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宫的医斗,不同于传统医斗!
  长生天宫的弟子几乎人人都是医武,他们精通医术,却也懂得以医术杀人。
  而这里的医斗,就是使用自己毕生所学之医术,将对方置于死地。
  用针!
  用毒!
  点穴!
  断脉!
  只要是与医有关,都能成为抹杀对方性命之手段。
  当然,传统武技在这里是不被允许使用的。
  一旦用上传统武技,便会被判定失败。
  那个时候,违规者的生死,便是由天宫来决定!
  林阳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他也没必要使用传统武技!
  因为医道之术,他无惧世人!
  “找死!”
  薛翔冷笑,也不急着动手,就这么双手后负,看着靠近的林阳。
  “怎样?你是用针?还是点穴?还是断脉?来吧,你的任何手段,在我眼里都只是小孩子的手段,可别让我太失望!哈哈哈...”薛翔大笑。
  却是见林阳抬起一根手指,指尖有针,对着薛翔直接弹去。
  嗖!
  银针如同流星,笔直飞向薛翔。
  “可笑,这么慢的银针也好意思释出来!”薛翔不屑大笑,直接伸出手指,将其夹住。
  顷刻间,银针被薛翔稳稳的夹在手指上。
  “喔!”
  四周弟子惊呼。
  “这就接住了?”
  “呵,林阳那银针如此缓慢,薛翔师兄岂能接不住?”
  “真是搞笑,这种实力也敢来挑战薛翔师兄?这个林阳是白痴吧?”
  不少人嗤之以鼻,或直接叫骂。
  “就这?”
  桃花树下,紫淼柳眉紧锁,暗哼一声,转身便走。
  什么奇妙医术,现在看来,她是被骗了!完全是浪费时间。
  石台上。
  “这林阳仅如此手段吗?着实叫人失望。”青年盯着这一幕,也是一脸的失望。
  他侧过首:“尊长,您既然忙,就先回去吧,这次是我失策,没想到这个林阳果真如众人所说,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夸夸其谈之辈....”
  “不!你说错了,也看错了!”
  老人突然严肃的说。
  青年一怔,看着老人,才发现老人目光灼灼的盯着薛翔!
  准确的说,是盯着薛翔手中的银针!
  “尊长,怎么了?”
  青年奇怪的问。
  然而老人却是沉默不语,只专注的看着那银针,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
  终于!
  砰!!
  一记诡异的声响从医圣台的中央传开!
  所有人震惊了!
  只见薛翔捏着银针的那只手突然炸开。
  血肉横飞,五指齐断,掌心断裂,画面极为血腥。
  “啊!!!”
  薛翔惨呼一声,痛的人差点摔倒在地。
  “什么?”
  徐才光懵了。
  正欲离开的紫淼也止住步伐,扭过头看。
  秋扇错愕不已。
  现场一片呼喊,沸腾不止。
  “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薛翔师兄的手....会炸开?”
  人们困惑连连。
  倒是李桃猛地大喊:“武技!是武技!!”
  这话冒出,现场立刻安静了不少。
  只见李桃指着林阳,凄厉大喊:“他用了武技!这个狗东西用武技伤害了薛翔师兄!他犯规了!”
  “什么?”
  “他居然用了武技?”
  “该死!”
  “好卑鄙!”
  “下贱的东西!”
  弟子们纷纷咒骂,群情激奋。
  然而上面的五尊长突然起身,大声喝喊:“统统安静!”
  现场当即寂静了无数。
  “尊长!林阳犯规了!请立刻中止决斗,将林阳处死!”李桃忙是大喊。
  然而五尊长却是满面严肃,沉声而喝:“林阳并未犯规,他没用武技,他用的是正常的医术!”
  “什么?”
  李桃惊了。
  “这怎么可能?”
  “医术...岂能有这样的效果?”
  弟子们都不信了。
  却是听石台这边的老人突然大声开口:“五尊长说的没错,林阳的确没用武技,他用的是最纯粹的医术!”
  人们纷纷回头,当即惊讶连天。
  “三尊长!”
  “天呐,三尊长什么时候来了?”
  不少人忙是抱拳作礼:“拜见三尊长!”
  现场有些凌乱。
  美妇人也颇为惊讶,忙是起身:“三尊长怎来了?快些来这里坐吧!”
  “不必了五尊长,我只是路过,便来看看,我就站这,生死决斗庄严神圣,不可搅扰!快快让他们继续决斗吧!”三尊长淡道。
  美妇人点头:“决斗继续!”
  然而话是这么讲,人们却是心惊肉跳。
  这个林阳,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把薛翔的手弄成这样的?
  他的医术,又是什么?
  人们困惑的望。
  林阳已是靠近了薛翔。
  “狗东西!老子要你死!”
  薛翔暴怒,另外一手猛地挥舞。
  嗖嗖嗖嗖...
  大量银针从他掌心射了出去,如同大网,朝林阳的身上裹去。
  哧!哧!哧!哧...
  所有银针全部刺在了林阳的身上。
  薛翔见状,欣喜若狂:“哈哈哈哈,林阳!你输了!你死了!哈哈哈哈...”
  “这是北斗玄毒针法!”有弟子惊呼。
  “北斗玄毒针法,一共九九八十一针,针针死穴,一旦命中,仙神难救,薛翔师兄太厉害了,这八十一针,他竟全部命中!”
  “如此说来,林阳必死无疑了?”
  “没错,怕是连尊长都救不了了!胜负已分了!”
  人们纷纷说道。
  那些对林阳满怀期待的人也是大失所望。
  就这样结束了?
  未免有些虎头蛇尾了吧?
  然而下一秒,林阳突然取出银针,在自己的身上扎了几下,就刺于那八十一针之间。
  霎时间,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得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