯狂了!
  这已经不叫医术了!
  这是魔术!
  “吹牛!!狂妄!年轻气盛的臭小子!”草芦内,药王摇头,忍不住笑出了声:“咱们这位林神医还是如此的自信,二十分钟清楚那洋丫头身上的毒?除非大罗金仙降临,否则没人能做到。”
  “婆婆看出了那女孩身上的病吗?”旁边的柳如诗睁着灵动的双眸,好奇询问。
  “望闻问切,虽然隔着屏幕,但观其面色也能猜测一二,全身筋脉神经被毒素侵蚀,且毒快入骨髓了,实话实说,把她拉到你婆婆我这,我也得花个一年半载方能把她治好,这清毒不是个简单的活儿,得用银针将毒素逼离神经,再配合汤药排出体外,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林神医说要个三五天,我信,可他说二十分钟就能做到...这不是吹牛是什么?”老妪笑道。
  “可是婆婆,我相信林神医。”柳如诗淡淡一笑,那粉嫩的唇角微微上扬:“我觉得此人之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或许我们不能用我们的水平来衡量他。”
  “你说的不错,此人医术的确在我之上,而且要比你婆婆强很多,可这等之事,堪称奇谈!他不可能做到的!更何况,他还是太年轻了!”老妪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柳如诗微笑道。
  与老妪同样想法的人并不少,且都是些精通中医的人。
  “太狂妄了!”
  “二十分钟?哼,稳扎稳打点不行吗?若是办不到,我华国中医岂不是颜面尽损?”
  “竖子不知谦虚!”
  许多人在屏幕前发着牢骚。
  一些年迈的老中医气的是连连锤着桌子。
  其中就有洛北明、齐重国这些人。
  玄医派学院的大多数人也都在观看着直播。
  秦柏松听到林阳如此夸下海口,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此时此刻,饶是安娜也觉得林阳这也太过了。
  二十分钟...
  难道整个医协会的医术都当不得林阳这二十分钟吗?
  这太扯了。
  现场议论了起来。
  众人都被林阳这惊人的言语给震撼到了。
  “二十分钟?好啊!林先生,这可是你说的,咱们就以这二十分钟为期限,如果过了二十分钟你还没有把人治好,那就是你输了!届时你必须要按照我们刚才说好的兑现承诺!明白吗?”雷蒙忙不迭的说道。
  “没问题。”林阳淡道。
  “那好,现在开始计时!”雷蒙冷笑着喊道。
  这话一落,全世界的网络论坛乃至直播平台全部炸开了锅。
  “这不可能!”
  “医协会都无法解决的病症,难道华国医术二十分钟就能治好吗?”
  “除非他是上帝!他是神灵!”
  “这个家伙会不会是误诊了?他或许到现在还没有认清楚公主殿下所得的是什么怪病!”
  “很有可能!”
  “看吧,本世纪最大的笑话马上就要上演了!”
  网络上的人纷纷发帖说道。
  不过也有很多力挺林神医的,但多数是华国人。
  屋子里的人全部专注的盯着林阳。
  伯肯王子的手心全是汗水,眼皮都不眨,死死的看着林阳。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林阳看了眼药罐,开口道:“安娜,去帮我把药罐里的药倒出透凉。”
  “好的老师!”安娜点头,便走了过去。
  林阳则行至玛格丽特公主的身旁,开始拔针。
  他将手捏在了玛格丽特公主腹部处的银针上,却是没有立刻拔出,而是手指死死的捏着,神情尤为的专注。
  若是靠的近些的人,可以看到林阳手指处似有一股股气意的气息溢出,顺着银针朝其体内溢去。
  如此过了大概三四秒的功夫,林阳一点点的将银针拔了起来。
  而当拔出之际,却是见那本该是银白之色的银针身,此刻竟全是漆黑一片,就像是沾染了墨水一样。
  “什么?”
  许多人都错愕连连。
  记者们赶忙给银针特写。
  而这一幕出现,直接让坐在屏幕前的无数老中医们傻了眼。
  草芦内,老妪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这惊骇的一幕。
  “婆婆,怎么了?”柳如诗奇怪的看着老妪问。
  却是见老妪盯着面前的电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这莫不成...就是传说中的鬼谷流针术?”
  “鬼谷流?”柳如诗呼吸也不由一颤,猛地朝屏幕看去。
  却是见林阳已经开始拔第二根银针了。
  与之前的一致。
  银针拔出,针身漆黑一片。
  林阳将拔出来的银针放在旁边准备好的一碗清水里。
  顷刻间,清水变得漆黑。
  这画面,让人不敢轻视了。
  如此小心翼翼的将银针一根根拔出。
  他尤为的专注。
  周围的人也全部屏住呼吸看着他。
  如此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银针已经拔的七七八八了,唯独剩下公主额头上刺着的一枚银针。
  “安娜,汤药准备好了没?”林阳微微喘气,额头上还有些汗水,人侧首问。
  “已经好了林老师!”安娜忙道。
  “给她灌下去。”林阳说道。
  “哦,好...”
  安娜迟疑了下,还是走了过去,强行喂小公主服下那一碗乌漆嘛黑散发着刺鼻气味儿的药物。
  “王子殿下!”
  旁边的人急朝伯肯王子望去,似乎想要请他出手阻止。
  但伯肯王子神情沉冷,沙哑低喝:“等!不许乱动!”
  众人闻声,只能偃旗息鼓。
  安娜将药喂下去。
  “咳咳咳,咳咳咳咳...”
  玛格丽特公主似乎是被呛到了,当即是一阵咳嗽,许多药都吐了出来。
  “老师...”安娜急喊。
  “继续喂,不要停!”林阳面无表情道。
  安娜闻声,只能点头,继续灌下去。
  咕咚咕咚...
  很快,一大碗汤药完全入了玛格丽特公主的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