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三个小时后,五尊长才姗姗来迟。
  此刻林阳浑身冒着冷汗,满面黑气,躺在床上难以动弹。
  他的身上插满了银针,是他为自己施的。
  可光有银针根本不顶事,还需要绝佳的药材来压制活毒。
  五尊长扫了眼林阳,立刻取出带来的药物,让秋扇马上熬制,而后为其施针。
  一番简单的针灸下去,秋扇端来刚刚熬好的汤药,喂其服下。
  如此,林阳的气色便好了不少。
  但林阳却是皱眉连连。
  他看了眼还剩一点药渣的碗底,沙哑道:“五尊长,为何今日给予我服用的药材只有这些?这些药似乎只是压制我体内的活毒,并不能达到清除的目的啊!”
  “这...”
  五尊长脸色轻变,踟蹰了下,开口说道:“我是看你身子虚,不敢用太猛的药物!怎么?林阳,你是在质疑我长生天宫的医术吗?”
  “林阳不敢。”林阳立道。
  可他不是白痴。
  林阳当下可不是身子虚,而是使用了玄天丹后活毒再度活跃起来,若不用猛药,如何压制?
  显然五尊长不擅长撒谎。
  但林阳也不好当面戳穿。
  五尊长草草结束了医治,便起身打算离开。
  “尊长,下次清理活毒是在何时?”林阳开口询问。
  五尊长顿了顿,淡道:“等通知!”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屋子。
  “恭送五尊长!”
  秋扇忙是作礼。
  林阳则沉默不语。
  等五尊长离去后,秋扇才回过头:“林大哥,你现在感觉怎样?还好吧?”
  “活毒稍微被压制住了,但与上次相比,这次根本没有清除活毒。”林阳平静道。
  “这种厉害的毒,肯定得慢慢来嘛。”秋扇笑道。
  “活毒既已活跃,便是清除的最佳时机,否则我也不会让你去喊五尊长来,但她来了只是压制,却没有为我剔除活毒的打算...我担心,五尊长不想为我医治。”林阳沉默了片刻,淡淡说道。
  “这怎么可能?五尊长可是当众发誓,要为你治好活毒的。”秋扇不可思议道。
  “也许不想治我的人,并非五尊长,而是她上面的人。”林阳沙哑道。
  这话一出,秋扇浑身轻颤,一脸的不可思议,良久,才呐呐道:“为何?”
  “很简单,治疗我的代价可谓是天价,活毒不是那么好清楚的,纵然是长生天宫,也得消耗不少极为珍惜的药物,虽然这些药物与落灵血相比,算不得什么,可现在我的十滴落灵血已在天宫人手中,他们得了东西,自然就不想医治!毕竟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就算不治我,也没什么严重的后果,顶多就是被几个听到这种事的闲人骂骂而已,没什么大不了。”林阳沙哑道。
  “怎么会这样?”秋扇接受不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也是无可奈何,若非我活毒发作,毒已入了全身各处,即将一命呜呼,我也不会提前将落灵血交给长生天宫,现在他们纵然不认账,我也没有任何法子。”林阳摇头而叹。
  “林大哥,凡事往好的方向想吧,也许...五尊长不是这个意思呢。”秋扇也不知该说什么,思量会儿,只得安慰。
  “但愿如你所说吧。”林阳沙哑道。
  秋扇不语。
  林阳自顾自的坐在床上,继续为自己施针熬药。
  秋扇也是闲来无事,读起了医书。
  “对了,林大哥,有个事忘记与你说了!最近没事不要胡乱出宫,听说天宫外不太平。”这时,秋扇突然抬头道。
  “怎么不太平?”林阳随口问。
  “不清楚,我也是听刚才路过的几个师兄师姐说的,听说最近可能会封宫。”
  “哦?”
  林阳眉头微皱,想了会儿,开口道:“秋扇,你帮我个忙如何?”
  “什么忙?”
  “我听说明日大尊长会出关,你帮我过去看看吧。”
  “看什么?”
  “看看温婆婆就行。”
  林阳说道,却没把柳如诗的事说出来。
  毕竟温婆婆私自藏匿柳如诗的尸体是违反天宫规矩的,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没问题。”
  秋扇点头。
  林阳呼了口气,闭目调息。
  这一夜,林阳睡的极为痛苦。
  活毒虽然被压制,但却不彻底,半夜突然躁动起来,疯狂的冲击着林阳的五脏六腑,乃至皮肉骨髓。
  林阳浑身疯狂发颤,面色惨白至极,汗液更是不断的冒出,极为难熬,整个人仿佛是神志不清。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林阳才从昏昏沉沉的睡意中醒来。
  “林大哥,你醒了?太好了!”
  床边的秋扇打来一盆水,忙为林阳擦脸。
  “我睡了多久?”
  林阳有些迷糊的坐了起来问。
  “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林大哥,你好像做了噩梦,一晚上都在说着梦话,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是吗...”林阳捂了捂额头,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问:“大尊长出关,你去了没?”
  “你伤的这般重,我自然不敢离开。”秋扇道。
  林阳闻声,立刻起身穿衣。
  “林大哥,你去哪?”
  “我去找温婆婆!”
  “你身子这么虚,不要乱走啊,而且我昨天说过的,宫外不安全。”
  “没关系!”
  林阳坚持朝屋外走。
  秋扇执拗不过,只能跟随上前。
  二人出了宫,下了长生阶梯,很快便来到了茅屋前。
  但就在林阳准备登上石台敲门时,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林阳扭过头来,当场呆住了。
  却见两名弟子拖着鲜血淋漓的温婆婆快步走下了阶梯,来到石台前,随手一丢。
  砰!
  温婆婆躺在地上,赫然双腿已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