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失败,就是死亡
  柳如诗这一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谁能想到,她居然打算杀死薛翔!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算是有理!
  如果薛翔提前死了,那么,明天的生死医斗自然而然就比不成了。
  所以这是柳如诗最坏的打算,如何与薛翔和谈不成,自己只能采取这样极端的手段。
  尽管她杀死了薛翔,自己也会被长生天宫处于极刑,但她此刻已经想不得那么多了。
  只是。
  事情自然不会有她预想的那般好。
  如此近的距离,犹如荆轲刺秦王。
  匕首也很顺利的刺进了薛翔的胸口。
  但匕刃还未扎进去多少,便猛地停住。
  一看,是薛翔的手狠狠的扣住了柳如诗的手腕。
  “啊?”
  柳如诗怔了下,立刻用尽吃奶的力气将匕首朝里头刺。
  但她的力气哪比的上薛翔?
  “臭婊子!你他妈找死!”薛翔大骂,直接一巴掌狠狠煽在柳如诗的脸上。
  他的劲不知比李桃大了多少,这一巴掌下去,柳如诗的嘴里直接吐出血水,人重重摔在地上。
  “师兄!”李桃吓得不轻,赶忙冲了过去,手足无措。
  “贱人!”薛翔勃然大怒,直接推开李桃,冲上去对着柳如诗便是拳打脚踢。
  柳如诗卷缩着身躯瑟瑟发抖,想要还击但根本不是对手。
  “他妈死贱人!”
  李桃也冲上去,对着柳如诗便是几个耳光。
  “谁叫你来杀我的?是不是林阳那个狗东西?”薛翔怒骂道。
  “不是,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柳如诗擦掉嘴角的血,痛苦说道。
  “你自己的决定?少他妈装蒜了!肯定是那个废物害怕与我交手,所以叫你来杀我,我死了,这生死医斗自然就进行不了!不过臭婊子,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得死!那个废物也死定了!”
  薛翔怒骂道,随后吼道:“李桃,给我按住她的手!”
  “好!”
  李桃立刻将柳如诗的双手狠狠摁在地上。
  薛翔立刻抬脚,没有任何迟疑的踩了过去。
  “啊!!!”
  一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正式弟子宿舍。
  大量弟子跑了出来。
  宿舍沸腾一片。
  ........
  ........
  哐当!
  林阳客房的门直接被秋扇大力推开。
  “林大哥!出事了!林大哥!!”
  秋扇一边呼喊着一边朝林阳这头跑。
  但,躺在床上的林阳仿佛没听到这呱噪的动静,依然陷入熟睡当中,纹丝不动,若非他的呼吸均匀,怕是别人还以为他死了。
  “林大哥!你醒醒啊林大哥!”
  秋扇忙是摇晃着林阳。
  但不管她怎样摇晃拍打,林阳都没有任何反应。
  秋扇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而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随后一群弟子直接闯进了院子,猛地撞开客房门。
  “秋扇师姐!那个林阳呢?”一名弟子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大声质问。
  “林...林阳在睡觉呢,你们有什么事吗?”秋扇明知故问,强作镇定道。
  “柳如诗刚刚刺杀薛翔师兄未遂,我们怀疑这件事情与林阳有关,现在柳如诗已经被压去天刑宫面见四尊长!我们要把林阳也带过去,一并接受调查。”那弟子喝道,手一挥,身后的人哗啦啦的要冲上去将其架走。
  “住手!!”秋扇大喝。
  所有人为之一怔。
  “统统给我滚!谁敢靠近,就别怪我不客气!”秋扇满脸严肃,冰冷喝喊。
  “秋扇师姐,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哼!这人是五尊长指定要我好生照看的,没有五尊长的命令,谁都不许对他怎样!你们如果要带走他!可以,拿尊长的令牌来!”秋扇哼道。
  “秋扇师姐,你何意?你是想包庇这人?”那弟子神色阴沉的低喝。
  “我只是实事求是!如果你有什么不满,大可去五尊长那告我!如果你们谁敢无视五尊长的命令强行动他,那么,去告五尊长的怕就是我了!”秋扇面无表情道。
  听到这番话,众人脸色全是一变,都不敢再轻举妄动。
  至于那弟子的脸色则难看到了极点。
  “行!行!行啊!秋扇!你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件事情我会跟薛翔师兄好好说清楚的!你可得明白薛翔师兄背后是谁!现在柳如诗这个贱人意图害薛翔师兄!此人难保没有掺和进去,你这样包庇他,以后那位问罪过来,可没人护的了你!孰轻孰重你可得搞清楚!”那弟子冷哼说道,目光灼灼看着秋扇。
  秋扇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行!行!既然秋扇师姐这般决定,那你好自为之!”那人哼道,便甩了甩手,带人离去。
  秋扇冷冷的望着这些人离去。
  待所有人走出院子后,她却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汗淋漓,满面苍白。
  她扭过头望着床上躺着的林阳,冲过去拼尽全力对着林阳的脸上便是几巴掌。
  然而....林阳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这下该如何是好?”秋扇痛苦不已。
  与此同时,天刑宫内。
  一群弟子押着披头散发浑身血污的柳如诗朝宫内走去。
  “走!去见尊长去!”
  “该死的东西,居然想杀薛翔师兄!简直不可饶恕!”
  “该死!该死!”
  “下贱!”
  随同而来的同门弟子纷纷叫骂,义愤填膺的瞪着被押着的柳如诗。
  若非这里是长生天宫,弟子不许动用私刑,不然他们早就将这个‘恶毒’的女人大卸八块了。
  天刑宫早早收到了消息。
  刑宫三十六刑堂手已经就位。
  四尊长一身黑袍,威严的坐在宫堂之上。
  柳如诗被拽了进来,押着她的弟子们直接一甩手。
  砰!
  其人重重摔倒在地,却是没有爬起来,而是面如死灰,望着地面...
  她知道,她失败了。
  失败,就是死亡。
  她早就想通了,也坦然面对...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