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天才医武
  青年瞪大了双眼,整个人竭力的呼吸着。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觉得此刻的自己自脖子以下,全部失去了知觉。
  而且...是在一瞬之间失去了知觉。
  他心脏疯狂的跳动着,大脑是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无尽的恐惧与震惊袭上心头。
  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突然之间,我的全身都失去了力气?
  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才能悄无声息的让我变成这样?
  恐怕连师父都办不到吧?
  青年脸色苍白,除了呼吸,已是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那边的云少终于是意识到不对劲。
  “什么人?究竟是什么人?快滚出来!快滚出来!!”
  云少歇斯底里的朝着四周凄喊,惊慌失措,惶恐至极。
  但周遭没有任何人回应。
  倒是居民楼上有不少人打开窗户,奇怪的看着这一幕。
  “难...难道是鬼?有...有鬼?有鬼!!”
  云少尖叫着,猛地起身,掉头便跑。
  然而...他跑了没几步,身躯如同好似触电般猛颤了下,随后整个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人疯狂的颤抖着。
  “啊...救...救命...我...我好难受...好难受啊...”
  云少艰涩的嘶喊着,整个面部完全扭曲起来,看起来尤为的狰狞。
  他的一双手更是疯狂的撕挠着全身上下,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一道道狰狞的血痕出现,不一会儿,云少整个儿已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一些路过的人吓了一大跳,连忙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很快,周围响起了鸣笛声。
  林阳低声道:“小蝶,你快些去学校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好...好...”
  梁小蝶也被面前的景象给吓懵了,人是下意识的说道,随后双腿有些发软,颤颤巍巍的走出了居民区。
  不一会儿,巡捕赶到。
  林阳打电话给了卫燕,让她过来处理。
  巡捕调了周遭的监控,倒是没发现什么异状,也不见林阳动手的痕迹,且除了云少浑身奇痒无比外,其余人也都没什么事,便录了个口供,让林阳回家了。
  云少跟那青年则被送到医院治疗。
  云少浑身依然瘙痒难耐,且是间断性的发作,止痒药无用,打镇定剂也无用,医生不得不把他的双手给摁住。防止他把自己的眼珠子给扣了。
  云家人都被惊动了,还以为是自己的儿子得了什么怪病,一个个忙是联系名医专家。
  青年则随着时间倒退慢慢恢复了力气,可人还无法下床,只能躺在床上静养。
  咔嚓。
  这时,病房大门打开,一名白发苍苍穿着俭朴的老人快步走了进来。
  “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青年大为意外的看着走进来的老人。
  “我再不来,我徒弟被人打死了都不知道!!”老人双手后附走来,神情尤为的严肃。
  青年怔了下,随后惭愧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师父,让您丢脸了...”
  “知道是谁干的吗?”老人沉问。
  青年摇摇头:“师父,我没有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什么?”老人一愣:“你连对方是谁都没看清楚,就被对方收拾了?”
  “这...是...是的,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是按照云少的意思,去把那个丫头拉过来,但就在我要碰到那丫头的瞬间,我的全身突然没了力气,整个人倒在地上怎样都动不了,然后就被救护车送到这来了...”青年道。
  “这怎么可能?”
  老人也被青年的话给惊到。
  “师父,我会不会是被人点了穴?”
  “有这种可能!如果是隔空点穴的话,按理来讲是可以做到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如果是隔空点穴的话,是不能太远的,如果说你连对方的人都看不到,按理来讲,他至少得距你几百米甚至更远,这世界上还没有谁有这种能耐,可以隔这么远的距离点你的穴!”
  “这样吗...”
  “再者,点穴只是麻痹你的神经,让你无法动弹,不可能抽掉你的力气,让你瞬间瘫痪,目前任何门派的点穴手法都还不足以让你这样的武者瘫痪,我个人觉得这应该不是点穴所致,而且,你的若是点穴,那云少那些人该怎么解释?点穴还能把云少点成那个样子吗?”
  “那会是什么情况?”青年好奇的问。
  “我不清楚。”
  老人摇了摇头。
  但在这时,老人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将青年的胳膊抬了起来,却是见他的胳膊肘侧面有一个极为微小的针孔。
  “刚才护士给你打针了?什么针是这么小的孔?”老人询问。
  “我没打针啊,只是给我开了些恢复的药,让我休息啊...”
  “那这个针孔...”
  老人凝视着其胳膊肘,倏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变,人急忙跑了出去。
  “师父,师父!”
  青年急喊。
  却不见回应。
  片刻后,老人折返了回来,手指上还捏着一枚银针。
  “师父,这...这是什么?”青年奇怪的问。
  “从云少身上找到的银针!就插在他的腋下...”
  老人凝视着银针,沙哑道:“你们...可能碰到了一个极为厉害的医武高手!!”
  “医武高手?”青年一颤,呐呐的问:“有多厉害?”
  老人闭目沉默了一阵,才缓缓开口。
  “可能...比你师伯...还要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