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你要证据?我给你!
  “我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你是林阳对吧?”那男子微笑的问。
  林阳眼神顿凝,没有吭声。
  但张晴雨却是迫不及待的呼喊:“没错!这就是我女婿林阳!我告诉你!这些东西都是我女婿送的,跟你可没有半点关系!如果你没什么问题,就赶紧走,知道了吗?”
  “你女婿送的?”男子笑容满面:“据我所知,你女婿只是个倒插门,身无特长,穷的响叮当,好端端的,他哪来这么多名宅豪车,古玩珍宝?女士,你就没有怀疑过吗?他的这些东西,或许来路不正!”
  这话一出,张晴雨脸色顿怔,旋而哼声连连:“这与你有什么干系?先生,差不多得了,赶紧走吧!再说了,来路正不正,巡捕会去处理!你是巡捕吗?你不是就赶紧走!”
  她虽然也很困惑,但她已经没兴趣去问了。
  反正这些东西的的确确是以林阳的名义送到她手上,这就足够了。
  其他的,张晴雨才不在乎呢。
  “张女士,我便实话跟你讲吧,这些东西其实跟我是有关系的,因为这些东西里有一部分,就是我们家的。”男子直接挑明了说。
  “你说什么?放屁!这些才不是你们的!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你!这些都是我女婿送给我的!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赶紧给我滚!如果再不滚,我就报警了!听见了没?”张晴雨情绪激动,连连叫喊。
  男子的话是她一直以来最担心的,这句话也彻底突破了她的底线。
  她无法接受。
  她也彻底爆发了。
  “报警?有意思。”
  男子眯了眯眼,直接站了起来,瞳仁深处掠过一抹杀意。
  他不想再耽搁下去。
  既然林阳已经到了,那么,他就该带东西回去!也得给家族一个交代!
  然而就在这时,林阳突然低语道:“这位先生,我们能不能单独聊聊?”
  “我觉得没有再聊下去的必要了。”男子耸耸肩。
  “相信我,这是为你好!”林阳神情尤为的认真。
  男子看了他一眼,稍稍思绪,旋而笑道:“行吧,反正东西已经找到了,我时间也有多,就陪你唠唠,反正你们也跑不掉了!”
  说完,男子走到阳台上。
  林阳也紧跟而上。
  “林阳!好女婿!东西不是他的,对不对?你可千万不要把东西给他啊!这是咱家的东西!”张晴雨无比紧张,一把拽住林阳的胳膊道。
  林阳眼露厌恶,侧首冷道:“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你也敢收?你就真的不要命了吗?”
  “来路不明?”张晴雨一怔:“那送东西的人不说了这是你的东西吗?怎叫来路不明?”
  然而林阳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走去阳台。
  “林阳!”
  张晴雨喊了几声,林阳并未搭理,她当即一咬牙。
  “这个家伙!还是如此不知大小,简直是无法无天!不管了!今天这些东西入了我家,就别想带出去!”
  张晴雨呢喃一声,掏出了电话,拨通了苏广的号码。
  “喊了几个人?”张晴雨沉问。
  “老张老刘他们,一共也就五个。”
  “五个?够了!你们就在楼下待着,如果情况不对,就全部给我冲上来,明白吗?”张晴雨冷冷道。
  “晴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甭管那么多!告诉老张老刘他们,事成之后,我会重谢他们!”
  “呃...好吧。”
  苏广莫名其妙,领着几个友人在楼下抽烟。
  而在阳台上,林阳也点了根烟,同时给那人递了一支过去。
  但那人并未接,反倒是用着玩味的口吻道:“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有话直说吧,我还着急带东西回去复命呢!哦对了,你知道是哪些东西吗?”
  “知道,那件圣婴棺木。”林阳抽了口烟道。
  “哈哈,看样子你还是懂的一些事情的,不过你只猜对了三分之一,因为我除了带回圣婴棺木外,还要带回去两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跟里面那个蠢女人的脑袋。”男子指了指自己的头颅,微笑道。
  林阳眼神顿紧,沙哑道:“为何?”
  “圣婴棺木乃我们黑家世代供奉的圣物,意义非凡,这次却被你盗走!上面十分生气,因此不仅要求追回棺木,也必须要带回此次事件涉及人员的脑袋!相关人员一个都跑不掉!”男子耸耸肩。
  “这棺木,并非是由我盗走的,而是林家人盗走,他们之所以送到这来,无非是想转移仇恨罢了!你们如果真的想要追责,我觉得你们还是去找燕京林家人谈谈吧。”林阳平静道。
  “呵,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怎会信?更何况人赃并获!圣婴棺木就在这,你又有什么可抵赖的?”男子好笑道。
  “所以你们甘愿被人当枪使?甘愿被人戏耍?”林阳反问。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是真的?”男子眯着眼问。
  林阳沉默了。
  片刻后,摇了摇头:“没有。”
  “那不就是了!”男子笑道,便是要伸出手,朝林阳的脖子恰去。
  这赫然是打算将林阳的脖子给掐断,然后再回房间杀张晴雨。
  然而就在他刚伸手的刹那,又一只手精准的扣住了他的手腕...
  那赫然是林阳的手。
  “什么?”
  男子愕然不已。
  他几乎是没看清楚林阳这手是何时抓过来的...
  “这位先生,我并不打算跟你们家族为敌,这件事情,希望你能好好调查清楚,别冤枉好人!”林阳冷冽说道,似乎也不打算再客气了。
  “冤枉?起初我还不信,但现在,我深信不疑!你一个弃少赘婿,怎有如此实力?你是有资本去偷盗圣婴棺木的!”男子凝眼说道。
  “这么说,你是认定我了?”
  “当然,除非你能拿出证据。”
  “证据吗?”
  林阳漠然了片刻,淡淡说道:“行!你要证据,我给你!”
  话音坠地,他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份合,递给了男子。
  男子着目一望,瞬间愣住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