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九百八十三章 最后一道命令
  人们怔怔的看着郑丹,每一个人的眼里都流露着炙热。
  食物!
  药物!
  这些是众人当下最缺的。
  尤其是很多人此刻都在承受着伤病的痛楚,他们饱受折磨,自然渴求着那些上佳的药物...
  "你做梦!!"听到郑丹的话,长英、蒋蛇等人是勃然大怒。
  "小师妹,你太放肆了!你这是想毁了清河堂吗?"
  "你父亲接任清河堂主几十年。这个堂口倾注着他的心血,更是承载了我东皇教先人的意志,你却是想要将它吞并?你...你简直是大逆不道!!"
  众人义愤填膺,指责骂道。
  郑洛脸色发沉,严肃低喝:"丹丹,你若是想要吞并清河堂?那我就劝你省省吧。你爹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那你就忍心看着这些人全部因为伤势过重而死?"郑丹指着现场的清河堂弟子,微笑说道。
  郑洛神色顿变。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父亲。他们每一个人都负了伤,伤势有轻有重,轻的挺一挺那也就过去了,重的人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根本撑不了几天,父亲,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清河堂的弟子一个个死去,你还真是一位好堂主,好长老,好师父呢!"郑丹掩唇,笑嘻嘻道。
  郑洛脸色顿沉。
  清河堂的人也都急了。
  "小师妹,你在说什么呢?"
  "你闭嘴!"
  "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也绝不会用你们古灵堂的半点膏药!"
  "就是,老子宁愿站着死。也绝不跪着活!"
  "你就想在这里分化我们!"
  各种愤怒的声音不绝于耳,很多人甚至是想冲上去,狠狠的暴揍郑丹一顿,尽管她是女的,尽管她是师父唯一的女儿,但众人对她的怨恨,却是无比的浓重。
  "丹丹,他们的话,你都听见了吧?那多余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你们走吧。"郑洛平静的望着这边,沙哑开腔道。
  "呵呵,我亲爱的父亲,这么说来,你是真的希望他们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去,对吗?"郑丹眯着眼笑着说道。
  郑洛眉头一皱。
  然而这时。一个惊恐的叫声响起。
  "师父,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我想好好的活着,我还想修炼绝顶的武功!我不想死啊!"
  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人们齐刷刷的看去。
  才瞧见一名瘸了条腿的弟子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妈的!阿旺,你在叽叽歪歪什么?你不过是条腿瘸了,死不了!你赶紧闭嘴!"旁边的人喝喊。
  "瘸了腿难道还不严重吗?我是一个练武之人!要我成了残废!那我不就等于是死了吗?"那人哭喊着。
  旁边的人立刻没了声音。
  的确。
  对于练武之人而言,要是残废了,那的确等同于死。
  用残缺的身体去练武,非天赋异禀者,极难成功,这里面要付出的汗水实在太多了。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没有人再指责阿旺。
  毕竟他没有错。
  "阿旺,你想去古灵堂吗?"郑洛深吸了口气。望着阿旺问。
  "想,想去,谁能治好我。我就跟谁!"阿旺哭着道。
  "那好吧。那你就去吧。"郑洛沙哑的说道。
  "师父,您不怪我吗?"阿旺哽咽的喊道。
  "师父怎么会怪你?你并没有错,你只是求生,反倒是师父,太无能了,清河堂虽然被我执掌了几十年。但沦落到今日的地步,我其实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阿旺,你不必坚守清河堂,你去吧!"郑洛和颜悦色道。
  "师父!"
  阿旺嚎啕一声,跪在地上朝郑洛狠狠的磕了个头。
  "起来吧。"
  郑洛忙将阿旺扶正。
  "谢师父。"阿旺抹着鼻涕与眼泪道。
  郑洛点了点头,深邃的双眼朝周围人望去。
  但只是一眼。他当即一震。
  他看到了周围不少清河堂弟子们眼里的那种神色。
  那是一种羡慕、渴望、期盼的眼神...
  郑洛不是白痴。
  他岂能不知这些弟子们的想法?
  "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吗?"
  郑洛闭起双目,良久,长叹了一声,开口道:
  "你们之中,还有谁想去古灵堂的,可以跟他们走,师父不怪你们!"
  "师父!"
  不少人眼眶发红,急望着郑洛。
  "去吧,孩子们,师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师父当下真的无能为力。清河堂落得这般下场,是师父没用,我不能耽误你们的前程。去吧,都去吧!"郑洛叹声道。
  "师父,我不走!我一定会坚守清河堂的!"长英直接跪下。声泪俱下。
  "师父,我也不走!"
  "师父..."
  蒋蛇等人也纷纷下跪。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他们那般。
  却是见弟子们犹豫了下,最终。有人带了头,率先朝郑丹那边走去。
  去了一个,就有第二个。
  走了第二个,就有第三个。
  慢慢地,人越来越多。
  不多会儿,半数以上的清河堂弟子全部站在了郑丹的身后。
  众人顿时傻眼了。
  "阿毛!你...你干什么?"
  "沙师弟!你敢背叛师门??"
  "刘师妹,师父待你不薄,你...你为何背叛师父?"
  "你们这群混蛋!统统不得好死!"
  那些留在郑洛身旁的人是气急败坏,一个个破口大骂起来。
  这些弟子们没有反驳,只低下头来,羞愧难当。
  "呵,他们不过是一群聪明人,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清河堂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他们干什么要留在这?给你们当丐帮弟子吗?"郑丹娇笑起来。
  "你你你..."
  几人气急败坏。
  "好了!都不要说了!"
  郑洛深吸了口气,沙哑道:"你们的师弟师妹选择并没有错,听着,为师不准你们去责怪他们,怨恨他们,他们只是选择了一条更合适的路走!明白吗?"
  "师父..."
  "好了,你们再听为师最后一道指令吧!"
  "师父请讲。"
  "我等赴汤蹈火,定会完成师父您的命令!"
  长英等人忙道。
  "好。"郑洛点点头,神情严肃道:"你们几个,也都全部过去吧!"
  话音坠地,长英、蒋蛇瞠目结舌,难以置信的望着郑洛。
  "师父,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