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天宫的严查持续了足足一周。
  而这周,林阳体内的活毒也被清除了三分之一,不过为了防止被五尊长洞悉到端倪,林阳不得不做些伪装,故意在自己体内下另外一种毒,以模仿活毒。
  毕竟长生天宫的每一个人拉在外面都是顶尖的医生,要想瞒过他们可不容易。
  庭院内。
  “咳咳,咳咳咳...”
  林阳顶着张苍白的脸,不住咳嗽,脸上全是汗水。
  五尊长扫了他一眼,随后将银针收起。
  “五尊长,我感觉我的状态越来越差,再这样下去,我怕我撑不了多久!”林阳捂着胸口,虚弱的说道。
  “放心,会好起来的。”五尊长敷衍道。
  “可你一直给我施针,却不用药,五尊长,明人不说暗话,天宫是不是准备放弃我了?”林阳突然抬头,盯着五尊长道。
  “放肆!”
  五尊长心烦意乱,当即大喝:“你是在怀疑我吗?”
  “林阳不敢,但五尊长您曾在弟子们面前立过誓,希望你不会忘记。”林阳沉道。
  这话一出,五尊长的脸色也不太自然,她哼了一声,冷冷道:“放心吧,我不会忘记!只不过最近宫里发生了不少事,你也知道,慈悲室刚刚被劫,给你准备的神药统统没了!所以你这边得拖一下,希望你能理解。”
  “弟子明白,不过弟子不愿坐以待毙,所以想请五尊长给个特许。”
  “特许?什么特许?”
  “弟子这人一向好强,不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他人身上,所以弟子希望能前往天宫的藏书阁阅览古书,以找寻治疗活毒的方法。”林阳沙哑道。
  “阅览古书?呵,你当我们这些做尊长的没有把藏书阁的古书悉数看完吗?若古书有办法,我们早就给你用上了!你何必浪费时间?”五尊长不屑道。
  “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更何况弟子在外游历,学了不少天宫之外的医术,我觉得一些古书上的法子能与我的医术想结合,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五尊长,难道您连弟子的这点要求也不能满足吗?”林阳满脸的渴切。
  五尊长沉默了一阵,随后点点头,淡道:“行,既然你执意要去,我就准许了你!这个给你!”
  一块令牌被递到了林阳跟前。
  林阳接过。
  “这是我的令牌,有了他,藏书阁你可随意进入!谁都不会拦你!你想看那便去看吧,能领悟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五尊长道。
  “多谢五尊长。”林阳立刻起身作礼,但礼还未作全,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行了,你好生休息。”
  五尊长直接起身离开。
  “恭送五尊长。”
  林阳高呼。
  五尊长头也不回,走出了庭院。
  “尊长,为何要给他这样的特权?”
  后面跟来的弟子尤为费解,小心翼翼的询问。
  “就当是我对他的补偿吧。”五尊长叹了口气,淡淡说道:“我本欲将他治好,奈何上面舍不得神药!他体内的活毒似乎比之前更活跃了,再这样下去,他没多少时间,一个将死之人,既有一些小小的要求,那便满足他好了!”
  “原来如此,尊长所言极是。”
  “回去吧。”
  “是。”
  几人欲走。
  但在这时。
  铛!铛!铛!铛...
  这时,一记急促而剧烈的钟声突然从远处传来。
  几人脸色大变。
  “是天宫警钟!尊长,出事了!”一弟子急呼。
  “去看看。”
  五尊长立刻带人朝天宫大门冲去。
  “怎么回事?”
  庭院内的林阳也抬起头,闻着这钟声,困惑的问。
  “这是警钟!此钟一响,所有尊长殿主都必须要赶去英华殿!多半是有外人来闹事了。”秋扇紧锁眉头道。
  “那便与我无关了,我去藏书阁!秋扇,有什么情况,再与我说。”
  林阳淡道,直接出了庭院,朝藏书阁赶去。
  “林...”
  秋扇欲喊,却不知该说什么,叹了口气,踟蹰片刻便朝英华殿赶去。
  作为弟子,她也有义务前往现场。
  而此刻,英华殿内外早已人山人海。
  警钟一响,长生天宫的人已经把这围了个水泄不通。
  三尊长提前到了。
  四尊长跟五尊长陆续赶来,此外十殿来了六位殿主,精锐、执事更是来了大片。
  三尊长立于殿口,盯着外面一群穿着蓝边白衣的男女。
  这些男女一字排开,直接朝英华殿行来。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傲然与笑意,纵然四周又万余天宫强者,他们依旧闲庭若步,淡定如常。
  “站住!”
  三尊长喝开。
  声似清风,亦如雷霆!
  “拜见三尊长!”
  这些男女纷纷止步,为首一名留着马尾辫穿着剑服的女子与一名长发垂腰面色如玉的绝美男子齐齐上前,对三尊长鞠躬作揖。
  虽然动作言语很恭敬,但却让旁人看不出那丝尊敬的味。
  “你们紫玄天好端端的来我长生天宫作甚?而且我还听说你们打伤了我附近游山的弟子!你们胆子不小啊?是觉得我天宫不敢杀你们吗?”三尊长面无表情的说道。
  “三尊长要杀我们,我们绝不反抗,也毫无怨言,只是我等来这天宫,却被你天宫之人当做什么贼人盗匪!我们岂能忍受?这才出了手。”为首的女子微笑说道。
  三尊长一听,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
  准是搜查的弟子把他们当做嫌疑犯了。
  紫玄天的人个个傲气的很,自然不会忍受。
  “莫说废话了,我天宫近日来不便接客,你们来此作甚?倘若无事,就速速离开。”三尊长摆了摆手,颇为不耐烦。
  “三尊长这便要下逐客令了吗?呵呵,我们也不愿待这,但如果三尊长愿意把我紫玄天的东西还给我们,我们立刻离开!”
  “你们的东西?你们什么东西?”
  “三尊长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当然是我紫玄天的《神傲集》,就在你们藏书阁内!请三尊长交还于我们吧!”女子眯着眼,笑意浓烈道。
  “《神傲集》?”三尊长脸色骤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