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针尤为玄妙,直接把所有人都看傻了!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几针,但这几针下去后,原本足以置人于死地的‘北斗玄毒针法’竟一瞬间被破,变成了一个增幅人体力的奇妙针法。
  谁都不曾料想到,那样剧毒恐怖的针法竟被林阳所破!
  “妙!妙啊!”
  这边石台上的三尊长连连拍手,双眼爆发出一阵精光。
  “此子好生了得,这几针...我怎没想到?”五尊长也不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讶连连。
  “北斗玄毒针法可是上任宫主所创之针法,针针相连,精妙绝伦,先不说破,就连掌握也尤为困难,这个林阳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已将‘北斗玄毒针法’完全掌握于手?”桃花树下,紫淼眸里满是光芒,死死锁定着林阳,尤为感兴趣。
  现场沸腾一片。
  李桃这边的人完全傻眼了。
  此时此刻,哪怕是徐才光都不淡定了。
  “居然破了‘北斗玄毒针法’?”他失声而道。
  要知道,纵然是他,也不可能破的了这样玄妙强大的功法啊。
  “徐才光,你准备一下吧。”
  这时,林阳突然低喝。
  徐才光浑身一颤,立刻反应过来,急忙朝那边的薛翔冲去,同时嘴里大喊:“薛翔师弟!小心!!”
  但。
  来不及了。
  薛翔猛地扭头,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林阳已经冲到了跟前。
  “混蛋!给老子滚开!”
  薛翔咆哮,直接一拳朝林阳的脸上砸去,同时另外一手蓄出浓郁毒粉,朝他身上撒。
  但林阳直接无视了毒粉,抬起一手,手指竖起,朝薛翔身上的穴位点去。
  一秒间的功夫,林阳手指宛如闪电,瞬间在他身上三十六个穴道上点动。
  随后其人猛地后退,与薛翔拉开距离。
  朝薛翔跑去的徐才光慢慢停下了步伐。
  他呆呆看着薛翔。
  此刻薛翔已矗立于原地,纹丝未动。
  身形好似雕像,人呆呆站在那儿。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感觉到薛翔有些不对劲,却不知哪里不对劲。
  “薛翔师兄!”李桃立刻大喊。
  “薛翔,你没事吧?”
  “薛翔!”
  “师兄!”
  ...
  呼喊不断。
  可...薛翔置若罔闻。
  徐才光像是意识到什么,眼神一紧,立刻取出银针要靠过去。
  但就在他贴近薛翔的刹那...
  砰!!!
  一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是薛翔...
  他,炸了!
  血肉横飞,死无全尸!
  就在这医圣台的中央....炸开了!
  整个现场寂静无声。
  人们瞪大了眼,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一个个是彻底的傻了。
  李桃瘫坐在地。
  徐才光宛如石化。
  现场无数弟子更是面色骇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在林阳两根手指轻轻点动了几下,就化为了无数肉块,当场惨死!
  无论是谁,此刻看到这一幕都觉神情恍惚,难以置信。
  大家都以为薛翔会以碾压之势将林阳杀死,却不想被碾压的...竟是薛翔!
  谁都接受不了这一幕。
  “这个林大哥,居然如此厉害?”秋扇目光灼灼,满是期待与激动。
  她先前与林阳一道来这医圣台,心里头还想着要不要给林阳收尸呢。
  现在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薛翔师兄!”
  李桃跪伏在地,发出凄厉的哭喊。
  但,一切并未就此结束。
  林阳扭过头去,看向神色苍白的徐才光,平静道:“如果你肯跟他一起出手,或许他还能多活一会儿!”
  徐才光回过神,凝着个脸道:“林阳,看样子我小瞧你了!不过就算你杀了薛翔又如何?我与薛翔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没让你跟薛翔比,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审视你与我之间的差距。”林阳摇头。
  “狂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你都快死了!又怎敢口出狂言?”徐才光冷哼。
  “快死了?”
  “看看你身上薛翔撒的粉尘吧!”徐才光眯着眼道。
  他愿意跟林阳废话,也是看到了这些掉落在林阳身上的粉尘,他在拖延时间,想等粉尘的毒力渗入到林阳体内。
  这么会儿的功夫,毒力应该已经进入林阳的体内,开始作用。
  如此一来,即便林阳能够解毒,也定然无法完全清除。
  自己要败他,简直轻而易举。
  “薛翔,你虽然死了,但在死之前也算是做了件好事!等着吧师弟,我现在就把这人的头颅摘下,给你祭奠!”
  徐才光呢喃着,随后直接朝林阳奔去。
  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退路。
  他不能退缩!
  多少人看着他!
  多少人对他寄予厚望!
  多少人等着他把林阳的心脏给挖出!
  所以,他必须要战,也必须要赢!
  为了紫淼的芳心!
  为了各位尊长的青睐,他要用最霸道最暴戾的方法把林阳抹除。
  所以。
  徐才光不顾一切,爆冲出去,且双臂狂甩。
  嗖嗖嗖嗖....
  接近五百多根银针从他的双臂释了出来,如同一张大网,朝林阳的身上覆盖过去。
  但这些银针刚要触碰林阳之际。
  叮!叮!叮!叮!叮!叮....
  大量密集如鞭炮般的清脆响声传出,随后便见林阳身旁出现大量火花。
  火花持续了一瞬便消失无踪。
  等火花全部散去后,人们才震惊的发现,那些刺向林阳的数百根银针,现已全部消失不见。
  反观林阳的脚边,出现一大堆断裂的银针。
  这些赫然是徐才光刚刚释出来的针!
  “什么?”
  徐才光呼吸一紧,眼睛瞪直。
  才瞧见林阳的周身出现一根璀璨的银针,如同游鱼,围绕着他旋转。
  自己数百根银针,都被他这枚银针给撞断。
  “这是御针术!”
  “此人只用一针,便破徐师兄数百银针?他的内力,未免太深厚了吧?”
  有弟子惊呼。
  众人也都惊讶连天。
  徐才光脸色惨白,咬着牙低吼:“还没完呢!看我这招!”
  说完,人再舞臂,挥洒出大量毒粉。
  不一会儿,林阳整个被毒粉淹没。
  毒粉落在地上,竟将大地融化。
  世人震撼。
  这一回,林阳不死怕也得重伤吧?
  无数双目光灼灼盯着毒粉内,不敢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