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惊吓
  南宫世家的人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为南宫芸秋出头。
  毕竟当下南宫世家的人都被派出去稳定南川市的局面,迎接贵客。
  就算为南宫芸秋出面解决此事,也肯定是和谈。
  他们要求稳。
  在这个时候跟任何人闹事,那都只会是一个结果。
  引发南川市动乱。
  即便是一场很小的骚乱,对南宫世家而言都是极为不利的。
  要知道,现在可是有不少南宫世家的敌人盯着这里,乱了便是给敌人制造机会。
  南宫芸秋深知这个道理,因此即便酒店被林阳拿走了,她也是自个儿去找二哥要人出头,而不是向主家汇报,因为她知晓汇报是没什么结果的。
  所以她想让纳兰世家为自己出头!
  电话挂断,旁边的侍者急了。
  “小姐,您这样做,要是让老爷知道,老爷会很生气的!”
  “老爷生什么气?只是收拾个小人物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没事的。”南宫芸秋轻笑一声,秋眸里闪烁着森冷与阴寒。
  “可是...小姐...”
  “总之你闭嘴,这件事情不许告诉主家,否则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南宫芸秋恶狠狠的瞪了那侍者一眼,便起身离开,走时还瞧见了那放在桌上的盒子,脸色又是一白,一阵后怕。
  可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去,把这盒子,给我二哥送去,另外把实情都告诉他!”
  “是...小姐...”
  侍者叹了口气,无奈点头。
  出了餐厅,南宫芸秋打算驱车回家。
  可在这时,车窗被敲响。
  她摇了下来,望了眼,才瞧见是一名背着麻袋捡破烂的老头。
  “老头走远点,臭死了!”南宫芸秋捏着鼻子,厌恶的叫骂道。
  “小姐,那人在哪?”老头面黄肌瘦的脸扫了眼南宫芸秋问。
  南宫芸秋一怔,错愕的看着老头:“你是...天少爷派来的人?”
  “那人在哪?”老头继续询问。
  南宫芸秋反应过来,忙指着不远处那座最高的酒店,呼道:“他就在华峰大酒店里!”
  老头默默点点头,却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盯着车内。
  南宫芸秋愣了下,小心翼翼的问:“还有事吗?”
  “小姐,你那瓶子还要吗?不要的话能给我吗?”老头指着副驾驶位上躺着的一个矿泉水瓶。
  南宫芸秋诧异的很,将瓶子递了过去。
  老头将里面的水倒掉,踩瘪,塞进麻袋内。
  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南宫芸秋直接看傻了。
  这样的人...是纳兰天派来帮她对付林阳的人?
  这不就是个捡破烂的老头吗?
  “怎么回事?天少爷怎么派了这么个老棺材来?这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未免也太丢人了!”南宫芸秋一脸嫌弃。
  但她还是很乐意的跟着老头去见识见识。
  毕竟那一位,本就异于常人,所行之事,自当与众不同。
  “老头,上车吧,我跟你去华峰酒店。”南宫芸秋喊道。
  “小姐,这样会弄脏你的车的。”老头摇头道。
  “打不紧!你是我未来姐夫的人,我还嫌弃这个吗?”南宫芸秋挤出笑容道,但眼眸深处的厌恶却很难遮掩掉。
  老人也不客气,收拾了下,便坐上了车,朝华峰大酒店开去。
  因为距离不远,就一个红绿灯,所以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但老人还是开了口。
  “南宫小姐,少爷要我提前问您一个问题,希望您能如实回答!”
  “你说。”南宫芸秋将车窗打开,空调开到最大,暗暗捏着鼻子道。
  “对方在冒犯您时,是否知晓您是南宫世家的人?”
  “知道。”南宫芸秋点头。
  老人迟疑了下,低声道:“少爷吩咐了,如果是很棘手的人物,需要延缓行动。”
  “为什么?”南宫芸秋不爽了:“难道连天骄都对付不了那人了吗?”
  “小姐稍安勿躁,少爷此次前来南宫世家,是想促成南宫世家与纳兰世家的这门婚事,任何恩怨,都大不过这件事,他愿意为您解决此事,但也不能因为您这件事而影响到两家的联姻,希望小姐您能理解。”老人道。
  南宫芸秋闻声,柳眉轻蹙,像是明白了什么,低声道:“纳兰世家是在...顾忌什么人吗?”
  老人没有说话,只望着前方。
  南宫芸秋眼神晃动了下,也没有再追问。
  但她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还是把纳兰天想的太简单了。
  他让老人来,根本就不只是为南宫芸秋出气这么简单,而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在南川市动南宫世家。
  纳兰天想要掌握南宫世家的敌人信息!
  走一步算三步。
  纳兰天的眼界...只怕已是看的很远。
  南宫芸秋轻吸了口凉气。
  车子开进了酒店。
  南宫芸秋没下车,只让老人自个儿进去,她在车上望着。
  老人背着麻袋佯装成拾破烂的,来到大门口瞅了几眼,酒店内的人也未在意,保安则走来想要将其驱逐走。
  老人当即与保安发生了争吵。
  南宫芸秋全部看在眼里。
  这是老人的计谋。
  果不其然,片刻后,刘马带着几个人走来。
  “发生什么事了?”刘马脸色一沉,开口质问。
  老人看了看刘马,老眼晃动,若有所思。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老脸瞬变。
  “先生,老头子我就是来这捡两个瓶子而已,我又没干什么,他就要把我打出去,太过分了!”老人忙解释道。
  “这里也没什么瓶子可捡,而且这酒店也被我们包了,如果你没什么事,去别处吧。”刘马说道。
  “好...好的,先生...”
  老人点头,背着麻袋佝偻离开。
  “让人去跟经理讲一讲,在大门口安排安保,不要再让外人入内,免得打搅到教主,那可就不好了!”刘马侧首低声道。
  他这声音很是细微,但老人却是敏锐的洞悉到,佝偻的身躯一颤,差点没站稳。
  “老人家,没事吧?”刘马喊了一声。
  “没事,没事的先生...”
  老人家加快了步伐,匆匆走出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