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冲突
  林阳可不觉得江南松是白痴。
  可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命已经掌握在林神医手上,为何还要搞这么一出?
  他即便猜不到梁家跟林神医的关系,也应当做出判断觉得二者关系不浅才是。
  这种实打实的威胁林神医....何其的不理智!
  难道他不要命了?
  又或许...他碰上了另外一个更恐怖的存在。
  林阳只威胁他的性命,这个存在或许能影响到他的所有。
  只有这样,他才会不顾一切...
  想到这,林阳的神色紧了不少。
  武术交流会没有选在什么郊区野外,而是定在市中心的体育馆内举行。
  体育馆被改造成了宴会现场,举办的庄严华丽。
  不过因为涉及到武道上的事,没有对外开放,媒体记者是不能进入采访,参与宴会也只能依靠请帖,没有请帖是进不去的。
  林阳下了车,才发现不仅仅是武道之人前来参加宴会,似乎还有燕京的不少名流到场。
  门口停放着的豪车就足以诠释这一切。
  “快看,那不是阳华的林神医吗?”
  “呵呵,他居然真的来了!”
  “这下子有意思了。”
  “哼,区区林神医,算的了什么?这里是燕京,不是他江城!他能在江城混的风生水起,在这里可不行!”
  “就是,来了燕京,是龙给我盘着,是虎就得给我卧着!我管他什么林神医李神医的!他还能是神仙不成?”
  一些准备进入会场参加宴会的人瞅着这边的林阳,一个个交头接耳,哼笑讥讽。
  武者高傲。
  燕京的武者就更不一般了。
  这些人没经历过烟龙山顶的事,听闻的也少,自然是不大看得起林阳。
  林阳倒没搭理这些臭鱼烂虾,领着詹一刀跟冰上君朝里头走。
  “先生,请您出示请帖。”门口的人微笑说道。
  林阳立即掏出口袋里的请帖。
  门口的人瞧见,当即一怔,忙笑道:“原来是林先生!先生,您是有特殊待遇的,请您随我来,江会长给您单独安排了桌子!”
  说完,那人便在前头引路。
  这可让詹一刀与冰上君错愕起来。
  “单独安排桌子?林先生,看样子这江南松还是识趣,知道给您安排个特殊的桌子,不敢怠慢先生。”詹一刀哼道。
  “只怕是这江南松没安好心!毕竟这场宴会,就是另有目的,还是小心些为妙。”冰上君道。
  林阳点点头。
  很快,林阳坐在了宴会中心的一张八仙大桌前。
  詹一刀与冰上君左右立着。
  宴会场地很大,毕竟是体育馆充当的。
  不过现场的客人也很多。
  江南松临时借调了燕京数个五星级酒店的服务人员,为这些宴会客人提供便利。
  客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着天,品尝着美酒。
  也有兴致高涨的人现场找了个空地交流起武学来。
  旁人看的是津津乐道。
  现场氛围也是好的不得了。
  不过随着林阳的落座,现场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有人窃窃私语,对着林阳指指点点。
  众人看待林阳的眼神很是古怪。
  有些人是困惑,有些人是戏谑,更多的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老师,我感觉...不太对劲。”冰上君眉宇一沉,低声呼道。
  “是有点不太对劲,林先生,我们可能被算计了。”
  詹一刀沉喝,也意识到情况不对。
  “大庭广众下如何算计?若真要算计,也就这张桌子有问题。”林阳淡道。
  “喂!你过来!”
  冰上君侧首朝先前那名带他们落座的人喝道。
  那人小跑上前,恭敬的对着林阳三人鞠躬。
  “林先生,有什么吩咐吗?”
  “这张桌子,是只单独给我准备的吗?”林阳询问。
  “是为您准备的,但不是单独给您准备的。”那人微笑道:“这是江会长给他最珍贵的客人准备的桌子,只有对江会长有着特殊意义的人,才能坐在这张桌子上,一般人是绝不可能上这桌吃饭。”
  “哦?”
  冰上君与詹一刀皆是一怔。
  林阳沉默不语,思绪着了的条条道道。
  “林先生,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就先退下了,江会长他们应该马上就到,我给您上写食物与酒水,请稍等!”
  说完,那人匆匆离开。
  “老师,这个江南松到底在搞什么鬼?”冰上君小心的问。
  “坐下,吃饭吧,其他的别理。”
  林阳平静道,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开口问:“可曾见到梁家之人?”
  “没有。”
  “是吗?”
  林阳眼神晃动了下。
  能受到武道协会江会长的邀请,梁家当十分重视,必然会提前到场,为何现还未看到?
  难不成....是出什么事了?
  林阳迟疑了下,掏出手机,准备拨通梁玄媚的电话。
  可在这时,一群人突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喂,你他妈谁啊?谁让你坐这个位置的?”
  十分不客气的叫骂声传来。
  詹一刀与冰上君齐刷刷的看向说话的人,眼神顿沉。
  “你什么人?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老师说话?”冰上君哼道。
  “我什么人?”那人上下打量了冰上君一圈,不屑道:“你他妈又是什么人啊?”
  “我?我是....”
  “诶诶诶,老子没兴趣知道你谁了!这样,给你们三秒时间,马上给老子滚,听着,得用滚的!明白吗?不然老子把你们腿脚打断!”
  那人眯着眼笑嘻嘻的说道。
  态度何其嚣张!
  简直狂妄到无边...
  冰上君勃然大怒。
  詹一刀更是冷哼连连:“哪来的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敢在这里口吐狂言?还从来没有人敢对老夫说打断四肢这种话呢!老夫倒是想领教领教!”
  “老不死的!你要找死,老子成全你!”
  那人叫骂道,直接一巴掌朝詹一刀的老脸煽了过去。
  但巴掌还未靠来,詹一刀反手一记手刀,狠狠砸在那人手腕上。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彻。
  “啊!”
  那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一把翻滚在了地上,痛苦嚎叫。
  全场皆静。
  无数目光齐刷刷的朝这边聚焦。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