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我相信你
  “你给我治眼?”
  苏颜愣了下,继而摇了摇头:“算了吧林阳,别白费力气了,你连我当下的情况怕都搞不清楚,又如何为我治眼?更何况,我可不是治好双眼便可痊愈的。”
  她的声音很虚弱。
  因为刚刚苏醒的缘故,此刻苏颜连喘息都颇为的吃力。
  林阳不想过多的解释。
  “那能让我试试吗?”他只简单的问了一句。
  苏颜抿了抿唇,低声道:“随你。”
  不信归不信,苏颜一般是不会去拒绝林阳某些不算无礼的要求。
  林阳走到苏颜身旁,望着那张苍白的面孔与被纱布裹着的双瞳,心头不由一揪。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林阳沙哑道。
  苏颜怔了下,旋而摇摇头:“与你无关!这只能说是我自己倒霉。外界皆以为我与林神医有染,致使林神医的仇敌找我下手,以胁迫林神医....这不是倒霉是什么?”
  林阳不语,摊开针袋,准备施针用药。
  苏颜很是配合。
  她边聊着天,却是说出了一句一直想询问的话。
  “外界一直认为我跟林神医的关系暧昧,为什么对于这件事,你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
  这个问题冒出,林阳施针的手不由一僵。
  片刻后,他哑然一笑,随口道:
  “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
  “是吗?”
  苏颜不再说话。
  医治的过程很顺利。
  等敷完药后,苏颜也觉轻松许多。
  “应该十天之后就会有效果了!到时候就可以拆纱布,进行复明训练了。”林阳松了口气笑道。
  “复明训练?”
  苏颜还有些难以置信,问道:“是说我眼睛治好了吗?”
  “应该是的。”
  “怎么可能?连林神医都治不好我这眼睛,林阳,你...怎么可能做到?”
  “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不如林神医吗?”林阳反问了一句。
  苏颜张着嘴,嗫嚅了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颜,你好好休息吧,虽然你眼睛没什么大碍,但身体里的毒还需清楚,我会为你熬药,让你服下,慢慢助你排毒的。”
  林阳说罢,转身走出屋子。
  “林...”
  苏颜还欲呼喊,但话到嘴边又止住了。
  她长叹一声,闭起双目,不愿再去想这所有烦恼。
  接下来的几天,林阳一直留在玄医派学院照顾苏颜,顺带做了颜可儿的手术。
  颜可儿的情况比苏妤糟糕的多,虽有上古奇药相助,但因为她是头部受损,即便治愈了,多半也是植物人,最好的结果也是失忆加低能。
  林阳颇为痛苦。
  颜可儿也算是为他而死,无论如何,林阳都得将其治好。
  “还得收集其他药材。”
  走出病房的林阳呢喃着。
  嗡嗡!嗡嗡...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掏出一看,林阳不由一怔。
  来电的号码是燕京的。
  且看这尾号...好像是林家人。
  他记得上一次林家人就用过这个号码给他打电话。
  林阳本是不想接的,可这个节骨眼,颇为敏感,思忖再三,林阳还是决定摁下了接通键。
  “请问是林阳少爷吗?”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略显恭敬的声音。
  “林阳少爷?”林阳眉头一皱:“你是林家人?”
  “回林阳少爷的话,是的,我叫林褔,少爷您好,冒昧给您来电,打扰了!”电话那边的声音十分的客气谦卑。
  这可让林阳错愕万分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林家的人称呼我为少爷!自打我出生起,林家人称呼我无非就两个字,‘杂种’,今儿个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是说,你是新来的?”林阳好笑的问。
  “林阳少爷!您误会了,其实是您父亲愿意接纳您了。”那边的林褔恭敬道。
  “接纳?”
  林阳僵在原地。
  “是的,接纳,从今天起,您就是林家之人了,您的父亲承认您在林家的地位,您自然是我们林家的小少爷了。”林褔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
  林阳想不明白了。
  他可一直被父亲视为耻辱,视为升迁之路最大的障碍。
  怎的突然间父亲便接纳自己了?
  “能告诉我原因吗?”
  林阳定下心,淡淡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可能是...是父亲想儿子了嘛。”林褔挤出笑容道。
  “呵呵,可儿子也想母亲呐,你问问他,他有妈吗?”林阳冷笑,将电话挂断。
  然而过了没多久,林褔的电话又打进来。
  林阳不接。
  可林褔打个没完。
  林阳迟疑了下,最终还是摁下了接通键。
  “还有事?”
  “少爷!您别这么生气嘛,其实老爷也知道错了,这不,老爷亲自命林褔带着礼物来江城慰问少爷您呢!”林褔气喘吁吁道。
  “慰问我?”林阳更加意外了。
  也更加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好端端的,林家人是抽风了?
  “少爷,您在哪?我已经进了江城,该把老爷给您的礼物交给您才是。”林褔笑道。
  “什么?你就到江城了?”
  林阳脸色一紧。
  思忖再三,沙哑道:“我在永和路!”
  “好!我马上到!”
  说完,林褔将手机挂断。
  林阳眉头紧锁,迟疑片刻,拨了徐天的号码。
  没多久,徐天小跑过来。
  “林董!”
  “带几个人,去永和路一趟!”林阳沙哑道,附耳低语。
  徐天重重点头,自信满满道:“放心吧林董,这事我熟,包在我身上!”
  说完,便直接驾车离开了玄医派学院。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林肯停在了永和路边上。
  接着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下了车。
  他打开后备箱,将大量礼品放在了路边,便拿着手机给林阳拨去号码。
  然而几遍下来,手机里都只有一个声音。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嗯?怎么回事?”胖子愣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