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我不会杀你
  老妪被林阳轻松制服,已是彻底震慑了现场所有商盟人。
  众人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说到底,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就因为家大业大,生意做到了极致,才被招揽加入商盟。
  他们不是纯粹的武者,即便见过不少打打杀杀的事,可当自身生命受到威胁时,他们也会害怕。
  不过让林阳意外的是,那白祸水却是表现的出奇淡定。
  她没吭声,一头白发随风飘舞,精致的五官尤为的冷静,点了根烟,沧桑深邃的瞳眸只轻轻的看着林阳。
  “如果我猜得没错,阁下应该就是江城林神医吧?”白祸水道。
  “白盟主好眼力。”林阳点头,并未否认。
  “看样子大会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他们以为你无辜,仅仅是对你稍稍有些怀疑,却不曾想无论是天启裁决队还是绝罚者,都已被你控制,林神医,你藏的好深呐。”
  “盟主说笑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态度。”林阳平静道。
  “能告诉我你为何会知道我的位置,为何要找我麻烦吗?”白祸水盯着他道:“我记得商盟与你似乎没什么交际吧?林神医如此大动干戈,着实令我想不通,难不成...你是想跟大会作对?”
  “林某人从未想过与大会作对,一无实力,二来也没这个意向。”
  “那林神医为何如此?”
  “你们商盟的人打算灭了我,还问我为何如此?盟主不觉得太可笑了吗?”林阳淡淡说道,随后侧首使了个眼神。
  旁边人会意,立刻抬手:“把人带上来。”
  “是!”
  不一会儿,一名穿着西装却显得邋里邋遢的男子被人推搡着上了前。
  “易先天?”白祸水显然是认识这人,柳眉一皱。
  “见...见过盟主...”易先天低下了脑袋道。
  白祸水看了他一眼,又望了望林阳,隐约间感觉不太对劲。
  “易先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被林神医所擒?你去江城了?”白祸水冷冽询问。
  “是....”易先天颤颤巍巍道。
  “是童爷安排的?”
  “对...盟主,这...这一切都是童爷自作主张...属下....属下也是走投无路啊。”易先天欲哭无泪道。
  “原来如此!”白祸水点了点头,眼神沉冷:“咱们童爷好能耐啊!为了那么点蝇头小利,居然把我给卖了!想必我从大会回来的消息,也是童爷告知于你,你再告知于林神医的吧?”
  “盟主饶命...”易先天哭喊。
  “没用的东西。”
  白祸水冷哼,继而抬头冲林阳道:“林神医,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想你动我的原因应该是童爷准备对你的阳华下手了吧?这样,我帮你打个电话,让童爷立刻停止对阳华的袭击!咱们这就两清,你让我走,如何?”
  “电话你要打,但,不能是打给童爷!”
  “为何?”
  “童爷针对我阳华,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这个时候你突然一个电话打过去,童爷岂能不知你被我抓住了?”林阳说道。
  “哦?看样子林神医是不打算放我离开了?”
  “白盟主,你都知晓了我这么多秘密,我岂能让你离开?那样我阳华不得迎来灭顶之灾?所以你可能要在江城住一段时间了。”
  “看样子我没得选择了。”
  “如果白盟主愿意配合,我保证你能完完整整的走出江城。”
  “我知道你这么多秘密,你岂能让我活着离开?”
  “白盟主是对林某人不放心呐!白盟主,我且问你,你觉得林某人的医术如何?”
  “就我商盟目前搜集的资料显示,除大会里的那几位外,整个世上,应该没有谁的医术能与你相提并论。”
  “既然如此,白盟主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放你走时,会用药物针灸让你暂时失去这段记忆,如此一来,你们走的时候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倘若我杀了你们,大会必然死查到底,最终也会查到我头上来,如此,我也就跟大会结下了死仇,这对我而言不是自寻死路吗?所以盟主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你!”
  “哦?林神医还有这样神奇的手段?”白祸水有些意外,可那沧桑的眼里还有不确信。
  然而当下她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纵然是怀疑都不能。
  “走吧白盟主!”
  林阳淡道,直接手一挥,命人将白祸水一众带上了车,朝江城赶去。
  路上,林阳将电话交给了白祸水。
  “你先前不是说,不能打个童爷吗?那你拿电话给我,是指望让我打给谁?”白祸水询问。
  “你自然不能直接打个童爷,否则那样太明显了,按理来讲,你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才对,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个借口阻止这帮人!”
  “哪帮人?”
  “童爷叫谁对付我!你就把谁支走。”林阳沉道。
  白祸水立刻明白了。
  她深深看了林阳一眼,深吸了口气,只得老老实实接过电话,拨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场足以将整个阳华摧毁的危机荡然消失。
  远在商盟的童爷当下立于阳台上,摇晃着酒杯,面容浮现着得意的笑容。
  “都吩咐下去了吗?”
  “吩咐下去了,童爷,再过10分钟,就开始正式对江城阳华进行打击,阳华将在半小时内灰飞烟灭,成为历史,同时我商盟的高手也将正式进入江城,将所有关于阳华关于林神医的人抹除。”旁边的人弯着腰,微微上前答话。
  “与商盟作对,便是找死!林神医不知天高地厚,便只能送他们上西天,听着,把这事公布出去,就说江城阳华,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竟敢挑衅商盟!他这般下场,就是与商盟作对的下场,叫四方人看看!与商盟作对是什么后果!”
  “是,童爷!”
  那人低呼,便退了下去。
  童爷眯着眼睛,继续喝着酒,欣赏着面前的夜色。
  然而半杯酒刚下肚,刚才退离的手下又快步走了过来。
  “怎么了?”童爷随口而问。
  “出事了,童爷!”手下低呼。
  童爷晃动的酒杯一滞,微微侧首:“你说什么?”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