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师兄来了!”
  “徐师兄好!”
  “徐师兄,有段时间未见了,您可好?”
  “见过徐师兄!”
  弟子们纷纷朝这些人涌了过去。
  每一个人皆用着崇敬而激动的目光看向徐才光。
  徐才光可是正式弟子第一人,而且是最年轻的精锐弟子,其成就造诣,不知是多少弟子所崇敬而仰望的,多少人以其为目标,奋力追赶。
  其实这件事情传出,很多人并不相信。
  他们不觉得五大杰出弟子之一的徐才光会陪这样的小丑玩这样一场闹剧。
  不过现在看来,也无所谓了。
  只是些跳梁小丑罢了,徐师兄肯定会将其收拾的落花流水。
  人们目光炙热。
  “各位师弟师妹们好啊。”徐才光笑呵呵的说着,脸上洋溢着和煦的神态。
  旁边的薛翔、李桃等人自然也是跟着沾光,在这些弟子之中是出尽了风头。
  紫淼不想搭理这些人,只看了一眼,便要走。
  但徐才光忙将其拦下。
  “紫淼师姐,何故匆匆离开?”徐才光温柔道。
  旁边的人见状,不由一愣,随后皆配合的止了声。
  傻子都看得出,徐才光是喜欢紫淼的。
  不过紫淼生来喜静,不愿与他人接触,除师尊及尊长外,师门内的任何人她都不会正眼看上一眼。
  徐才光苦追紫淼,可是没少碰一鼻子灰。
  “太吵。”紫淼淡道,简单利落的回了两个字。
  徐才光知道仅靠言语,难留紫淼,也无法给自己创造条件,思忖片刻,遂开了口:“紫淼师姐,您有所不知,此番与薛翔师弟对决的这个林阳,可是会些稀奇古怪的奇门医术,你若走了,怕是要抱憾终身呐,何不留下来一睹为快?”
  “奇门医术?”紫淼柳眉微微动了动。
  徐才光是知道紫淼喜爱各种稀奇古怪的医术,对这个也深有研究,若将话题往这方面走,肯定能起到挽留的作用。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咪\咪\阅读\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然而紫淼却是轻轻摇头:“徐才光,你以为我没听过这个林阳吗?他只是个在我天宫学习过数月的新人,连正式弟子都比不上,他如何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医术?”
  “紫淼师姐若这般想可就大错特错了!这林阳的确只在我天宫学习过数月,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听闻他离开天宫后遇到不少高人,掌握了不少神奇医法!十分厉害呢,否则,他怎敢挑战薛翔?更要挑战我?如果没两把刷子,他岂敢夸下这样的海口?”徐才光说道。
  紫淼闻声,思忖片刻,旋儿点了点头:“你说的有理!好,既然如此,我便在这稍稍观望一阵,但愿来人不会太过无趣。”
  说完,便行至旁边一颗桃树下着着。
  亭亭而立,窈窕婀娜,宛如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周围弟子皆不敢靠近,以免惊扰师姐。
  徐才光眼里掠过一抹光芒,正欲上前继续说着什么,这时,高呼声响彻整个医圣台。
  “五尊长到!”
  声音悠扬,直入云霄。
  所有弟子全是一震,纷纷举目。
  却见一列白衣弟子走进医圣台。
  而为首之人,赫然是当初为林阳扎针的美妇人五尊长!
  “拜见五尊长!”
  “拜见五尊长!”
  所有弟子全部跪伏于地,朝走进医圣台的美妇人作礼,连那紫淼亦是如此。
  美妇人面无表情,漠然而行,领着弟子一直走到医圣台正上方的巨大雕像前,方才坐下。
  雕像下摆放着桌椅,正供尊长享用。
  “都起来吧。”美妇人淡道。
  “谢五尊长。”
  呼喊声毕,人们哗啦啦的站了起来。
  现场有些喧嚣。
  突然,美妇人神情一肃,大声而喝:“所有弟子,以环形而列,盘坐不动,不语不言,不许惊扰!听明白了吗?”
  这话一出,所有弟子立刻围坐于医圣台边,形成一个圆形,不语不言,宛如雕像,更不敢动。
  医斗生死,庄严而神圣,任何人都不能破坏。
  否则后果极为严重。
  “时辰是否到了?”
  美妇人看了眼身旁的弟子,淡淡询问。
  “回禀尊长,还有5分钟就到了。”弟子说道。
  “5分钟了吗?那,此番生死决斗的弟子呢?在哪?”美妇人当即询问。
  “弟子在这!”
  薛翔立刻站了出来,走到了医圣台中央。
  “林阳呢?”
  美妇人再问。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找到林阳的身影。
  “该不会是不敢来了吧?”
  “我料定是如此。”
  有人小声而笑。
  然而这时,路口处传来声音。
  “林阳在此!”
  一看,赫然是林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