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台炸开了锅。
  所有弟子都震惊了。
  合并医斗?
  同时战两人?
  林阳干什么?
  他就这么自信吗?
  人们瞪大眼睛,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徐才光亦是如此。
  他的表情十分夸张,瞠目结舌了好一阵子,才侧首道:“五尊长刚刚说什么?合并申请书?”
  “是的师兄,貌似是说,要您跟薛翔二人...一同跟林阳进行生死医斗。”旁边的李桃呐呐说道。
  “这什么意思?”
  徐才光反应过来,已是勃然大怒:“这是看不起我吗?”
  “师兄!这个林阳如此侮辱你!实在不能忍受!您断不能轻易饶他!”身后的弟子们纷纷说道。
  “就是!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把他杀死!”
  “这是他在找死!”
  “师兄,您应当立威!拿他的命立威!”
  众人纷纷叫喊,
  徐才光满是怨怒,径直走进了医圣台中央。
  要换做先前,他压根对林阳这样的人不感兴趣。
  可现在,他突然想好好斗上一场了!
  他要以最霸道的方式解决林阳!
  否则,他徐才光这三个字,还如何能在这些弟子心中占有份量?
  无数弟子的目光全部聚焦在徐才光的身上,谁都觉得不可思议,十分恍惚。
  徐才光憋着一肚子怒火,径直上前抱拳:“尊长,弟子来了!”
  “嗯!”
  美妇人点了点头,淡道:“徐才光,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不过林阳既然敢提出合并决斗,那么我想他必然是有所依仗,你还是注意些为妙。”
  “尊长,一个破罐子破摔,已经不把自己命当命的人,还需要注意什么?他提出合并决斗,是在侮辱弟子,所以弟子不打算手下留情,待会儿有些出格或不适的画面出现,还请尊长见谅。”徐才光抱拳说道,声音凄冷。
  谁都能从他的话里听出愤怒。
  “生死决斗,意在生死,你们发生什么,那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旁人不会干预!”美妇人淡道。
  “是,尊长。”徐才光再是抱拳,旋儿脸上流露出一抹遗憾:“只可惜,这神圣的医圣台上,要沾染上林阳这种下贱肮脏之人的血!真是叫人惋惜。”
  “所以你默认我是输了?”林阳平静的问。
  “你一个只学习过数月天宫医术的人,我要败你,岂能不轻而易举?”徐才光摇头。
  “师兄,跟这个将死之人废什么话?待会儿您只管在旁边看着便是,我亲自杀他!”薛翔愤怒道。
  “好吧,你就先陪他玩玩吧!”徐才光淡道。
  薛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这时。
  咚!
  一记悠扬的钟声传遍整个长生天宫。
  这个节点的钟声意味着晨读开始。
  而长生天宫的晨读,都是早上八点开始!
  “尊长,时间到了!”旁边的弟子立刻提醒道。
  “好!本尊长宣布,决斗开始!”
  美妇人当即起身,大声喝喊。
  这话一出,所有人为之一肃。
  桃花树下,紫淼微微侧目。
  南边石台上,两个身影也着目眺望。
  “那人,就是林阳吗?”
  “回尊长,是的。”
  “此人....怎有种熟悉感?好像在哪见过?”老人沙哑呢喃。
  “莫不成是尊长您某位故人之后,因此才有熟悉感?”旁边的年轻人笑道。
  “不!绝不是!这种感觉,并非是故人之后所带来的熟悉感....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那尊长再看看吧,或许过会儿能够想起呢。”
  现场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紧紧盯着医圣台中央的三人!
  徐才光立于一旁。
  由薛翔与林阳对立而站。
  随着五尊长的话音坠地,现在,已经是生死医斗了。
  “来吧,林阳,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动手吧!”薛翔眯着眼而笑,眼里全是玩味。
  他压根就没把这人放在眼里。
  然而林阳却摇了摇头:“仅靠你,根本不够我打,徐才光,你不一起上吗?”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可徐才光却是轻轻摇头。
  “不知死活!先败了薛翔再说吧。”
  “罢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动手好了,只希望待会儿,你不要后悔!”
  林阳沙哑道,随后迈开步子,朝薛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