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阳,你可别冲动!其实如诗现在还是有救的!”温婆婆忙是劝着林阳,担心他做什么傻事。
  然而此刻的林阳出奇平静。
  或许只是温婆婆看不到他内心的愤恨!
  他将银针拔起,看了眼针身,猛地将拳头攥紧,面部扭曲,咬牙切齿。
  “如诗身体里的所有机能都被摧毁,五脏六腑近乎粉碎,救活她....几乎是天方夜谭....”林阳痛苦至极,愤恨低吼:“究竟是什么毒,将她摧残成这个样子?”
  “长生天宫之毒,我不敢说世界之最,至少当如天下无双!林阳,你也在天宫学习过,天宫之医术,你心里应该清楚!一般的毒药纵然毒死了人,以天宫医术,定然能够将人救活,而天宫拿出来的毒药,肯定是将人毒杀之后世人皆不可医活的!尤其是天刑宫提供的毒药!必然剧毒无比,可杀神仙!”温婆婆冰冷的说道。
  “如诗这样,还能维持多久?”林阳沙哑的问。
  “最多...一周!”
  “什么?”
  林阳浑身一震。
  “我只是强行为她续命脉,如果不能给她寻来再造骨血的神药,她的皮肉及身体里剩下的器官便会迅速老化、干涸,直至枯萎成粉,彻底死去!那个时候,纵然你有通天医术,也不可能救的了她!”温婆婆道。
  “既然如此,那为何温婆婆你...还要费尽心思为如诗续命?你莫不成...能够为如诗寻来再造骨血的神药?”林阳忙问。
  “当然寻的到!”
  “何处有?”
  “头顶上!”
  “头顶?”林阳一怔,骤然明白温婆婆的意思,沉道:“温婆婆,您的意思是...长生天宫?”
  “我已经听说了医圣台的事,虽然你得罪了郑殿主,但徐才光跟薛翔已被你杀!三尊长也同意释放如诗,虽然如诗已死,但我想以此为由,向天宫寻求神药救如诗!明日大尊长将出关,我明日清晨会入宫叩见大尊长!只要大尊长点头,可给神药,如诗便能安然无恙!”温婆婆道。
  林阳一听,心头顿喜,忙朝温婆婆抱拳鞠躬,激动道:“温婆婆,若能救活如诗,林阳此生必不敢忘大恩,纵然粉身碎骨,也定报您恩情!”
  “傻小子,我救这丫头,可不是为了你,而是老婆子我单纯的喜欢她的心地善良,勇敢单纯,只可惜,世事无常,逼的她以身犯险,这不该是她面对的。”温婆婆叹气,开口道:“林小子,你且回去,好好休息!听着,如诗这里的事,你不用担心,你来天宫的目的,是为解你身上的活毒,断不可因为如诗而把自己的命丢了,明白吗?”
  “婆婆,这....”
  “婆婆虽然与你接触不多,但你的性子我看得出来,之前不肯告诉你,把你赶走,就是怕你冲动,去找天宫麻烦!那样一来,你的活毒铁定是解不了!林小子,如诗肯被你上这万步长生阶梯,便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你纵然不听婆婆的话,至少,也该想想如诗吧?”温婆婆苦口婆心的劝道。
  林阳默默点头,再度对温婆婆作了一礼:“婆婆说的对,劳您费心了!林阳这就回宫养伤,但请明日寻得神药,务必差人通知林阳,也好让林阳安心,另外若有什么用得着林阳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林阳必然竭尽全力,绝不怠慢!”
  “好!好!你快些回去吧,孩子!”温婆婆笑道。
  林阳点头,转身朝长生阶梯行去。
  尽管是一步三回头。
  步伐无比沉重。
  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这样看来,完完全全是自己害了柳如诗!
  但愿温婆婆明天一切顺利。
  林阳心头默念着,返回了自己的庭院。
  然而一回庭院。
  噗嗤!
  林阳嘴里再吐一大口鲜血,人重重的摔倒在地。
  “林大哥!”
  秋扇赶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将林阳搀扶起身。
  “你没事吧?”秋扇急问。
  “我没事...是活毒又发作了!玄天丹药效散去,剧烈动气的副作用产生,我还需好生疗养,秋扇,麻烦你去通知下五尊长,让她速来为我施针!”林阳虚弱的说。
  “好!”
  秋扇点头,将林阳送回了屋子,便匆匆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