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借你刀一用
  “林神医?黄口小儿!”
  中年男子漠然的看着林阳。
  那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蝼蚁,无比傲然,高高在上。
  林阳眉头一皱。
  周遭人也都意外的很。
  “这人是谁啊?说话这么牛逼?”
  “肯定不是一般人嘛,没看到江会长都对他如此恭敬吗?必然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会是谁?”
  “不清楚....”
  观众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时,中年男子指着林阳喝道:“滚过来,给我儿子跪下磕头,快!”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哇!”
  所有人都觉不可思议。
  要林神医跪下磕头?
  疯了吧?
  他们不了解这人的背景,但林神医是什么人,在场存在可都是知道的。
  如此人物,岂能当众下跪?
  一时间人们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那中年男子身上,皆在猜测这男子什么身份。
  “混账东西!你什么人?敢叫我老师下跪?”
  冰上君勃然大怒,岂能容忍对方如此羞辱林阳?
  然而中年男子浑然不惧,盯着冰上君道:“你又是哪来的阿猫阿狗?”
  “阿猫阿狗?这位先生,你可是看走眼了!这一位啊,可是第九天骄冰上君!号称太子!可不是一般人物呢!”
  一名宾客忍不住开口说道。
  岂料中年男子闻声,直接嗤之以鼻。
  “天骄?还排名第九?哼,这种东西不是阿猫阿狗是什么?照我说,天骄榜没进前三的,都是群废物!”
  这话何其嚣张!
  众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一些武道协会的人都惊讶连连。
  那可是天骄啊!
  就算进不了前三,对众人而言都是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妖孽天才!
  然而放在这中年男子跟前,竟如草芥一般,被骂阿猫阿狗?
  “你....”冰上君怒火中烧,哪能忍受的了对方如此羞辱?直接喝喊一声,提拳轰了上去。
  “冰上君!回来!”林阳急喝。
  但...来不及了!
  他蓄起浑身劲意,宛如奔腾的蛮牛,一拳砸去,能够穿透钢铁般的力量就这么朝中年男子的胸口怼。
  但在拳头即将砸中的刹那,男子突然抬掌一挡。
  砰!
  拳头稳稳的砸在他的巴掌上。
  力量溃散。
  巴掌纹丝不动,宛如磐石。
  至于那恐怖铁拳,亦是....再前进不了半分。
  挡下了?
  周遭人眼睛睁大。
  下一秒!中年男子那巴掌突然一包,直接紧握住冰上君的拳头,接着发力。
  咔嚓!
  “啊!!”
  冰上君发出凄惨叫声。
  男子再是发力,猛地将胳膊一甩,冰上君直接飞了出去,砸碎了一张实木大桌,倒在地上狼狈不堪,人握着右拳哀嚎惨叫。
  全场震骇!
  第九天骄冰上君....居然败的这么惨?
  这人未免太恐怖了!
  “小子!你没事吧?”
  詹一刀赶忙跑过去将冰上君扶起。
  “带他过来!”
  林阳沉喝。
  冰上君被詹一刀拽来,林阳扫了他一眼,此刻的他右手掌已是血肉模糊,五指全断,骨头都露出来了,肉揉成一团,看得人头皮发麻。
  林阳取出一枚银针,刺在冰上君的手腕上。
  冰上君当即大呼了一口气,似乎不痛了。
  林阳再简单的为他处理了下,倒了些随身带的药,平静道:“待会儿我给你包扎,放心,不是什么大伤,很快会恢复的。”
  “多谢老师。”冰上君感激道。
  “说来也是我失职,我该教你些针药之术,不然刚才你不会吃这么大的亏。”林阳淡道。
  冰上君一听,呼吸顿紧,激动了起来:“老师,您说的...是真的?”
  “怎么?我还能骗你不成?”
  “多谢老师。”冰上君忙是鞠躬,眼角有泪。
  “你先在旁边休息下吧,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林阳淡淡说道,便放下茶杯准备起身。
  不过就在这时,詹一刀忙是上前,压低嗓音道:“林先生,不可冲动!!此人不好对付!”
  “怎么?你认识此人?”林阳侧首淡问。
  “不认识,但我认识他的功法,若我没猜错,此人当是盖天宗的人!”
  “盖天宗?”
  “对,林先生,一刀此生,很少有败绩,但也并非一生无敌,没有对手,其实一刀有过一次惨败,就是在这盖天宗人的手上吃了大亏!盖天宗武功玄奥缥缈,十分神奇,而且据说盖天宗乃燕京隐世宗门,在燕京盘踞了足足数百年之久,根深蒂固,能量巨大!若与这样的宗势为敌,肯定占不了便宜,所以林先生....三思啊...”詹一刀苦言劝说。
  林阳闻声,眉头再锁,思忖起来。
  片刻后,他看了眼中年男子,平静道:“一刀,有些事该做,有些事不该做,我林阳都懂!今日冰上君为我出头负伤,我作为他老师,岂能不为他讨个说法?”
  “林先生...”
  “不必说了。”
  林阳抬手制止了詹一刀的劝解,径直起身走到中年男子跟前,淡淡说道:“这件事,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难不成你要为他出头?”中年男子淡问。
  神色依然傲然,压根不把林阳放在眼里。
  “呵,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知道我爹是什么人吗?敢跟我们作对?信不信今天让你走不出这个宴会大门?”后面的年轻男子不屑骂道。
  林阳闻声,轻轻的点了点头:“账要一笔一笔的算,你爹伤了我徒弟,肯定也跑不掉,但刚才我说了让我的人把你剁碎,这事也跑不掉!”
  “哦?是吗?哈哈哈哈,你这么有本事!来啊!当着我爹的面把我剁碎啊!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有这般大的能耐!哈哈哈哈...”
  年轻男子再度大笑,压根不在意林阳的言语。
  林阳轻轻点头,一言不发。
  周遭的宾客皆是戏谑的看着这一幕,谁都没有出声,只等着看好戏。
  江南松至始至终都默不作声,如同局外人。
  倒是梁玄媚这边急了,想要发声,却是被梁家人制止了。
  “都给我闭嘴,这件事情,谁都不能掺和!”
  梁家正房房主梁虎啸低喝。尤其是狠瞪了眼梁玄媚。
  显然,他也听说梁玄媚跟林神医的关系。
  梁玄媚脸色发白,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现场氛围古怪。
  可谁都没有看到林阳的眼神已经森冷了下来。
  他环顾了四周一圈,因为是武术交流宴会,因此现场不少人是佩戴着随身兵器的。
  当看到一名佩刀的武者时,林阳立刻上前:
  “这位朋友,能否借你刀用一下?”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