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暴富
  林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脑袋昏昏沉沉,人也终于冲幻觉中回过神。
  才看到自己面前的地板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娇艳的花朵。
  花朵散发着芳香,十分诡异。
  他屏住呼吸,一脚将那花朵踩碎,而后快步走了出去。
  “好诡异的花,竟能无声无息让人陷入幻觉!若是常人,哪能抵挡的住首任天宫之主传承的诱惑?怕不是早就按照他所说的去做,最终落得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林阳之所以起了疑心,也是在慈悲室里古旧的秘籍里看到过这种点穴手法。
  这压根就不是什么淬体之术,而是自爆之术。
  因为点穴手法十分古老,一般人是不可能知晓的,一旦没有及时察觉,便会中招。
  林阳吐了口气,穿过了走廊,进入到最后这空旷庞大的墓室内。
  墓室里摆放着十几口棺材。
  这些皆为天宫之主的棺木。
  林阳扫视了一番。
  每口棺木前都有一个墓碑,墓碑上记录着这些天宫之主的生平。
  “第七任天宫之主,薛不灭,曾以一人之力力克九大隐世宗门强者,挫败群雄围剿长生天宫之阴谋,功高盖世,当称无双,卒于长生之道,悲呼。”
  “第十一任天宫之主,萧浪,一生医治三十七万九千八百人,参悟大道真理,堪称医武之圣,距离神仙仅一步之遥,卒于长生之道,憾呼。”
  “第十三任天宫之主....”
  林阳一个一个的读了过去,对长生天宫的历任宫主生平也算有些了解。
  这里的每一位天宫之主都是当初举世无双的绝顶医武,他们的医术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
  纵然是当下的林阳,怕也是拍马不及。
  “只可惜医武的终端,终归不是仙神,医术再强,依然肉眼凡胎,可惜,可惜...”林阳叹了口气,但眼里却涌现出更多的炙热。
  他希望自己在医道上能走的比这些人更远。
  当然,期望归期望,现在还是考虑怎么安然度过这一劫吧。
  林阳搜寻着,视线落在了一个庞大的墓碑上。
  这墓碑十分破旧,上面还有裂缝。
  墓碑上落在三个大字。
  叶让天!
  首任天宫之主!
  林阳瞳仁紧紧盯着这块墓碑上的文字,呼吸都凝固了。
  叶让天生于距现在九百年的朝代,据说他自身活了足足五百岁,后因情而死!其医术已是登峰造极,到达了人类极限,而其医武,更是撼天动地,世人不可比及。
  若是叶让天没有被情所困,亦不知他还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真是可惜了。”
  林阳感慨万千,视线在那墓碑上的字来回荡漾。
  不过这墓碑上的一句话让他颇感兴趣。
  “每每感觉大限将至,让天便以秘药续命增寿,反复如此,突破寿元极限,地府擒不得,生死簿难上,不在万物万灵之中,独身天地之外。”
  “秘药增寿?”
  “究竟何种秘药,能够反复增寿,让人不断延长寿命?”
  林阳呢喃自语。
  他也懂增寿之药,但那些增寿之药只能用一次,且增幅也不算大,哪能像叶让天这般,把自己的寿命延长至五百年之久...
  “若真的能够得到叶让天的传承,只怕世人之医术,再无谁能与我比肩了吧。”
  只可惜,那些都是幻觉。
  林阳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
  很快,他找到了第四任天宫之主的墓碑。
  炎冰!
  这位宫主继任后,倒没有做什么丰功伟绩,一生平凡,既无功,也无过,能够安享于此,也算是有造化。
  林阳呼了口气,将棺木推开。
  里面是一具干瘪的尸体。
  尸体经过了处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腐化,这工艺怕是与木乃伊相似。
  而在尸体旁边,则有不少瓶瓶罐罐,还有些古朴的书籍。
  林阳急忙翻动药罐。
  却是不知哪一颗是万毒不灭丹。
  “无所谓了,我身上活毒已解,何须万毒不灭丹!这些丹药索性带回去慢慢研究。”
  林阳也不客气,也是当了一回盗墓贼,将棺木内的宝贝全部掠走。
  突然,林阳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朝现场的这些棺木望去。
  “若是说炎冰的棺木里有陪葬品,那岂不是说....其他棺木里也有陪葬品?”
  林阳呼吸发紧,肾上腺素飙升,心脏也是疯狂跳动,整个人骤然激动无比。
  他急忙跑了过去,将一棺木打开!
  果不其然,棺木内摆放着不少瓶瓶罐罐,皆是这些宫主生前所炼制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书籍,记载着他们的心得!虽然年代久远,已破烂不堪,但依稀还是能看清上面的字。
  林阳贪婪的索取着。
  不一会儿,十几个棺木被他搜刮一空。
  只剩最后一个棺木了的!
  林阳眼睛朝最前面那个巨大棺木望去,眼里流露着浓浓的炙热急忙上前。
  将这长生天宫首任宫主叶让天的棺木打开。
  哗!
  棺材盖一被挪开,里面立刻溢出大量白色的气体,林阳猝不及防,被这股烟气呛得咳个不停。
  好一会儿,烟气才逐渐消散。
  朝里头一望,林阳愣住了。
  里面竟没有尸首!
  只有一套破烂的衣服,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
  林阳有些困惑。
  为何不见尸首?
  难不成...长生天宫没有对首任宫主的尸体进行处理,导致尸首腐化成灰?
  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啊。
  林阳尤为困惑,拿起棺木内的那个小盒子,将其打开。
  才发现这盒内赫然是一枚通体鲜红的丹丸!
  林阳看着这丹丸半响,随后又嗅了嗅,却是无法解析这丹丸究竟是何物。
  “没有药草的味道....这是什么丹?”
  林阳可不敢胡乱吞吃未知丹丸,半响寻不到答案,只能把丹丸收起。
  可就在这时,他的视线突然被棺木内侧的一排小字所吸引。
  “有缘人为我三拜,可得我之庇佑!”
  林阳呢喃,愈发费解。
  这是叶让天留下的吗?
  “也罢,前辈本是先人,今日我又冒犯前辈,更得前辈好处,死者为大,拜上三拜,又算的了什么?”
  林阳呼了口气,理了理衣服,重新走到棺木前,以正常礼节拜了拜。
  然而当第三拜结束后。
  咵嚓!
  叶让天的棺木突然自行裂开!
  随后棺木的阶层里落出一些幽绿色的粉尘!
  林阳惊诧至极,赶忙拿起那粉尘一嗅,当即愕然。
  “这是药引?”
  怎么回事?
  “前辈,莫不成,你是要我利用这药引,服下这丹药?”林阳望着那裂开的棺木,呢喃说道。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