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超级赘婿(林阳苏颜) > 第一千九百四十四章 打电话叫他来!
  “嗯?”
  林阳停下了手,面无表情的看着江南松,那眼底深处闪烁着阵阵森冷与狰狞。
  “江南松,你....说什么?”
  江南松浑身一颤,有些畏惧,但还是硬着头皮低喝:“林神医,季少爷跟季宗主代表的可是整个盖天宗,他们今日要在这里有什么闪失,我保证你活不过明天,我实话跟你说,整个盖天宗的精锐今天已然抵达燕京,且盖天老祖也到了!盖天老祖您应该听过吧,那可是真正的武术之神!他要杀你,轻而易举,你动了他儿子跟孙子,他不将你碎尸万段岂能罢休?所以林神医,我这是为你好!我劝你还是忍一忍,莫要再伤了他们,不然后悔的只会是你自己!”
  “盖天老祖?”
  林阳眉头微皱。
  旁边的詹一刀已是脸色骇变,忙冲过来抓住林阳手中的刀,急切道:“林先生,不可冲动啊!盖天老祖既在燕京,那您千万不要伤害他们,否则,会没命的!”
  “你知道这盖天老祖?”林阳凝问。
  詹一刀踟蹰了下,低声道:“当初败我之人...就是这盖天老祖!”
  “是吗?”
  “林先生,您可能不知,盖天宗多用旁门左道提升功法,他们对功法的追求是不计后果的,实际上我的天赋与努力绝不输于盖天老祖,但他们利用一些禁术恶术提升实力的速度实在太快,盖天老祖修炼三十年,抵的上我修炼六十年,当初他便能惨败我,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实力精进到什么程度,无人知晓,林先生,若所料不错,只怕其实力,已不是凡人能够比及,您若与之作对,我担心....”
  说到这,詹一刀欲言又止。
  林阳默默点头,明白了詹一刀的顾虑。
  若是说连他都惧怕,想来这盖天老祖绝非什么平庸存在。
  不过,林阳的脸上并没有什么顾虑或担忧。
  他轻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人,思绪起来。
  那边的中年男子,也就是盖天宗的宗主季白衫冷哼出声:“林神医,看样子你身边还是有识相之人嘛!没错,我父亲盖天老祖已在燕京,离这里应该不远,你若动了我或我儿子,我父亲定然将你碎尸万段,不仅仅是你,连带你身边的人,你的亲戚,你的朋友,甚至你朋友的亲戚,都得死!我劝你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大错!那个时候,你纵然懊悔也来不及!我劝你好自为之!!”
  “没错!林...林神医,你...你敢杀我....我爷爷一定杀你全家...”年轻男子季麟也是用尽全力凄厉嘶喊。
  这番话出,现场的人纷纷笑看着林阳。
  “呵,看样子这人的上面还有不得了的存在嘛!”
  “盖天老祖?一听这名号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能让江会长拼死去保,足以可见这盖天老祖之恐怖啊。”
  “嘿嘿,对方如此棘手,咱看看这林神医要如何处理。”
  “他现在进也不是,退也难看,哈哈,所以说年轻人还是不能太冲动啊,不然进退失据,无路可走啊!”
  “是啊!”
  众人都笑开,纷纷等着看林阳的笑话。
  冰上君看了眼詹一刀,忙走上前,低声道:“老前辈,那个盖天老祖....果真这般厉害吗?”
  “只会比我说的还要强,我们三联手,怕都不够他一只手打的。”詹一刀沉道。
  堂堂刀神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对方是何等的恐怖...
  “这...这该如何是好?老师,还是不要冲动,大事化小吧!”冰上君急呼。
  可,林阳却是摇摇头。
  他望着面前浑身轻颤却咬牙狰狞盯着自己的季麟,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朝这边桌子拖来。
  “啊....”
  季麟的头皮仿佛都要被林阳扯下,人发出凄惨叫声。
  “你干什么?住手!”
  季白衫竭力呼喊。
  盖天宗的人也全部瞪大了眼。
  “林神医,你....你真不怕盖天老祖?”
  江南松惊愕询问。
  “我为什么要怕他?”林阳反问。
  “你....你就是嘴硬!林神医!盖天老祖之威,不是常人能挑衅的!你最好快些放了季少爷!否则盖天老祖来了,那便是任凭你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江南松暗暗咬牙,严肃喝道。
  然下一秒,林阳突然开腔。
  “有电话吗?”
  这话一出,让所有人愕然至极。
  “你什么意思?”季白衫冰冷质问。
  这话刚说完,林阳突然抬脚,狠狠的踩在季麟的双腿上。
  咔嚓!
  季麟双腿断裂。
  “啊!!”
  他凄惨而叫,叫了一半,直接双眼一翻,痛晕过去,没了知觉。
  “儿!!!”
  季白衫双眼欲裂。
  “我给你个机会吧,你现在打电话,去把盖天老祖叫来,我想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杀我。”林阳面无表情道。
  声音坠地,全场寂静。
  嚣张!
  何其的嚣张!
  这简直是不把盖天宗当人看!
  甚至连盖天老祖也不放在眼里!
  太嚣张了吧?
  众人错愕万分。
  盖天宗一众更是勃然大怒,一个个恨不得将林阳大卸八块。
  “混账!你...你竟敢侮辱我们老祖?”
  “你简直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此等不知死活的东西,断不能原谅!”
  “要让他死无全尸!”
  “对,定要叫他死无全尸!”
  盖天宗弟子愤怒的声音不绝于耳。
  季白衫也是被气到不行。
  他从未见过有人还敢无视他的父亲!
  这是奇耻大辱!
  季白衫连连点头,凝声道:“好!很好!林神医,既然你这般自信,那说不得要请家父向你讨教讨教!林神医!希望你别后悔!”
  季白衫说罢,直接掏出手机,拨通起号码。
  片刻后,他将手机放下,闭目等待。
  全场惊厥。
  空气凝固。
  时间仿佛停止。
  众人大气不敢再喘一下。
  大概3分钟后,季白衫的手机再度响起。
  摁下接通键接听。
  片刻后,他再是放下,嘴里却是冒出话来。
  “家父已到了门口!”
  <!--over-->