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八百八十章 他们都在阳华做事
  夏国海很快便把林阳的意思传达到了燕京各个家族。
  增寿丹这样的好东西,可是这些上层人士梦寐以求的啊!
  钱可以再赚,但生命跟时间却不能再有。
  都说金钱买不到时间,可有了这东西,金钱,就是时间!
  虽然林阳先前发放了一波,但数量极为稀少,且每家也只有一颗,还不是人人都有,那些势头弱小的家族根本没机会染指这种神药。
  现在,机会来了!
  虽然依然得要有足够的资本去取这药,可相比较之前来讲,当下的条件可以说是极为的轻松了。
  “国海啊,要啥人才?我这有啊,都是首都大学毕业的!还有研究生,博士,都有,只要能换来一颗,我马上让他们办理手续!”
  “夏老爷,我这有好几个人才,是不是一个人才能换一枚增寿丹?”
  “这些可都是我们公司的宝贝啊,是我花了高薪请来的,国海啊,林神医那边,你能不能给我多要几颗?”
  “国海...”
  夏家的电话在消息传开后立刻打爆了,甚至不少人登门拜访,洽谈为阳华引进人才的事。
  整个燕京都沸腾了。
  夏国海也知道当下阳华时间紧迫,不敢跟这些人废话,只要是合适的,当夜包下专机,往阳华那送。
  马海这边也有了动作。
  他直接向整个公司宣布了一个消息。
  阳华全体员工放假一天!
  这个消息传出,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整个江城乃至关注阳华的人全部沸腾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马海居然要给阳华的人放假?
  他是疯了吧?
  这简直如同两军对垒,对军都快杀到家里了,结果这边的首领下令全部休息整军。
  一时间无数人都在猜测马海的意图是什么。
  此举也连任规都迷糊了。
  马海这是想干啥?
  放假之后,高速运作的阳华立刻停了下来。
  大量事务堆积。
  马海则对外宣布,说是阳华的员工这段时间太过辛苦,因此决定让他们休息一天,调准状态,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应付接下来的工作。
  话说的很漂亮,但很多人还是不信。
  王家别墅。
  王老爷子邀请了任规、居志强等人坐下来喝茶。
  “马海突然让阳华的人放假,肯定是有所行动,我们必须要小心为妙。”居志强点了根烟,严肃说道。
  任规望了眼王老爷子,笑道:“老爷子,你准备怎么应付阳华的官司?”
  “现在是能拖就拖,拖不了,就只能赔钱了。”王老爷子沙哑道。
  “怎么?你不打算跟阳华打官司吗?”一老板愣问。
  “打?怎么打?去请什么律师打?先前阳华跟别人打的几场官司你没看啊?阳华的律师团队不仅有康佳豪跟纪文,还有方是民!潘龙!秋玄生这燕京三大律师!我听说上次跟他们交手的东北第一律师熊敏生现在都在康佳豪律师事务所工作!你要我去请谁面对这样的律师团队??你觉得我跟他们打有胜算吗?”王老爷子瞪着那名老板喝道。
  那老板脸色一变,没了声音。
  这种豪华阵容简直堪称无敌,国内谁敢跟这样的律师阵容打官司...
  “更何况我们上次派出去收回厂子的人已经被阳华威胁,准备出庭指证我们,这场官司,我们是一点胜算都没有,而且还有舆论压力,事到如今,我们只能想着如何赔钱道歉。”王康也是长叹了口气,沙哑说道。
  “局面很不乐观啊。”任规笑眯眯道:“老爷子,你有什么后手吗?”
  居志强等人也齐刷刷的将目光锁定在了王老爷子的身上。
  他们不是傻子。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程度,王老爷子还能淡定的坐在这,肯定是还有招的。
  果不其然,王老爷子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淡淡说道:“稍等下吧诸位,他们马上就来了。”
  “哦?”
  人们莫名的期待起来。
  大概几分钟后,管家快步走进了厅堂。
  “老爷,人到了。”
  “把他们叫进来。”王老爷子淡道。
  管家离去。
  不一会儿,一群西装革履装扮严谨的男女走进了屋子。
  他们看起来很年轻,且大部分人都戴着眼镜。
  入了屋子,王老爷子立刻站起了身,笑呵呵道:“来来来,大家都随便坐,找地方坐!”
  “谢王总!”
  人们笑着坐下。
  任规、居志强等人则好奇的打量着这走进来的一伙人,一个个是困惑连连,尤为的不解。
  “王老爷子,这些人是?”任规小心的问。
  “哦,都是我王家的人才,以前都在我王家做过事的,有几个是我王家一直资助长大的,他们也算是我王家最重要的财富了。”王老爷子笑道。
  “坐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从国内顶尖首都大学毕业,所有人都有硕士学位证,其中还有三个拥有博士学位证,不仅如此,他们在他们所擅长的领域,都有所建树,一些人甚至还得了大奖。”王康也笑着介绍。
  “是吗?王家居然招揽了这么多人才?不可思议!”居志强双眼顿亮,眼馋得很。
  人才这种东西,放在哪个时代哪个地方,那都是香饽饽啊。
  “王老爷子,你刚才说他们以前是在你们王家做事,那现在呢?他们在哪做事?”任规嗅到了一点不对,小心翼翼的询问。
  “他们现在?呵呵,当然是在阳华做事了。”
  王老爷子眯着眼笑道。
  这话坠地,现场所有人全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