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赌局
  “荒谬!”林阳摇头,淡淡说道:“血灵芝所生长的环境当是至火至阳之地,怎会是至阴至邪之地?五长老怕不是在说笑话。”
  “我们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如果林神医不信,我可以现在带人陪你去查看!”五长老一脸无奈。
  林阳闻声,眉头紧锁。
  若真是如此,那倒是可能生出所谓的血皇灵芝!
  毕竟物极必反,当至阳至火之地到了极致,会出现某种变异,倘若这个至阳至火之地原本生出了血灵芝,却因为阳火因素涨到了最高点,最后打破桎梏,或散尽阳力,扭转成至阴至邪之地,以至于血灵芝突然在至阴至邪之地上生长,的确有可能将其催化成血皇灵芝。
  但这一切实在是太荒唐了。
  先不说血灵芝能否适应的了环境的突然变化,单单就说这至阳至火之地突然的转变,也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若要算概率,怕是万分之一都没有。
  也难怪史书上从未记载过任何关于血皇灵芝的事。
  但正因如此怪诞而稀有的可能性,才有机会造就无上灵草!
  “不必了,待会儿过去了,自然就清楚了。”林阳淡道。
  “过去?不不不,诸位,你们还不能就这么过去,在去之前,我得对你们进行一个测验。”五长老笑道。
  “测验?”
  众人都意外不已。
  “测验什么?”孔释天问。
  “当然是对你们实力的测验,我们血魔宗这次请你们过来,是想让你们帮忙的,而不是叫你们来送死的,毕竟你们身后都代表着不同且强大的势力,如果你们在我血魔宗内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们可是无法向你们背后的能量交代。”五长老说道。
  “可笑!”
  这番话落地,乔尔率先笑出了声:“老先生,你就对我们这样没信心吗?只是几个不长眼的老鼠,没必要弄的这么麻烦!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其他几人也都赞同。
  “不要嫌麻烦,诸位来我血魔宗,我们自然要对诸位负责,如果诸位不愿意参加这场测验,那就请回吧!”五长老神情颇为严肃道。
  众人一听,眉头暗皱。
  他们都是冲着血魔宗的好处而来,若是参加不得,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又怎会善罢甘休就这么离去?
  “是些什么测验?”南琴询问道。
  “我们血魔宗的后校场内有一个机关棋局,棋局是我们血魔宗先祖留下来的,诸位只要能在棋局内坚持超过10分钟,就算通过测验。”五长老道。
  “机关棋局?”
  人们面面相觑。
  “诸位如果吃好喝好了,我可以现在带你们去看看。”五长老起了身。
  “那最好不过。”孔释天道。
  众人离席,朝后校场行去。
  后校场极大,一边是露天的,另外一边则用钢板与木石垒起的好似大仓般的建筑,顶部极高,离地接近十五米,大门也极为宽敞,能过大巴车。
  五长老、血枭等人领着林阳几人来到了大门前,却未将大门打开。
  大门之上几个血色的大字映入众人眼前。
  “血魔棋?”孔释天念出了声。
  “这是我血魔宗最有名的血魔棋局,我血魔宗历史上只有两位宗主成功的赢下了血魔棋,一位是第三任血魔宗主八荒宗主,另一位是第十七任宗主平无极宗主!一般来讲,这血魔棋局不是谁逗你呢进去的,可这次事件非比寻常,宗门也考虑到诸位的身份特殊,就设下这个考验,入内满10分钟,即可通过测验,若是不敌,可直接离开棋局!烦请诸位莫要逞强,否则一旦有性命危险,我血魔宗是不会负责的。”五长老侃侃说道。
  “是吗?”孔释天摸着下巴看向大门,若有所思。
  “那万一我们要是赢下了血魔棋局,会怎样?”乔尔抽着雪茄,笑着询问道。
  这话一落,血魔宗的人齐刷刷的朝他看去。
  “这是不可能的事,连我们现任宗主都无法成功拿下血魔棋局,你觉得你有可能吗?”血枭冷哼。
  “我是说万一!更何况你们做不到的事,未必我乔尔就做不到!”乔尔自信满满。
  “自不量力!”血枭暗暗摇头。
  “如果在场的诸位真的有谁能赢下血魔棋局,那么血魔棋局内的机关会启动,我血魔宗至宝会出现在诸位面前,届时诸位取走便是!”五长老笑呵呵道。
  “至宝?”
  乔尔、孔释天皆目光一亮。
  “对,据说是我血魔宗创宗之人血魔帝的成名至宝,名为‘帝血玄生’,它一直被放置在血魔棋局内,第三任与第十七任宗主都取出来过,而我血魔宗的巅峰,也是这两位宗主凭借帝血玄生所带来的,只不过他们在临终之前,又将帝血玄生给放了回去,声称此物只有通过血魔棋局者才可使用,完不成考验,则不配持有此物。”五长老道。
  “帝血玄生?”
  世人一震。
  “那是什么?”
  乔尔忙问。
  “据说能改变世间格局,使人无敌于世的宝贝,至于具体是什么宝贝嘛,我也不知道,毕竟我们压根没见过。”五长老笑呵呵道。
  “切!”
  乔尔撇了撇嘴。
  但几人眼里都有光,显然对这个帝血玄生很感兴趣。
  林阳自然也不例外,但这种东西想想就算了,连血魔宗主都拿不到,他自然也不会去逞强。
  “血魔棋局是封闭性的,需单独进入,诸位,你们谁先进?”五长老问道。
  “我先来吧。”孔释天提前站了出来。
  但在这时,乔尔突然呼道:“等一下!”
  “怎么了?”孔释天朝其望去。
  众人也纷纷着目。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如果就这样进去待个10分钟回来,太没意思了,不如我们来个赌局怎么样?”
  “赌局?”
  “有意思,你想赌什么?”南琴笑出声。
  “就赌谁在里面待的时间长!咱们几个各自取一件宝贝出来,若谁待的时间最长,这些宝贝,就归他所有!如何?”乔尔眯着眼道。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