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狼狈不堪
  南宫飞扬的整张脸此刻已经完全僵住了。
  他的双眼呆滞,瞳珠狂颤,大脑一片空白!
  魔鬼?
  对!
  这个人是魔鬼!
  绝对是魔鬼!
  如果他不是魔鬼!为什么...刀子刺进了肉身当中,他感受不到疼痛,甚至没有任何的影响?
  正常人...会这样?
  “你...你是怪物?说!!你是不是怪物?”
  南宫飞扬哆哆嗦嗦的呼喊着,头皮颤麻的厉害,手都握不住刀子,直接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哦...不捅了?”
  “可我给了你机会,你为什么不珍惜?”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失望?”
  林阳沙哑的说道,便将那把刀子拾起。
  南宫飞扬呆呆的看着那把沾染着鲜血的刀子,整个神经几乎是要涨爆,双眼瞪得巨大,精神也出现了问题。
  他仿佛间是看到了林阳将刀子捅进了自己的身躯内。
  又恍惚间瞧见林阳一刀一刀的将那雪亮的刀子扎进了自己的身躯里。
  这种诡异的景象对他造成的刺激太大了。
  加上当下极度的恐惧,致使南宫飞扬的神智已经不清醒。
  他是彻底的崩溃了!
  再无法保持理智!
  再无法接受现实!
  “救命!救命!!救命啊!!”
  南宫飞扬尖叫一声,突然发疯般的朝前跑。
  林阳眼露杀意,握着刀子准备追上去。
  但刚走一步,便踉跄一下,栽倒在了地上。
  胸口的血窟窿再度汩汩溢出鲜血,剧烈的疼痛也涌了上来。
  在剧烈的疼痛下,林阳那几乎崩散的意识突然凝聚了一下,人也稍稍清醒了一点。
  他竭力的从手臂上拔下一根银针,颤颤巍巍的朝胸口扎去。
  针落之后,胸口的鲜血停止流淌。
  他也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林阳!!”
  “林董!!”
  易桂林带着人快速冲了过来。
  瞧见躺在地上的林阳,众人大惊失色,忙冲上去将其扶起。
  “林董负伤了!好严重!”
  “怎么回事?林董...怎么负伤了?”
  “那个南宫飞扬呢?”
  “四周没有尸体,难不成叫他跑了?”
  “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赶紧把林董送医院去啊!要是晚了,那可就糟了!”
  众人七嘴八舌,急不可耐。
  “你们怕个屁!”易桂林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们的林董还不会这么容易死!你们看这根针!”
  人们举目。
  才瞧见林阳胸口上的那根银针。
  “你们的林董是什么人?天下无双的神医,这两刀子能弄死他?你们想多了!”易桂林哼道。
  众人一听,这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这时,林阳也打开了眼,狠狠的吐了口浊气。
  “林董!”
  众人急呼。
  却是见林阳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嘴里再是吐出血来。
  “林董,您没事吧?”
  “我没事,易桂林,帮我扎下针...”林阳虚弱道。
  “哦?”
  易桂林眯了眯眼。
  “我劝你不要动歪心思,否则我死了,你也活不了。”林阳沙哑道。
  “你夺我麒麟门,这笔账还没算!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这么蠢,如果你出了事,你的这些手下不会放过我的。”易桂林淡淡说道,便开始为林阳扎针。
  他的确不敢动林阳!
  如果说是之前,他不准还会起些歪心思,可现在不一样...
  因为他见识到了阳华的强大,见识到了林阳的手段。
  除非他能保证自己对付的了阳华,否则他绝不敢乱来,因为那样是自寻死路。
  几根针扎下去,林阳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不仅如此,他的眼神也变得清澈了,不再如先前那般疯狂、狰狞...
  “你之前是怎么回事?为何会给我一种走火入魔了的感觉?”易桂林沉问。
  “事实上之前我的确是走火入魔了。”林阳沙哑道。
  “哦?你这样的人也会走火入魔?还真是稀奇!”易桂林满脸的不可思议。
  在他的印象里,林阳可是极为沉稳的人,就算他的心智出现了问题,他的肉身也不足以让他这般!
  毕竟他可是一名恐怖的医武啊。
  众所周知,医武是不可能走火入魔的。
  林阳没有说话。
  易桂林也不好询问。
  这时,又有几人跑了过来。
  “林董,南宫世家的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不少人选择投降,咱们要不要...斩草除根?”一人上前,小心翼翼道。
  “不必了!”
  林阳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先前我失了智,才想着斩尽杀绝,然而当下没有斩尽杀绝的必要,毕竟这个地方并非南宫世家的主家所在地,依然只是一个分支旁系,你们就算把他们都杀光了,也只是灭了一个旁系,南宫世家的正统还在!这样根本达不到斩草除根的目的,况且如此行径,会被人诟病,也会刺激到南宫世家的人,对我们不是很有利!得不偿失!”
  “那林董的意思是...”
  “把他们都带走!关到紫矿山去!”林阳低喝。
  众人一愕,双眼皆亮。
  “林董,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
  .....
  “救命!救命!救命...”
  昆山那崎岖的山路上,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朝前跑。
  一边跑着嘴里一边发出仓皇而颤抖的呼喊。
  这人正是南宫飞扬。
  此刻的他浑身都是泥土,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两个膝盖都磨破了,人是跑一阵子摔一跤,浑身上下全是伤痕。
  很快,他跑到了马路上。
  人沿着马路飞奔,嘴里依然是含糊不清的尖叫。
  “救命...”
  嘎吱!
  这时,几辆黑色轿车冲了过来,迅速停在了他的旁边。
  车上快速跑下来穿着黑衣的人。
  “是南宫飞扬!!”
  “快把他带到八爷那去!”
  “是!”
  几名男子直接架住南宫飞扬,朝车队中间的一辆轿车行去。
  “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救命!不要捅我!不要捅我!!”
  南宫飞扬凄声尖叫。
  很快,南宫飞扬被拖到了车子前。
  车窗摇下,一个留着山羊胡须却光着头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车窗后...
  “南宫飞扬,你怎么这幅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