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囚牢内。
  柳如诗无力的趴在地上。
  她身上的伤口并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而这监牢幽暗潮湿,细菌横生,毫无意外,她感染了。
  饥寒交迫下,她只能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身旁几只老鼠完全不怕生的在窜动着,似乎对于这监牢内的人已习以为常。
  “能不能...给我杯水?”
  终于,柳如诗无法忍受了,抬起头,虚弱的朝牢笼外的狱卒喊着。
  “水?呵,进了这种地方还有这么多要求?别逗了,知道这叫什么地方吗?死牢!来这里的人都得死!喝水?喝尿吧你!”狱卒哈哈大笑,根本不搭理柳如诗。
  “你...”柳如诗气急,还欲说什么,却是情绪激动下不住的咳嗽。
  咳咳咳...
  噗嗤!
  剧烈咳嗽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而狱卒们浑然不理。
  仿佛在他们眼中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丫头!”
  这时,一声急呼响彻。
  随后一名老妪快步走进了牢狱里。
  “谁?”
  狱卒笑容一止,立刻大喝。
  然而老妪竟不理那狱卒,直接站在监牢门口,望着柳如诗。
  “混蛋!”
  狱卒暗骂,正要上前,但被旁边的人拽住了。
  “你想死啊?这位是温婆婆!”旁边人低喝。
  “温婆婆?”那狱卒脸色一变,借助着昏暗的光芒才看清这人,当即不敢出声。
  倒是旁边的人低喝道:“温婆婆,此人已被四尊长打入死牢,您只能探望!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我想跟丫头聊几句话也不行吗?”温婆婆老脸一沉,扭头喝道。
  狱卒神色窘迫,不敢多言,只低声道:“就几句,说多了,我们也不好办...”
  “不好办?那就别办!听着!马上给丫头准备水跟热食!快去!”温婆婆喝道。
  “温婆婆,这要是让四尊长知道,我们可就完了。”
  狱卒们左右为难。
  “你们怕四尊长,就不怕我吗?快给我滚去办!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温婆婆恼怒道。
  “这...”
  二人犹豫不决。
  可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死牢内响起。
  几人纷纷朝脚步声传出的地方望去,才看到是一群天刑宫的弟子走来。
  为首的弟子手上还拿着一张好似诏令一样的东西。
  看到这,温婆婆老脸不太自然,十分难看。
  却见他们行至此处,纷纷朝温婆婆作了一礼。
  “你是严宽?你们来这做什么?”温婆婆凝问。
  “回禀温婆婆,我们是来宣读四尊长的处决书的!”严宽淡道。
  “处决书?”
  “是的,四尊长派人去弟子宿舍调查,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可以证实弟子柳如诗的确有谋杀弟子薛翔的行为,所以我们是来宣读其处决结果的。”严宽面无表情的说。
  这话坠地,温婆婆跟柳如诗皆瞪大眼,满脸震撼。
  “结果?这...怎么可能?就调查清楚了?”
  “温婆婆有所不知,弟子中有一人刚购置了一部手机,准备拍摄夜景,却是不慎将这一切都摄录了进去,我们调查时这位弟子向我们提供了视频,所以结果已经清楚。”严宽道。
  温婆婆目瞪口呆。
  那叫严宽的人直接拿起处决书,径直大声念去。
  “弟子柳如诗,意图谋杀弟子薛翔,违反宗门之规,蔑视法度,蔑视天宫威严,今将以天刑宫之律规为凭,处决弟子柳如诗!以儆效尤!以摄天宫!”
  说完,严宽将处决书收起,丢进了监牢内。
  柳如诗目瞪口呆。
  温婆婆也彻底傻了。
  “柳如诗,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严宽面无表情的问。
  “我....我没什么可交代的...”柳如诗双眼空洞,喃喃的说。
  “那好。”
  严宽从怀里取出一包药粉,丢进了监牢内。
  “四尊长说了,考虑到温婆婆的情绪,对你就不用斩刑了!留你全尸!”严宽平静道。
  “不!”
  温婆婆声嘶力竭的喊,立刻要拉开监牢之门,但狱卒忙冲过去,将其拽住。
  “温婆婆,死牢重地,不可乱来,将她带走!”严宽沉喝。
  天刑宫弟子立刻要将温婆婆拖走。
  “放开我!我要见四尊长!放开我!”温婆婆大喊。
  然而毫无作用。
  很快,其人便被带离了死牢。
  “谢谢你,温婆婆!”
  柳如诗望着温婆婆被带走的地方,虚弱的说道,旋儿看着地上的那个药包,沙哑呢喃:“如果我死了,林阳便也没了牵挂....一切,就都该结束了吧?”
  说完,她解开药包,将里面的粉尘尽数服下。
  ......
  医圣台上。
  林阳与秋扇徒步走了进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二人身上。
  “林阳来了!”
  有人低呼。
  “他居然真的来了!”
  “他是来送死的吗?”
  “我还以为他会偷偷逃离咱们长生天宫,找个地方苟活起来。”
  “既然来了,那今日多半是要死在这里了。”
  人们细碎的谈论着。
  “见过五尊长!”
  林阳走到医圣台中央,对着上面的美妇人抱拳作礼。
  美妇人点了点头:“林阳,生死医斗,是你提出的,所有后果,也当你自己承担,是生是死,就看你自己了。”
  “弟子明白。”林阳点头。
  “但愿你是真的明白,不过照我看,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边的薛翔轻轻一笑,眼里尽是玩味儿。
  “这句话我同样也能送给你。”林阳侧首道。
  “呵呵,行吧,咱们还是快些开始吧,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你这令人作呕的态度了。”薛翔冷笑,眼里尽是阴狠。
  推荐下,【\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不着急。”林阳平静道。
  “嗯?你还有什么花样?”薛翔费解。
  “人还没到齐呢。”林阳道。
  “没到齐?”
  薛翔满头雾水。
  却是听五尊长再度喝喊:“还有弟子呢?为何不上?”
  所有人都怔住了。
  “还有弟子?”
  “这是怎么回事?”
  “五尊长,此番不是薛翔跟林阳二人的生死医斗吗?二人现如今皆在台上,不是已经可以开始了吗?”有弟子站起来提出质疑。
  然而五尊长却是摇了摇头。
  “林阳递交的申请书是一份合并申请书,也就是说,他的两场生死医斗是合并在一起的,他将同时挑战薛翔以及...徐才光两人!”五尊长严肃的说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