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阳一言,让现场鸦雀无声。
  人们瞠目结舌,呆滞看着他。
  谁都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挑战徐才光?
  他是疯了吧?
  这家伙还不知道能不能战胜的了薛翔,现在竟又挑战徐才光?
  “这家伙,脑袋里在想什么?”
  “我看他的脑子是不清醒了!”
  “疯了!这家伙肯定是疯了!”
  “我估计他是破罐子破摔,也懒得再管那么多了。”
  “多半如此。”
  众人议论纷纷,现场沸腾一片。
  “林阳,你...要给我下生死挑战?”徐才光回过神,难以置信的盯着他。
  “我想诸位的耳朵应该没问题才是!待会儿我会亲自前去递交申请,若是徐师兄不信,可以跟我一起去。”林阳平静道。
  “呵呵,看样子你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也罢,既然你要这样做,那你就去吧,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先战胜薛翔师弟再说,可莫要连薛翔师弟都没斗过,死在他手,那你这些话,不就成了笑话吗?”徐才光轻笑道。
  “哈哈哈哈....”
  众人当即大笑出声。
  嘲弄之声不绝于耳。
  林阳扫视着这些人,平静道:“怎么着?你们是不信我能赢徐才光?”
  “哈哈,你能赢个屁!”
  “鬼才信你呢!”
  “你要能战胜徐师兄,我拿头剁下来给你!”
  “我估计你连薛翔师兄都赢不了,你凭什么说能战胜徐师兄啊?”
  “简直可笑!”
  众人嗤之以鼻,讥笑不断。
  “既然各位不信,那我们赌一把如何?”林阳平静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来了兴趣。
  “一个死人有什么好赌的?你有这个功夫,不如早点去办自己的后事算了!”李桃忍不住笑道。
  “那这话可就说的太早了,我能用十滴落灵血让天宫为我治伤,你们确定我只有落灵血吗?”林阳淡道。
  众人闻声,呼吸都紧了不少,目光灼灼盯着他。
  “怎么?你还有什么宝贝?”薛翔忙问。
  却见林阳从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了一朵湛蓝色的花来,呈现于众人面前。
  “这是何物?”
  人们惊呼。
  “此为蓝血花!我想诸位应该都听过吧?”林阳道。
  “什么?蓝血花?”
  “这....就是蓝血花?”
  “据说此物可是炼制长寿丹的妙药啊。”
  “长寿丹算什么?此物还能解千毒,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不得了啊!”
  惊叹之声连绵不绝,所有人的视线都挪不开了。
  “怎么?林阳,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是输了,就把这朵蓝血花给我们?”薛翔呼吸急促,忙是开口问道。
  “当然。”林阳点头:“我会把它带在身上,我要是死了,你们直接从我身上拿就是。”
  “好极!好极!”薛翔大喜,连连拍掌。
  徐才光也是微微点头,但不知为何,他心里头隐隐有些不安。
  对方如此信誓旦旦,怕是有什么后手。
  不过这样一个在长生天宫仅仅学习了数月,后被驱逐出去的家伙,又怎能惧?
  “我还是太多虑了!”
  徐才光暗暗摇头。
  “既然如此,那一言为定!林阳,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我砍你吧!哈哈哈...”
  薛翔大笑,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跟林阳来一场医术对决。
  可在这时,林阳喊了一声:“先莫要急,我还未说你们输了该如何呢!”
  “我不可能输的。”薛翔哼了一声摇头道。
  然而林阳再度摇头:“我这话不是对你说的,而是对徐才光说的!徐才光,我们先说好,你要输了,该如何?”
  听闻此声,所有人都意外不已。
  徐才光亦是如此,他凝视了林阳好一阵子,暗哼一声道:“你先赢了薛翔再说吧!”
  “怎么?徐师兄是心虚了?不敢下赌注?”林阳反问。
  “你这算是激将法吗?还是说你压根认不清自己的实力?”徐才光面无表情的说道。
  眼神里充斥着傲慢。
  “所以说师兄是不敢了?既然如此,那这打赌作废吧,这朵蓝血花,我就送给秋扇师妹好了。”林阳淡道,直接将蓝血花朝旁边立着的秋扇送去。
  秋扇浑身一颤,大概没想到话锋会突然转到自己身上,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且慢!”
  徐才光喝喊。
  “怎么了徐师兄?”林阳侧首。
  “谁与你说我不敢了?你既要送花给我,我怎不要?”
  “那你输了当如何?”
  “我若输,必然身死,你自然想如何就如何了。”徐才光淡道。
  “我对你没兴趣!”
  “哦?那你对谁有兴趣?”
  “你身后的这些人。”林阳淡道。
  众人闻声,为之一振。
  “我先前听秋扇说了,你在正式弟子中素有威望,无论是谁,只要成为长生天宫的正式弟子,那都得唯你马首是瞻!所以我希望等你死了,正式弟子们都得听我的!”林阳平静道。
  徐才光一听,愣了片刻,旋儿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林阳,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是想让这些弟子听你号令,然后再让他们向四尊长提出诉求,要四尊长释放柳如诗,对也不对?”
  “对。”林阳也不否认。
  “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考虑柳如诗,看样子那女人对你真的很重要,只可惜,你因为女人而迷失了自我,完全弄不清自己现在在干什么!真是个愚蠢透顶的家伙!”徐才光冷笑连连,眼里尽是轻蔑:“既然你如此愚蠢!也罢,我答应你!”
  “一言为定。”林阳沉道。
  徐才光没吭声,只扭头看着身后的一众弟子。
  “一言为定!”众人立刻异口同声的喊。
  林阳径直转身,离开天刑宫。
  “早点准备棺材吧,白痴!”
  “就你还想挑战徐师兄?薛师兄足够你喝一壶的了!”
  “脑瘫成这种程度,也是人才。”
  “真是搞笑。”
  各种笑骂与讥讽不断从林阳的身后传来。
  然而林阳充耳不闻,只面色阴冷的往外走。
  很快,又一通生死医斗的申请书递交上去。
  整个长生天宫,一片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