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生与死的抉择
  “洗过的痕迹?”
  所有人神情一紧,齐刷刷的盯向林阳。
  林若男也傻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她知道林阳很聪明,但花玄到底是棋高一招。
  纵然林阳及时洗掉了脚底的泥,也依然被她看出了端倪。
  完了。
  这回彻底完了!
  这下子该如何洗清嫌疑?
  林若男瑟瑟发抖,脸都白了一圈。
  四周的人目光也全部聚焦在林阳身上,等待着他的答复。
  “你怎么不说话了?”北轩讲师严厉喝喊。
  “我看他根本就是无话可说了。”旁边有人叫道。
  花玄熠熠的盯着林阳。
  虽然这不是确凿的证据,可已经能说明很多事情了。
  然而就在这时,林阳倏然开了口:“这能证明什么?如果你们以这个来认定我有罪,那岂不是说你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罪?”
  “你什么意思?”北轩讲师皱眉。
  “花玄小姐,你能脱下你的鞋吗?”林阳对着花玄微笑的问。
  花玄怔了下,柳眉轻蹙,旋而低声道:“莫不成你是在怀疑我?”
  “我只是想自证自己的清白。”
  “那好。”花玄迟疑了下,点点头:“我想看看,你如何自证。”
  说完,花玄将鞋子褪下。
  却是露出一双精致完美的小脚丫子。
  那双玉足简直像是上天的杰作,没有一丝瑕疵,月光照耀下,宛如美玉打造。
  林阳都看的一愣一愣的。
  花玄脸颊有些绯红,低声道:“谷口出事时我正准备上床歇息,便来不及穿袜子。”
  “不碍事,你的脚不臭。”林阳笑道。
  花玄怔了下,眼露掠过一抹恼怒,但很快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神色:“莫要说这般轻薄的话。”
  林阳笑了笑,接过鞋子,便将鞋底呈现于众人。
  人们好奇的看过去。
  会儿功夫,所有人都愣住了。
  “诸位,花玄小姐说我鞋子有洗过的痕迹,那么...她的鞋底,该如何解释?”林阳问道。
  众人顿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为什么花玄师姐的鞋底也是湿的?”
  “不对啊,这地上很干啊...”
  “这是怎么搞得?”
  所有人都费解的很,也包括花玄。
  “这...?”
  “花玄小姐,想知道原因吗?其实很简单,你看着庭院的大门处。”林阳笑道。
  人们齐怔,侧目望去,才发现庭院大门的地面竟已经湿润了,一点儿水渍淌了过去。
  “哦?”花玄恍然。
  “这里的水管今天白天破了,漏了点水,所以不光是我的鞋子湿掉了,你们每一个人的鞋子都湿掉了!花玄小姐,你以此法来定我罪,岂不是冤枉好人吗?”林阳道。
  花玄轻轻颔首:“的确,是我草率了!讲师,或许不是此人!”
  “不是此人,那该会是何人?”北轩讲师恼问。
  “这...还需调查。”花玄迟疑了下道。
  “哼,真是浪费时间!”
  北轩讲师尤为恼火,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一群人哗啦啦的也走出了院子,当然,不乏有些情窦初开的女弟子有些迈不动腿,是偷偷的瞄着林阳,流连忘返。
  花玄则是柳眉紧蹙,像是思绪着什么。
  她望了眼林阳,又看了看自己的鞋,最终是光着脚丫出了庭院。
  “呼!!”
  林若男直接瘫坐在了地上,满头大汗,吓得不轻。
  “好险,可算是混过去了!话说林师兄,门口的管子什么时候破的?我咋不知道?”
  “刚刚破的。”林阳淡道。
  “刚刚?”林若男疑惑不已,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错愕道:“难道说...”
  “其实花玄的判断是正确的,我的确洗了鞋,我没想到对方会来的这么快,以至于鞋底的水渍都没干!门口的水管,是我刚才趁她们不注意,用银针扎破的!这些人急匆匆的来兴师问罪,谁都不会注意到门口水管到底破没破,因此没有怀疑我的话!”
  “可是...花玄的鞋底,为什么是湿的?”
  “我弄湿的!”
  “但你身边没有水啊!你难不成还能变魔术?”林若男诧异的问。
  林阳不语,只抬起了手。
  林若男眼睛顿时瞪得巨大,望着他的一根手指...
  “我没用水,我是用的血,打湿了她的鞋底!”林阳沙哑道。
  黑泥的气味比较重,因此能盖过血腥味。
  可林若男哪曾料想过,林阳居然在这危机关头如此的决绝。
  用血染鞋...
  “回去吧。”
  林阳折返回屋子。
  林若男浑身一颤,回过神来,急呼道:“林师兄,若是如此,那花玄师姐一旦洗了鞋底,岂不是...暴露了?”
  “是,但那又如何?她洗鞋底的那一刻,证据已经被毁掉了,到时候,我们只需死不承认即可!”
  林阳淡道:“我们不会在这里留太久!等她找到证据指证我们,我们已经离开了!”
  “可如果她很快就找到证据呢?”林若男急呼。
  “那...只能杀人灭口。”林阳眼露狰狞。
  林若男头皮发麻。
  谷口之事,引起了红颜谷高度重视。
  当夜,红颜谷便加强了整个谷内外的防御。
  因为钥匙遗失,她们不得不强行关闭机关,这种关闭,会对机关造成不小的损害,因此翌日一早,红颜谷的工匠也开始对机关进行修复。
  林阳让林若男带着手机去拍摄。
  而他自身,则开始着手朝红颜谷腹地深入。
  可就在他准备之际,赵月再度来到了庭院。
  她的脸色很不自然,有些难看,入了庭院,望了眼林阳,犹豫许久,才说道:“你现在离开红颜谷...还来得及...”
  “走?”林阳一愣:“赵月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吗?”
  “上面决定,要除掉你!你不走,就得死!”赵月喝喊。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