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天宫一片沸腾。
  清晨,骄阳升起。
  往日里静谧的天宫,却是喧嚣不断。
  “怎么回事?”
  刚刚走出玉台欲观日出的三尊长朝远处喧嚣的弟子宿舍扫了一眼,眉头紧锁:“今日是有什么安排吗?为何这些弟子如此吵闹?”
  “回禀三尊长,据闻是弟子林阳欲挑战薛翔与徐才光二人,并递交了生死医斗的申请书,这事传开了,所以弟子们讨论的颇为热烈。”后面一名年轻男子微笑道。
  “林阳?就是那个献出了十滴落灵血的家伙?”
  “正是!”
  “我听闻此人以前只在我天宫学习过数月而已,然后被驱逐出天宫,况且他年纪不大,按理来讲,要进行医斗,他绝不是薛翔之对手!为何他敢口出狂言,与薛翔决斗了,还要跟徐才光决斗?”三尊长捋了捋花白的胡须,困惑的问。
  “或许此人是有什么神奇之处吧!”
  “过人之处,也缩不断这些差距,薛翔入门也有些年头了,他掌握的都是我长生天宫正宗医术!林阳岂能比之?更何况就算薛翔赢了,徐才光呢?那可是进过门学习的!这个林阳拿什么与他比拼?”三尊长显然不觉得那林阳能胜。
  “还有一个小时生死决斗就开始了,三尊长完全可以亲自前往现场观望,这林阳究竟有何手段,一眼便知了。”男子笑道。
  “是吗?”三尊长摇了摇头:“若是闲来无事,倒可一阅,奈何近日事情太多,怕是没功夫了,贾生,待会儿你去看看吧,我就不去了。”
  年轻男子双眼微暗:“尊长,还是那些事吗?”
  “不然呢?”老人叹了口气,转身欲走。
  男子嗫嚅了下唇,随后径直开口:“其实尊长,您要是想,可以抽空去看看,耽搁不了您太长时间的。”
  “这林阳要连战两场,没有数个小时的功夫,绝对不可能结束!我现在实在没时间了。”老人摇头。
  “不,尊长,实际林阳只战一场就结束了。”男子突然道。
  “一场?”
  老人意外不已,扭过头看着他:“你何意?”
  男子踟蹰了下,低声道:“尊长,实际....林阳递交的第二份申请书,是一份合并申请书!”
  “合并?”
  老人眼睛瞪大了数分:“你确定?我长生天宫近百年来,都没人递交合并申请书!这个林阳,他莫不成是找死?”
  “尊长,或许真如您所说,这个林阳爬有什么底牌,您真的不去看看吗?”男子说道。
  老人思忖了下,沉道:“几点开始?”
  “八点!”
  “好!莫要惊动五尊长,我们悄悄去便是!”
  “是。”
  ....
  骄阳渐升。
  长生天宫右侧的擎天峰内,医圣台上。
  此刻,无数长生天宫的弟子聚集于此。
  人们激动而亢奋,一个个满是期待。
  无不是三三两两聚于一起。
  “真的假的?那个姓林的挑战了薛翔师兄不说?还要战徐大师兄?”
  “当然是真的!申请书两小时前递交的!假不了!”
  “他疯了不成?”
  “什么疯了,他那叫破罐子破摔!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薛翔师兄,故意嘴硬罢了!”
  “呵,还要这样的人?该说他莽呢,还是说他蠢呢?”
  “什么莽啊蠢的,他那是傻!”
  “也是,如果不傻,哪会跑去找徐师兄的晦气?”
  “崩管那么多,咱们看戏就是!”
  “成!嘿嘿。”
  各种议论声不断响起。
  往日寂静的医圣台内尤为热闹。
  “怎么回事?为何今日此处如此纷扰?”
  这时,一个清脆且漠然的声音响起。
  此声一出,医圣台内安静了不少。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朝声源望去。
  却是见一名穿着轻纱白衣长发如墨的窈窕女子顺着路口走了进来。
  “紫师姐?”
  有人惊呼出声。
  “紫师姐?紫淼师姐?五大杰出弟子排名第四的那位?”
  “天呐,就是她?”
  “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倾国倾城呐。”
  “据说紫淼师姐每日都会在这晨练,图的就是个清净。今日医圣台聚了这么多人,她自然是惊讶。”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不少弟子纷纷上前,向紫淼打着招呼。
  但紫淼却是充耳不闻,对谁都不予理睬,只独自朝台下走去。
  “如此呱噪喧嚣之地,还是尽早离开。”
  她像是自语,头也不回。
  可就在这时,一个笑声传出。
  “紫淼师姐,您来都来了,不看看今天这出好戏再走吗?”
  随后一群人朝这走来。
  现场惊呼不断。
  来人赫然是徐才光、薛翔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