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你就是神!
  人们心惊肉跳,错愕的望着林阳。
  尤其是古灵堂的弟子们,一个个脑袋嗡嗡之响,感觉局势不妙。
  那李朗皱起眉来,盯着林阳。
  “林教主,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刚才所用为医术?”
  “这太简单不过了!”
  林阳转身,朝那边望了一眼。
  刘马怔了下,看向自己的身后,突然间,他像是明白了什么,立刻走了过去,将一名教众抬了出来。
  “诶?刘马大人,您这是干什么??”
  那教众愣了。
  旁边的人也疾呼不已。
  “刘马大人,张师弟先前为护长老,身负重伤,浑身骨头多处碎裂,已是近乎瘫痪,不能动弹,您莫要折腾他!”
  “刘马大人,请放下张师弟!”
  “他现在急需休息。”
  人们纷纷上前,想要拦下刘马。
  这种骨头都碎了的人,要是胡乱动弹,先不说会不会加重伤势,光是触碰到伤口产生的那种疼痛感,也足以让伤者痛不欲生。
  然而林阳却是开了口。
  “你们不必操心,他没事!”
  众人一怔,错愕的望着他。
  刘马将那师弟抱到众人的跟前,放在了地上。
  林阳走了过去,指着地上躺着的教众张宗义,开口道:“这个人,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吧?”
  “不陌生。”
  “他是张宗义!”
  “他的事可是在小半天的功夫里传遍了整个东皇教。”
  “张师弟可是个忠义之人呐!”
  不少人纷纷竖起大拇指,为之赞呼。
  张宗义,飞鹰堂弟子,飞鹰堂负责镇守教中禁地,不许任何人靠近。
  东皇大会开启后,不少人将目光朝东皇教的禁地投去。
  要知道,禁地内可是埋着不少东皇教的元老乃至历代教主,里面陪葬的宝贝可都是稀世之物。这些贼人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夺得东皇神戒,便索性去禁地捞些好处。
  飞鹰堂的堂主傅飞鹰早早得到命令镇守禁地,起初来了一两波贼人时,他尚且还在抵抗,阻拦这些贼人闯入禁地。
  但贼人越发的多后,傅飞鹰便带着几名胆怯的弟子逃之夭夭。
  禁地防线顿时崩溃,即将失守。
  在关键时刻,张宗义站了出来,率领剩余的弟子负隅顽抗,以至于浑身骨头被打碎,人差点死在禁地前,一直到七长老带领弟子前来支援,方才平定了这帮贼人。
  张宗义宁死不屈,誓死守下禁地,守住先祖尸骨的事迹很快传遍了整个东皇教,而他自然而然也成为了东皇教人的英雄。
  “你们都知道,张宗义已经骨头碎裂,瘫痪在地不得起身,而在刚才,我也对他着重进行了医治,我想你们都看到了吧?”
  林阳环视着周遭人,最后望着那李朗。
  “这个...”李朗脸色变幻,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怎么?你们连这个事都不承认吗?”林阳眉头一撇。
  “怎会不承认?张宗义乃弟子之楷模,是我东皇教的英雄,这种事情,我们是不可能否认的!但这又能说明什么?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张宗义现在能站起来了?”风信子站了出来,冷哼说道。
  这话落下,不少弟子掩唇笑出了声。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是自古以来的话,更何况张宗义是粉碎性骨折,一百天都好不了,这才多久,他还想站起来,这不是笑话吗?”
  “可不是?除非咱这位教主会法术,不然张师弟是不可能起来的。”
  “是啊。”
  众人脸露戏谑。
  他们可不觉得伤成这样,林阳还有法子医治。
  但下一秒,林阳径直开了口。
  “张宗义,你站起来吧。”
  话音一落,四周的笑声戛然而止。
  张宗义本人也懵了。
  他躺在担架上,瞪大眼睛看着林阳,张着嘴道:“教主,我...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您...您让我如何站起身来啊?”
  “你试着站起来吧。”林阳道。
  “试着?”张宗义张了张嘴,人有些发懵。
  “林教主,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他的骨头都碎了,你还要他站起来?你觉得这能做到?你是希望他的伤势加重??”风信子立刻怒喝道。
  “他的骨头的确碎了,但已经被本教主医好了!”
  林阳侧首盯着张宗义,沉声道:“你别怕,试着站起来!放心,不会有事的!”
  张宗义怔怔的看着林阳,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尝试着起身。
  他稍稍挪了下腿。
  不敢乱动,生怕牵扯到伤口,让他痛不欲生。
  他已经不敢去回响骨头碎裂时的那种痛楚。
  可现在,他更渴望站起来。
  他不向往英雄,只向往着自己能如以前那般,上蹿下跳,行动自如。
  因此,他鼓起勇气,也不管先前那近乎撕裂灵魂的疼痛,再度挪动双足,坐了起来。
  霎时间,四周鸦雀无声。
  张宗义也愣了。
  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腿,看着自己的双手,又朝那边的林阳望去。
  林阳轻轻点头。
  张宗义小心翼翼的爬起,站直了身躯...
  古灵堂的人彻底傻了。
  李朗等人目瞪口呆,好似石化。
  风信子也惊在了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半响了都回不过神。
  “我能站起来了...我能站起来了!”
  张宗义的情绪逐渐失控,整个人狂喜起来,继而又痛哭流涕。
  他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是要在床上度过!
  要知道,当他被送到这里时,风信子可是明确说了不一定能治好,得看后期恢复,恢复的好,尚且能下床,恢复不好,这辈子就得在床上度过。
  张宗义一度很紧张,心里也没底。
  可他万没想到,仅仅是一天的功夫...他就能下床走路了。
  这简直就是神迹!
  是神灵下凡!
  “神!!神!!教主!您是我的神灵啊!”
  张宗义直接跪在地上,朝林阳叩拜哭泣。
  林阳走上前,一手将他扶起,旋而侧首冲着李朗等古灵堂的弟子道:“还有谁觉得我医术是作假的?”
  古灵堂人无言。
  “还有谁觉得我的医术不如风信子的?”林阳再问。
  现场再无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