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婆婆!!”
  秋扇大惊失色,忙冲上前,将温婆婆搀扶起来。
  林阳也赶忙上去,为其扎针。
  “秋扇师妹?你怎在这?”
  这两人中一名留着短发鼻子挺翘的男子认出了秋扇,不由呼道。
  “师兄,怎么回事?你们拿温婆婆怎么了?”秋扇咬牙切齿,愤恨询问。
  “师妹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敢动温婆婆,她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她自作自受,怪不得谁!”男子道。
  “自作自受?你...什么意思?”秋扇愣了下愤问。
  “看样子你是不知了,我便跟你说清楚吧,今天上午大尊长出关,众位尊长及殿主皆前往无欲宫叩见大尊长,并向其汇报天宫近况,温婆婆也去了,她是老资历,自然入的了无欲宫,岂料她在无欲宫内提了些无礼要求,大尊长不允,她竟是想要大闹无欲宫!大尊长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敢闹无欲宫,自然得严惩,便把温婆婆的双腿打断!以作警告,并吩咐天宫之人,无论是谁,都不得为温婆婆医治,否则同罪!”那男子开口道。
  二人闻声,纷纷色变。
  “怎么会这样?”秋扇双眼失神,呢喃自语。
  “师妹,我看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吧,虽然我不知道无欲宫内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看出几位尊长似乎不太喜欢温婆婆,她总是倚老卖老!这对尊长们而言,可是大忌啊!”
  说完,二人转身离开。
  秋扇心房轻颤,但也顾不得那么多,忙不迭的将温婆婆扶进了草芦。
  林阳脸色难看,眼神冰冷,将温婆婆放在床榻上后,立刻取出银针,要为她疗伤。
  “林大哥,不可!他们说天宫下了令,谁都不许为温婆婆治疗,要是让他们知道,便是同罪,那样便惨了!”秋扇忙阻止林阳。
  “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了,温婆婆大腿动脉出血严重,如不及时止血,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不出手,就得给她收尸!”
  “这...”
  林阳执意施针。
  秋扇吓得俏脸发白,忙将草芦的门用凳子堵死,生怕被人看到。
  约莫10余分钟,林阳终于是收了针。
  而昏迷不醒的温婆婆也终于是缓缓打开了双眼。
  “我这是...在哪?”温婆婆虚弱呢喃。
  “温婆婆,你没事吧?”林阳忙上前问。
  “是你?林小子....”
  “温婆婆,到底出什么事了?你不是去找大尊长,请他赐药救如诗吗?为何...你...”林阳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询问。
  “老婆子太蠢了!”不待林阳把话说完,温婆婆微微侧首,打断了他的话。
  “温婆婆...”
  “老婆子在长生天宫待了大半辈子,自以为阅人无数,却不曾想人心隔肚皮,我这双老眼,根本是看不穿的。”她叹了口气,沙哑道:“我本信誓旦旦前去求药,然而等我向诸位尊长汇报医治柳丫头所需的神药时,他们全部缄口不言,最后统一口径,齐声反对,我据理力争,说他们冤枉好人,草率赐人死亡,结果他们恼羞成怒,将我轰了出来,更断我双腿,污蔑我大闹无欲宫...呵呵,可笑,可耻!可恶!”
  温婆婆笑了。
  笑的十分凄凉!
  她何曾想过,自己甘愿守护了大半辈子的长生天宫竟会这般待他...
  或许身体上的伤痛,远不如心中之伤悲更痛苦。
  “对不起,林小子,对不起,柳丫头,我辜负了你们。”温婆婆低声道。
  “温婆婆莫要这般说,这不是你的错。”林阳沙哑道。
  “天宫人舍不得那些神药,毕竟神药珍贵,他们的气量...远比我想的要狭小的多。”
  “或许不仅仅是神药,今日五尊长给我疗伤时只做压制不做活毒清除,照我看,长生天宫也是打算食言,吞我十滴落灵血而不给我医治了。”林阳摇头道。
  “这群鼠目寸光唯利是图的家伙,一毛不拔!他们根本不配被人称之为尊长!”温婆婆咬牙骂道。
  但林阳却没心思去诅咒那些人。
  他望着那边躺着的柳如诗,嗫嚅了下唇,欲说什么,可却一点声都发不出,唯独双手死死攥着,瞳仁深处是滔天的杀意与怨恨。
  最后的念想都断了!
  他内心岂能不痛恨?
  “林大哥...”
  秋扇望着柳如诗,还不知究竟怎么回事,只能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林小子,我知道你此刻肯定十分生气,但你千万不能冲动!听着,虽然老婆子这次失败了,但柳丫头还是有救的!你不要放弃,更不要自暴自弃!”温婆婆忙开口道。
  “还有救?怎么救?”林阳侧首询问。
  温婆婆没急着回答,而是朝秋扇道:“秋丫头,老婆子不想把你卷进来,你先出去!”
  “唔...好的婆婆...”
  秋扇点点头,离开了草芦。
  温婆婆这才紧了紧神情,冲着林阳道:“很简单!一个字,偷!”
  “偷?”
  “虽然这法子比较下作,但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人命关天,也顾不得那么多,天宫不给,我们就只能偷...”温婆婆沙哑道:“我床底下有一副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留给我的,他曾叫我服下,以借助药效增幅寿元,永葆青春,但为了纪念他,我迄今都没有服用,你且将它拿出,熬成汤药,给如诗输去,这药可让她的生命线多维持三个月,好给你争取时间!进入长生天宫偷取神药!”
  林阳闻声,已恍然大悟。
  虽说长生天宫不打算救治他,但他目前依然能够住在长生天宫内,有温婆婆这层人脉,他要盗取神药,定然不难。
  “长生天宫的所有神药神书都摆放于慈悲室,慈悲室是只有宫主才能进入的地方,常人绝难靠近,不过我也是天宫老资历了,进入之法,我岂能不知?林小子,你听着,我助你进入慈悲室,你掠取你需要的药物,一来,可用神药医治如诗这丫头,二来,你也可自取所需,拿来神药治疗你自己身上的活毒!你莫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这是天宫欠你的!你大胆去取!”温婆婆坚定道。
  林阳闻声,默默点头。
  “可以,温婆婆,我就按照你说的去做!”
  “好!好!我现在便把方法告诉你!你立刻回宫,莫要再来我这了!否则定会引起他人心疑!明白吗?”
  “可是...婆婆...”
  “放心,你已为我止血,我暂时还死不掉,我若还有一口气在,如诗不会有事的!你赶紧回去,想办法取药,如诗的命,可就靠你了!”
  “好!”
  林阳点头。
  仅一个字,却透露着他坚定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