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台事件结束后,大尊长出关,温婆婆遭到严惩。
  但这些事并没有在长生天宫内掀起多大波澜,想来是五宫十殿的诸位长者有意压着这些事情。
  仅仅两天的时间,长生天宫再度恢复了平静。
  但林阳的内心却不平静。
  从草芦归来,他每日都在院内调养休息。
  秋扇心里亦有心事,但不敢过多打扰,只负责每日服饰林阳。
  第三天,林阳活毒发作,秋扇忙去请五尊长。
  五尊长再是姗姗来迟,且这次依然与上次一样,只做压制,不做清除。
  这一回,林阳可以确定,长生天宫的确没打算为自己清理活毒。
  他们怕不是拖上段时间,待活毒已经完全侵入骨髓,蔓延至全身上下,成不治绝症后,再向自己宣布放弃治疗。
  届时外界只会认为不是长生天宫不愿治,而是实在治不好。
  “果然还是得靠自己!”
  林阳深吸了口气,望了眼离开屋子的五尊长,随后侧首道:“秋扇,陪我出去走走吧!”
  “啊?走?去哪啊?”
  “到长生天宫四处转转!”林阳淡道。
  “林大哥,并非我不愿带你去,实在是你我在宫内的地位太低,很多地方去不得!”
  “没事,去我们能去的地方吧。”
  见林阳这般坚持,秋扇只能应下。
  虽然林阳离开数年之久,但这里的一切依然如旧,没什么变化。
  只是让秋扇颇为奇怪的是,林阳每每去一个地方,都会原地驻步许久,眼睛四处观察,亦不知是在看什么。
  到了傍晚才回去。
  “林大哥,你可不要做什么傻事啊。”
  秋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冲林阳道。
  显然,虽然她被叫出了草芦,但草芦的隔音效果可不算好,她在外面还是依稀听到了一点儿。
  林阳望了她一眼,平静道:“不必担心,我有自知之明...哦对了,今天五尊长送来的那些压制活毒的药在哪?拿来给我吧。”
  “在厨房里,我准备给你熬药呢。”
  “就不劳烦你了,秋扇,这段时间一直是你在照顾我,辛苦了,我今天体力还不错,我自个儿熬吧!”
  “这....”
  “你该不会觉得你的熬药技术比我强吧?”林阳反问。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林大哥这般说,那...那我去歇着了。”秋扇忙不迭道,深深看了眼林阳,便低着头回了房间。
  林阳独自去了厨房,找来药材,独自熬药。
  如此一直到了深夜方才结束。
  翌日,林阳起了个大早,再度与秋扇在天宫内闲逛起来。
  不过没走多久,林阳便气喘吁吁起来,且脸上全是汗水,面色苍白的紧。
  “林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回去吧,歇息歇息。”林阳虚弱的说道。
  “好。”
  带着满满的困惑,秋扇忙搀扶着林阳回了院子。
  但二人还未入院子。
  呼!
  一道冲天火光突然从正式弟子宿舍那边冒了出来。
  滚滚浓烟弥漫苍穹。
  “着火了?”
  秋扇脸色一变,急忙大喊:“失火了!失火了!快去救火啊!!”
  顷刻间,四周的许多弟子立刻朝弟子宿舍跑去。
  可这边刚起火。
  呼!
  东边的琅琊殿又窜出火光,浓烟如同黑龙冲了起来。
  “失火了!失火了!”
  “琅琊殿也起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啊!”
  歇斯底里的呼喊再度传出。
  不少弟子又朝琅琊殿奔去。
  然而一切还未结束,在这极为短暂的功夫里,南边、北边、西边...接连有浓烟冒出。
  十分突然,令人防不胜防!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这么多地方失火?”
  秋扇完全懵了。
  她发现这些地方不仅失火,而且...还传来阵阵喧闹与叫喊,隐约间,仿佛还有器物碰撞声与厮杀声。
  究竟怎么了?
  秋扇有些颤抖,忙朝林阳道:“林大哥,我们赶紧进去吧,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瞬之间突然乱起来了!”
  可她这话刚说完,一个浑身是血的弟子突然朝这跑来。
  “啊!”
  秋扇忍不住尖叫,却是认出了那人,急声呼道:“张师兄!你这...你这是怎么回事?”
  “师妹,疯了!全疯了!”那叫张师兄的人一边捂着额头一边惊恐大喊:“正式弟子宿舍的好多人都疯了,他们突然间放火,还突然间胡乱杀人!现在那边是杀的血流成河啊,我才刚刚从那逃出来!要命!要命呐!”
  说完,那人也不理会秋扇,一个劲儿的逃。
  秋扇呆了。
  “我们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那边之前还好好的啊?怎么突然间...变成这样?”她呢喃着,还不敢相信。
  可在这时,旁边响起一个声音。
  “其实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我不想靠偷去取那些神药,所以,我准备抢!”
  这话一出,秋扇浑身大震,猛地回首而望。
  说话之人,正是林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