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你们干什么?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来源:<ahref=""></a>
  玄医派学院的人都哭出了声。
  他们明白秦柏松的意思。
  秦柏松不希望他们死,便要他们投降。
  可秦柏松不会这般屈服。
  因为他不怕死!
  他宁愿为林阳而死!
  秦柏松一言,也让这些血魔宗的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好!好!好一条老狗!你还真是对林神医忠心啊!说的我都有点感动了!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个机会吧!”
  首席长老眯了眯眼,微笑道:“来人!”
  “在!”
  几名弟子上了前。
  “给我把那条老狗抓来!这里不是学院嘛,这里的人不都是做学问的嘛?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给他们上一课!”首席长老笑道。
  “是!”
  两名弟子冲上了前。
  “你们干什么?”
  “找死!”
  马海、徐天大怒,竭力喝喊,身后的人立刻扑上去阻拦。
  徐天更是拔出随身携带的袖珍手枪,毫不犹豫的开腔。
  砰砰。
  几记火舌喷出。
  但这些弟子早就有所预料,提前躲开。
  他们速度奇快,徐天跟着射击,竟都打不中他们分毫。
  “你他妈找死!”
  一名弟子一个闪身窜到徐天跟前,直接一记手刀,狠狠劈在徐天的手腕上。
  咔嚓!
  徐天握枪的手当即折了。
  “啊!!”
  他发出痛苦的嚎叫声,那弟子又是一脚,狠狠踹来。
  砰!
  徐天栽倒在地,翻滚几圈,随后捂着手腕痛苦嘶嚎。
  众人脸色骇变。
  等回过神来,那些徐天的打手也全部倒在了地上,竟是被血魔宗的一名弟子放倒。
  龙手等人倒抽凉气。
  徐天的打手已经是江城身手最好的一批人了,他们之中有不少是退伍军人,可在这血魔宗弟子跟前,竟是连一个照面都撑不住!
  “这些不是寻常的武道之人,他们属于隐世一派,实力也比练武之人要强很多,我们根本不是对手。”龙手暗暗咬牙道。
  “这下该如何是好?”
  “哼,秦柏松!你不要把自己弄的太伟大了!你敢去死,我又为何不敢?我龙手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若非老师相救,我的尸骨怕都化了,今日便是与这些人拼上一回又如何?”龙手态度坚毅,纵然知道打不过,但他依然不会坐以待毙。
  二人言语,鼓舞了所有人。
  “那就打吧!”
  “为林神医报仇!”
  “绝不会放过这些人!”
  “哪怕是死,也要咬下他们身上的一块肉来!”
  人们呼喊着,个个义愤填膺。
  可实力的差距哪是空喊几声口号就能对付的?
  只见首席长老嘴角上扬,突然一个闪身,窜至秦柏松的跟前,抬手又是两巴掌,继而一把揪住他的脖子,将其拽出人群,摔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这一系列动作如电光火石,令人始料不及。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秦柏松已经倒在了那边的地上。
  “秦老师!”
  “老爷子!”
  “秦院长!”
  众人脸色大变,立刻要冲过去。
  可血魔宗弟子哪会如这些人的愿?仅是两人,便横在了这些人的跟前,把他们统统拦了下来。
  “混蛋!”
  “让我们过去!”
  “不许伤害秦老师,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人们嘶喊着,可却无能为力,一弟子手臂轻震,便把这群人撩翻。
  他们在这些玄医派学院的人面前,简直就像神灵一般,难以逾越。
  “这条老狗不是很有骨气吗?既然如此,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慢慢折磨他!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他的骨气够硬,还是我们血魔宗人的手段够硬!”
  说完,首席长老直接挥了挥手:“先给我把他的指甲全部拔了!”
  “是,长老!”
  一弟子露出玩味的笑容,走向秦柏松。
  秦柏松艰难起身,想要反抗,但马上被人摁在地上,揪出手掌,另外一名弟子则开始一根一根的拔着他的指甲。
  “啊!!”
  凄惨的叫声响彻云霄。
  十指连心,拔指甲的疼痛感就更不必去形容。
  一些人是哭的撕心裂肺,发疯般的朝那冲,却根本不能阻止这一切。
  轰轰轰...
  这时,十几辆车子冲进了大门,停在这里,车上面冲下来大量身影。
  一看,赫然是忘忧岛的古武高手!
  “来援兵了!”马海大喜。
  “给我上!”
  为首的忘忧岛人大喝一声,冲向这些血魔宗人。
  “不自量力!”首席长老双手后附,摇头冷笑。
  三名血魔宗弟子迎击过去。
  然而忘忧岛的实力与血魔宗相差太大了,哪怕这些弟子们竭尽全力,竟也不是其对手。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谁能改变这里的任何局面。
  “阳华有麒麟门、忘忧岛等势族加入,只可惜这些所谓的宗族豪门,与我血魔宗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他们的武功技法在我们眼里何等拙劣,你们如果指望他们来救你们,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首席长老冷笑。
  除非古派跟东皇教的人出手,但这两个势力的人都在提防着红颜谷,又怎会来这?更何况他们也没有收到消息。
  众人绝望无比。
  “给我继续拔。”
  首席长老笑道。
  “是!”
  弟子们继续,秦柏松的惨叫声再度响起。
  但没拔几根,他便疼晕过去。
  可血魔宗的人根本不放过他,直接浇了盆冷水,强行将他叫醒,随后又接着拔。
  无尽的折磨让秦柏松都苍老了几岁,老脸苍白至极,且满是汗水。
  “长老,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帮人?跟他们废话做什么?”一名弟子瞅了眼这景象,忍不住询问。
  “我们来这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为宗主谋求好处,如果玄医派学院的人愿意归顺我们血魔宗,那对我血魔宗会有无穷的好处!”首席长老淡笑道。
  “所以长老是要杀鸡儆猴?”
  “对,让他们看看我们的手段!这些人离我们这些打打杀杀的武道之人太远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狠辣,既然如此,今天就来点狠的!等拔掉这人的指甲后,就给我把他的牙齿头发统统拔光,然后,再给我把他皮剥了!”首席长老眼露狰狞。
  “是,长老!”那弟子连连点头。
  等十指的指甲被拔下后,秦柏松已是晕厥了三回。
  随后,这些弟子又开始拔毛、拔牙...
  秦柏松疼的疯狂颤抖,发疯般的挣扎。
  但身躯被死死摁住,动弹不得,嘴里连痛苦嘶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无数人为之落泪。
  无数人愤恨而咆哮。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玄医派学院的大门外响彻。
  “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