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禁地之人
  砰!
  一记沉闷的响声迸发。
  紧接着,便看到一个身影飞了出去,撞进了雷公庙。
  本就破旧的雷公庙直接被这个身躯给撞的个支离破碎,几乎倒塌。
  噗嗤!
  那人艰难的爬起来,还未站稳,嘴里便喷吐出一大口鲜血,差点昏死过去。
  其余两个人见状,脸色骇然。
  这七名恐怖高手,根本不是血魔宗主的对手!七人已经战死了四人,剩余的三人也是遍体鳞伤,难以招架。
  尽管血魔宗主也负了伤,可这并不影响他能碾杀这七人的局势。
  “快...走...”
  站在雷公庙废墟的老人擦拭掉嘴角的血,艰难低吼。
  “老大...”
  剩余两人凄呼。
  “莫要管那么多,走!”
  老人咆哮着,不顾一切朝血魔宗主冲去。
  “啊!!我跟你拼了!”
  老人将全部力量释放,体内冲出一股宛如气浪般的恐怖震力,人如陨石,压向血魔宗主。
  “哼,自不量力!”
  血魔宗主满脸不屑,直接抬手隔空一抓。
  哗!
  那恐怖的血红色气息再度笼罩了过来,直接将老人包裹的严严实实。
  老人瞳孔涨大,奋力挣扎。
  可惜...已经晚了。
  血魔宗主抬手一握。
  砰!!
  血气直接将老人的身躯碾的粉碎,当场炸开。
  血雾绽放,残破的肢体坠落于地。
  “老大!”
  剩余两人吓得魂不附体,大脑一片空白。
  “走!”
  其中一人咬牙低喝,掉头便跑,另外一人也才反应过来,急忙朝远处奔逃。
  “你们能逃掉吗?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我会给你们个痛快的!”血魔宗主冷哼,步伐一点,追击上去。
  但在这时,一记呼喊响来。
  “宗主!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宗主!”
  听到这呼声,血魔宗主脸色顿沉,止住步伐侧首而望。
  竟是首席长老!
  他气喘吁吁的跑到这来,跪在地上,脸色发白急声道:“宗主,那个林神医何其狡猾!他竟从天路逃跑,逃进了禁地了!”
  “你再说一遍!他去哪了?”血魔宗主沉喝。
  “禁地!他进了禁地!”首席长老颤抖道。
  血魔宗主猛地伸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那佝偻的身躯提了起来。
  首席长老顿时呼吸困难,身躯悬空,疯狂挣扎,痛苦到了极点。
  他拼尽全力道:“宗主,饶...饶命啊...宗主....”
  吧嗒!
  血魔宗主松开了手。
  首席长老掉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酒囊饭袋!这次罪暂且记下,待我收拾了林神医,再与你们慢慢清算。”
  血魔宗主淡道:“走,去禁地!”
  “是。”
  首席长老艰难道,立刻跟着血魔宗主返回了血魔宗。
  血魔宗有两大禁地!
  第一个禁地是埋葬着血魔宗历代宗主的墓地,宗教人不能随意涉足,否则便是亵渎列祖列宗,罪该万死。
  第二个禁地,则是一个关押着血魔宗恐怖敌人的监牢!
  据说这个人是上任宗主的死敌,被上任宗主以诡计擒住,关押于此,上任宗主想要从他嘴里套出他所修炼的绝世武学的武功心法,因为据说他所学的绝世武学可让血魔宗历任宗主所学的血魔咒更进一步。
  譬如说现任血魔宗主已经将血魔咒修炼到了顶层,按理来讲,是无法更进一步的,可血魔宗一直以来就有一个传言,说血魔咒实际还有一个隐藏境界,而这个境界,需要特定的方式才能进入。
  而关押在第二个禁地内的那个人,就拥有这特定的方法。
  正因如此,这个犯人活到了现在,一直没有被杀死。
  因为哪怕是现任血魔宗主,也想从他嘴里得到血魔咒隐藏境界的修炼方式。
  奈何这人是宁死不说,无论是如何折磨他,摧残他,都得不到答案。
  无可奈何下,血魔宗人只能一直关着。
  但是....关着归关着。
  这人被锁在禁地内,对任何人都不会产生威胁,可如果把他释放出来...那对血魔宗而言,可是灭顶之灾啊!
  毕竟此人之实力,是比上任宗主还要强的,若非上任宗主使用阴谋诡计,否则根本不能将其擒住。
  故而众人急匆匆的赶向禁地,生怕林神医将此人释放。
  一旦此人被释放出监牢,整个血魔宗,必然会迎来一场浩劫。
  不一会儿,血魔宗无数强者齐聚禁地外。
  而在禁地内。
  林阳顺着马海那边发来的资料,快步朝里头走。
  “谁?”
  里面驻守的血魔宗弟子早就意识到有人闯了进来,当即大喝。
  林阳咬着牙,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挥出银针,定住了驻守监牢的几人。
  几人纹丝不动,宛如雕像。
  他立刻冲了过去,在这几人的身上翻找。
  很快,一把钥匙被他翻了出来。
  这必然是开启监牢的钥匙了。
  林阳立刻冲到禁地走廊的尽头,来到一扇巨大的铜门前,插入钥匙,一扭。
  咵嚓!
  轰隆隆隆...
  铜门缓缓升起。
  他忙冲进去,再从里面用钥匙将铜门合上,又取出武尊剑,将剑刃狠狠刺进了锁眼当中。
  如此一来,血魔宗的备用钥匙就无法从外面将铜门打开,他也暂时安全了。
  然而虽然暂时安全,但林阳当下也成了瓮中之鳖,铜门能够保护他,也能将他关在这。
  可林阳已是走投无路。
  他深吸了口气,尤为无奈。
  谁能想到血魔宗主的实力会这般恐怖。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且去看看里面那位血魔宗的死敌如何,若是能够借他之手冲出血魔宗,倒也不错。”
  林阳心思着,先用银针为自己的断臂扎上几针,稳住伤势,随后点燃监牢内的油灯,借助微弱的光芒往里头走。
  在监牢的最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牢房。
  牢房中央树立着一个粗壮巨大的铁柱,铁柱前,则用铁链锁着一个人。
  林阳着目而望,当即愣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