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刀神
  随着这一声呼喊传出,便看渔村大道上,一名穿着朴素的少女推着个轮椅朝这走来。
  轮椅上坐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骨瘦如柴,面如枯槁,气息羸弱,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父亲?”
  这边的络腮胡男子呼喊一声,忙跑过去:“您怎么出来了?”
  “我若再不出来,你怕是要死在别人手里了,平日里叫你好好练功你不练,整日吃喝玩乐,浪费光阴,一把年纪,竟是连这位小兄弟都不敌,你还有什么脸面自称是我詹一刀的后人?”老人冷哼。
  “詹一刀?”
  林阳一怔,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沉问:“阁下莫不成就是传说中的刀神,詹一刀?”
  “正是老夫。”轮椅上的老人点点头。
  林阳大感意外。
  审视了下老人,不由感慨:“没想到大名鼎鼎威震四方的刀神,居然沦落到坐轮椅的境地,当真是英雄迟暮啊。”
  詹一刀的名字,他其实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
  那时的詹一刀可是威震燕京。
  一人一刀,挑战整个燕京的绝顶强者,整整三天,不知多少超强存在出面,都接不住詹一刀一击,甚至连部分隐世大能都出面了,然而还是不能制服詹一刀。
  燕京英雄豪杰皆被其打了个落花流水。
  三日后,詹一刀失望离京,徒留刀神传说。
  后有人言,他去北海战北海剑神去了。
  也有人说他去了南山与九佛神僧一较高下。
  一刀开天。
  一刀裂地。
  一刀劈山。
  一刀断海。
  然而所有的所有都只是传言,刀神究竟去了哪,他的实力迄今为止精进到什么程度,依然没人知晓。
  人们只知道,这是一位宛如神灵般的存在。
  然而林阳不曾想,这位传说中的人,居然会在如此偏僻的小渔村里碰上...
  “英雄不敢当,只是条被人围追堵截无路可走的废狗而已!小兄弟太过誉了。”詹一刀平静道。
  “走投无路?”
  “小兄弟,实不相瞒,你的人被抓,犬子多半不知,皆为这帮渔民所为,老夫数年前落难于此,在这里疗伤,与犬子暂住下来,犬子闲来无事,便会教授村民些拳脚功夫,以换得屋舍食物,不想这帮村民皆贪财好斗,他们不断给予犬子美酒美食,让犬子出面为他们解决一些麻烦事,这次绑架敲诈你们,也是依仗于犬子,犬子每日被他们灌的醉醺醺的,以至于分辨不清是非,此番开罪了诸位,是老夫管教无方!”
  詹一刀说罢,侧首而喝:“熊儿!过来!”
  詹熊愣了下,硬着头皮走上前。
  “去,向这位小兄弟跪下道歉!”詹一刀沉道。
  “什么?父亲?您要我给他下跪?”詹熊惊了。
  他堂堂刀神的儿子,岂能行如此屈辱之事?
  “你要不想跪,那好,你去击败这位小兄弟!如果做不到,只能怪你技不如人!现在让你下跪你已经是得了天大的便宜,如果换做寻常仇敌,你不敌对方,便是死路一条,你明白吗?”詹一刀冷哼。
  詹熊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还不跪?”詹一刀大喝。
  詹熊浑身哆嗦了下,也是无计可施,只得牙齿一咬,拳头一握,双膝弯曲跪了下来....
  “对...对不起,先生,请您原谅我...”詹熊低声痛苦道。
  “为何没有诚意?声音大点!诚恳点!”詹一刀再喝。
  詹熊面部近乎扭曲,心里头极度不甘。
  可自己父亲如此逼迫,他没得选择,只能闭着眼大喊:“对不起先生,我知道错了!求求您原谅我!”
  说完,脑门朝地面狠狠磕了过去。
  砰!
  这一头十分之响。
  诚意十足了。
  老人忙朝林阳望去,抱拳作礼:“还请小兄弟饶过犬子,老夫在这向您赔礼了!”
  林阳沉默会儿,默默看着几人,淡淡说道:“詹一刀,你虽为刀神,可现在的你已是满身伤痕,病入膏肓,没有多少命,我不惧你,我既不惧你,我与你也并不相熟,我凭什么要卖你面子?”
  詹熊脸色一变。
  老人没吭声,老脸依然淡定,他望着林阳,颇为诚恳道:“小兄弟,虽然老夫目前已是伤残之人,没有多少气力去厮杀,但老夫看得出你的实力绝非寻常!如果詹熊这般都不足以平息你的愤怒!那么,我们也只能任由你处置了,毕竟我们这些人加一块,也未必是你对手!阁下...动手吧!”
  听到这话,周遭人全部是面色骇白,胆战心惊。
  “老先生,您...您这话何意?”
  “放弃了吗?”
  “不,老先生,您一定有办法的,您一定有办法的!”
  “老先生,您可要救救我们渔村啊!”
  村长等人慌了神,纷纷抱着老人的大腿哭喊。
  但老人无动于衷。
  此刻的他都自身难保了,哪还会搭理这帮贪得无厌的家伙?
  “这位先生,是我冒犯了你,你要杀要剐,就冲我来,别伤害我父亲!”詹熊猛地抬头,冲林阳喊道。
  “这种话你不觉得幼稚吗?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林阳淡道。
  詹熊怔了下,暗暗咬牙,没有吭声。
  林阳没有理会他,盯着詹一刀一阵,朝其走去。
  众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父亲!”
  詹熊猛地起身,焦急万分,正要过去,但被老人抬手阻止。
  “不许乱来!”詹一刀沉喝。
  詹熊急的双眼鲜红,死死瞪着林阳。
  若林阳敢对詹一刀有任何歹意,他必然是拼了命扑冲上去。
  然而林阳并未做什么伤害詹一刀的事,只是站在他面前,看了看詹一刀,继而抬起了他的胳膊,号了下脉。
  片刻后,林阳开了口。
  “你中毒了?”
  “小兄弟还懂医?”詹一刀有些错愕。
  “略懂一些。”
  林阳淡道,随后又在詹一刀的双臂摸了一阵,便扯掉了他那张盖在双腿上的毯子。
  毯子一拉开,一股恶臭味冒出。
  随后便看到一双萎缩干瘪的双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周围不少人捏着鼻子皱眉连连。
  林阳也紧盯着。
  “他这腿怎么了?”马海愣道。
  “神经坏死,肌肉萎缩,骨骼玻璃化,基本上已经废了。”林阳淡道。
  “这皆拜我身体所中之毒所赐。”詹一刀叹了口气,沙哑道:“想我号称刀神,晚年却是落得这般下场,真是造化弄人呐。”
  “父亲,我一定会访遍名医,为您找到解药治好你的。”詹熊虎目泛泪道。
  “没用的,我这腿,没得治,这毒也解不了,我现在是能活一天算一天!这都是命....”詹一刀沙哑道。
  “父亲!”詹熊跪伏在地,嚎啕大哭。
  周围人也是感慨万千。
  一代刀神,如此凄惨,当真是世事难料...
  可就在这时,林阳突然开了口。
  “谁说解不了?”
  “嗯?”
  詹一刀怔住了。
  詹熊也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我是说,他这毒,解的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