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震惊。
  这人此刻不想着逃,反倒朝三尊长动手?
  他什么意思?
  以为三尊长好杀?把众人当摆设?
  “混账东西!你找死!”
  “保护三尊长!”
  “活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贼人!”
  所有人都愤怒了,全部朝三尊长涌去,一个个仿佛癫狂了一样,对方如此挑衅彻底激怒了所有长生天宫的人。
  然而三尊长却是在第一时间嗅到了对方的诡计,急呼:“不要过来!”
  可...来不及了!
  在这些人靠近的刹那,那人突然将手中一物朝冲来的人群中央抛去。
  定目一看,赫然是一窜特制的球状物。
  这些球状物皆晶莹剔透,每一个球状物里都装有粉尘,它们被绳子窜在一起,好似佛珠。
  想来先前的铃铛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
  而当这些‘佛珠’般的球状物落在地上后,那人手指一动,释出银针。
  砰!砰!砰!砰!砰...
  银针直接刺破球珠,所有球珠全部炸开。
  大量粉尘朝四周挥发。
  “小心!是毒粉!”
  “屏住呼吸!”
  呼喊声响起。
  现场慌乱起来。
  然而等粉尘完全弥漫,人们才注意到,这些粉尘对他们这些人是没什么作用的,真正起作用的,是那些冲来的已经癫狂了的人!
  他们在吸入了这些粉尘后,一个个竟直接恢复过来。
  他们迷茫的看着四周,完全不知发生何时,然而不待多想,周围的同门朝他们劈来刀剑,轰来拳掌。
  “啊!”
  “你们干什么?”
  “救命!”
  “为何杀我?”
  这些神智清醒的弟子们惊恐尖叫着,有人匆忙还手,有人则四处逃窜。
  而那些攻击这些弟子的人也意识到不对劲,急忙呼喊着停手。
  可这些粉尘并未将每一名弟子的神智恢复过来,不少人依然拼命的攻击长生天宫人,以至于这些赶来镇压造乱的精锐们不知该对谁下手,对谁留手!
  现场愈发混乱。
  如此一来,刚还得到缓解的局势突然变得尤为微妙。
  这边的精锐不敢胡乱杀人,而防线也全部崩溃,任由弟子逃窜。
  长生天宫的不少高层手忙脚乱,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统统住手,心智恢复者速速来我身后!快!”
  五尊长蓄起力量,登高而呼。
  那些迷茫的弟子们纷纷朝她身后跑去。
  剩余还带有攻击性的弟子则在四尊长的铁腕下统统被制服。
  死的死,伤的伤。
  折腾了足足半个小时,这场动乱方才停止!
  “五尊长,没事了!”
  “这些不听话的弟子已经全部被制服,现在如何处置他们?”
  “谨听三尊长发落吧。”
  五尊长松了口气,侧首而望,然而却寻不到三尊长的踪迹。
  “三尊长去哪了?”
  五尊长询问。
  “我在这。”
  一个冷漠而沙哑的声音从慈悲室内响起。
  人们纷纷回首,才瞧见三尊长从里头缓步走出。
  此刻的他满面阴沉,脸色难看到吓人。
  五尊长等人立刻明白了什么。
  “三尊长,慈悲室内的东西...没丢吧?”
  “大部分都没丢。”三尊长面无表情道。
  五尊长当即松了口气:“那便好。”
  “不过最重要的几样东西都没了!”三尊长再道。
  五尊长浑身一颤,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三尊长,您...您是指....”
  “神药架上的东西全没了!都被那贼人...盗走了!”三尊长沙哑道。
  这话一出,现场五宫十殿的人全部是浑身猛颤,一股寒意‘噌’的一下,从脚底窜上头顶。
  “不仅如此,我慈悲室内大部分书籍都被翻动,我天宫绝世医术,怕是已经泄露!”三尊长冷冷道。
  众人瞠目结舌,眼睛瞪得巨大,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最终。
  “快!快去捉拿贼人!马上派人封锁整个长生天宫!”一殿主凄厉大喊。
  “现在追有什么用?”
  三尊长立刻咆哮,打断了那殿主的声音。
  殿主一怔。
  却是见三尊长沉声冷哼:“对方早在我们平定这里骚乱的时候就离开了!已经没用了!现在封锁长生天宫也已迟了!”
  “这....三尊长,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查还是要查的,不仅得派人去宫外找,宫内也得查线索!对方悄无声息便在我长生天宫内制造了这么大的混乱,宫内定有帮手!速速派人在每个区域排查,我现在去见大尊长,向他汇报此事!但愿大尊长跟宫主不会因此动怒,否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难逃罪责!”
  三尊长低吼,转身离开。
  众人面面相觑,个个战栗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